分享到:

如懿傳 第四章 玉痕(下)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四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春日的黃昏暗下來早,夜色朦朧如紗,合著最后一道明紫霞光,將阿哥所披拂于沉沙板暗金之色下。窗外的梨花開到盛極,只消一場春雨,便可斷送了最后的繁華。偶爾有風吹過,拂動滿樹雪色芳菲,花影沉沉欲墜。
玉妍在阿哥所外徘徊許久,苦于不得進殿,正巧綠筠經過,她也不理會,別過臉只作不見。
倒是綠筠卻不過情面,先喚了一句:“嘉貴人如何在這里?”
玉妍草草行了一禮,倔強道:“純貴妃娘娘可要指責嬪妾擅自離宮?皇上是責罵嬪妾,讓嬪妾無事不得離宮,可嬪妾的九阿哥體弱不安,嬪妾也不能來阿哥所看看么?”
可心不忿道:“嘉貴人也曾經做過貴妃,協理六宮,自然知道祖宗規矩。探望阿哥有時日安排,不是憑誰想進阿哥所就能進的。”
綠筠忙按住可心道:“嘉貴人,伺候九阿哥的嬤嬤是一直跟著你的,想來對九阿哥也會精心照料,你安心就是。”
“奴才嘛,都賤!”玉妍瞟著可心道,“一日不打不罵就要翻天了,離了啟祥宮,沒有我盯著,哪里還能照顧好孩子。”接著,玉妍冷笑道:“純貴妃也是有兒女之人,雖然自己的孩子教養不善,也不必這么對旁人的孩子。要知道,若是對孩子關心不夠,來日還不知養出什么黑心種子來呢。”
綠筠凡事好性,卻最聽不得指摘自己孩子的話,一時如何能忍,譏巧道:“嘉貴人這話說的不錯!要是為娘的其身不正,的確是要報應在孩子身上。本來這個時候,九阿哥是該養在您身邊,不比這般受苦吧!”
玉妍氣得面紅耳赤,正要辯駁,剛巧古董房的掌事太監送了東西過來,見了綠筠忙趨奉道:“純貴妃娘娘萬福金安,嘉貴人安。”
可心道:“嘉貴人一味只會譏嘲旁人,自己卻什么都幫不上。若不是有小主操持,九阿哥只怕連些安枕的玉器都得不上。能指望嘉貴人這位額娘做什么呢?”
玉妍見來人多了,也不便久留,氣哼哼道:“別假惺惺的!你的所作所為,真以為我不知么?”說罷,便拂袖而去。
綠筠連連苦笑:“我都知道收斂本性,為了孩子安分守己,嘉貴人這般性子,可怎么收場呢?”
可心道:“人在做,天在看,由著她去吧。小主就該告訴皇上,嘉貴人擅自出宮,頂撞小主。”
綠筠撫了撫鬢角,搖首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何苦與人為難。也是可憐他為人額娘的心腸吧。”說著,便也有可心扶著去了。
古董房的掌事太監便把一應的玉器瓶罐送進了九阿哥房中,在他枕邊的紫檀長桌上羅列排好,叮囑了乳母道:“這是純貴妃吩咐的,玉器都要放在離九阿哥近的地方,以作寧神安枕之用,可別錯了地方。”
乳母們因著玉妍失寵,對九阿哥也沒那么上心,嘴里答應著,身上卻懶懶的。到了夜間時分,乳母們愈加懈怠,其中一個陳嬤嬤道:“太醫說九阿哥喝不下藥去,那藥太苦,九阿哥一喝便吐,便讓我們喝了化作奶水喂給九阿哥。”
另一個李嬤嬤道:“那藥比黃連還苦,九阿哥的舌頭怕苦喝不下,咱們的舌頭難道就不是人的舌頭了?我喝了一口就悄悄倒了,阿彌陀佛,喝了一碗蜜都還緩不過勁兒來呢。”
陳嬤嬤笑道:“原來姐姐和我一樣。其實不就是傷風,蓋嚴實點就好了,吃那么多藥也沒用。”正說著,九阿哥又嚶嚶哭起來,陳嬤嬤厭煩道:“早也哭晚也哭,總沒個歇著的時候。他沒哭累,咱們倒先聽累了。”
李嬤嬤擺手道:“罷了罷了,還是看著些吧。嘉貴人那個爆炭脾氣,要聽見了又以為咱們苛待了九阿哥呢。昨兒上午來見九阿哥瘦了,又責罵了咱們一通。”
陳嬤嬤冷笑道:“她還當自己是嘉貴妃呢,如今可是嘉貴人,差了一個字就是天差地別了。每次來都打雞罵狗的,我瞧九阿哥就是攤上這么個額娘才落得這個地步。”說著,她打了個呵欠,“晌午哭的我睡不好,我去后頭睡一會兒,你先看著。”
李嬤嬤答應了一聲,解開衣衫喂九阿哥喝了幾口奶,見九阿哥懨懨的沒什么胃口,便皺眉道:“喝奶也喝不成個樣子。”便抱了在床上,胡亂拍了幾下哄他入睡,自己也伏在床邊打起了瞌睡。
夜深人靜,紅燭高照,散發著幽幽的火光。九阿哥哭得累了,終于睡了過去。桌上的玉瓶透著瑩潤微光,一陣窸窸窣窣的吱吱聲,在靜夜里聽來格外地詭異。忽然,玉瓶晃了幾下,咕咚一聲歪了過來,滴溜溜在桌上滾了一圈,碰倒了旁邊兩個青玉雙耳花罐。那幾個瓶瓶罐罐都打磨得極圓潤,一下從一人高的長桌上哐啷摔了下來,砸了個粉碎響亮。
九阿哥驟然聽了這巨大的碰摔之聲,撕心裂肺地哭了起來。李嬤嬤也被驚醒了,揉了揉眼一看地上一只灰色的老鼠爬過,便舉起掃把趕了趕道:“真晦氣,好好兒一只老鼠出來撞了東西。”說罷又連連可惜,“這么好的玉瓶兒,就這么摔碎了,可值不少錢呢。”
她略掃了掃,不耐煩地去拍九阿哥哄著,才拍了幾下,只見九阿哥面色鐵青,翻著白眼,肚子一抽一抽地搐動著,渾身冒著豆大的汗珠,哭聲也越來越微弱。她有些著慌,忙不迭喚了陳嬤嬤出來,兩人一起看時,九阿哥已經臉都白了,手腳也不會動了,只有出氣沒有進氣。兩人對視一眼,慌不迭沖出去喊道:“太醫,太醫,九阿哥不好了!”
九阿哥是在太醫趕到之前停了氣息的。待皇帝趕來阿哥所探視的時候,玉妍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兒,死死抱著九阿哥已經冰涼的尸身不肯撒手。她披頭散發地坐在地上,像是睡夢中被驚醒的,臉上脂粉不施,越發顯得臉兒黃黃的,凄楚可憐。皇帝見她如此,也難免動了幾分憐憫,忙叫進忠和毓瑚扶了玉妍起來。
皇帝向著乳母怒道:“好好兒的,你們是怎么照顧阿哥的?”
跪在地上的太醫是院判齊魯,他忙道:“皇上,九阿哥本就傷風啼哭,心肺脆弱,乍然聽了玉瓶跌碎的大響動,飽受驚恐,驚厥而死。”
皇帝看了滿地的玉器碎片:“好好兒的玉瓶怎么會跌下來,是不是你們不當心?!”
李嬤嬤嚇的慌忙回道:“皇上恕罪,皇上恕罪。這些玉瓶是黃昏的時候古董房送來的,說是純貴妃叫送來寧神安枕的。奴婢守著九阿哥睡覺,不知怎的,房中溜進了老鼠,撞碎了瓶子才會驚嚇到了阿哥。”
陳嬤嬤也拼命磕頭道:“皇上,奴婢們不敢撒謊,的確是守著阿哥一步也不敢走開。本來奴婢們還給九阿哥喂了奶,九阿哥睡得香呢。誰也不知道畜生是怎么溜進來做害的。”
齊魯道:“九阿哥本來就有傷風之癥,加上從娘胎里帶來的孱弱,聽不得大響動。太醫院這些日子給九阿哥對癥下藥,可方才從微臣查驗九阿哥來看,這些藥九阿哥并沒喝多少,病勢沉重,加上受驚嚇,才會等不到太醫來就過身了。”
皇帝驚怒交加,喝道:“為什么九阿哥有風寒卻沒有吃藥?他的藥呢,都上哪兒去了?”
陳嬤嬤與李嬤嬤嚇的面面相覷:“湯藥太苦,小阿哥喝不下去,所以,所以……”
齊魯道:“阿哥年幼,喝不下藥也是有的,乳母可以自己喝下化作乳汁給阿哥,也是一樣的。可從九阿哥最后的樣子來看,這些藥也沒到乳母們的嘴里。怕是藥太苦,所以乳母們不肯喝吧。”
玉妍聽到這里,呆滯的眼神轉了兩圈,一把將杯中的九阿哥塞給毓瑚,發瘋似的沖上來抓著兩個乳母又撕又打:“你們這些黑了心腸的女人,平素不好好兒照顧九阿哥,偷懶懈怠!如今到好,生生害死我的九阿哥!”她恨到了極點,下手極兇,如同瘋狂的母獸一般死拉抓扯,乳母們也不敢躲避,被她抓的滿臉血痕,狼狽不堪。
皇帝實在看不下去,揮了揮手示意拉住了玉妍。陳嬤嬤忍不住道:“嘉貴人這會兒來怪奴婢,奴婢不敢分辨!只是要不是貴人自己存了害人的念頭,九阿哥還好好兒地養在您身邊,由不得您每次到阿哥所打雞罵狗的。您的宮里可混不進老鼠去!”
玉妍哭得兩眼發直,皇帝冷道:“做錯事還敢犟嘴!李玉,這兩個賤婢照顧皇子不善,致使夭折,立刻拖出去打斷手腳再賜死。”
玉妍見乳母被拖了出去,抱著皇帝的腿哭道:“皇上,皇上!純貴妃沒安好心,她一直疑心是臣妾挑撥了大阿哥和三阿哥失寵于您,所以送了玉瓶來害九阿哥,臣妾的九阿哥死的好冤啊!”
皇帝擺手道:“好了。這玉瓶朕看過了,是李朝送來的貢品,純貴妃做不了什么手腳。但凡純貴妃有錯,也只是錯在太關心你的兒子。朕看方才兩個乳母的樣子,想來你平時對她們也不好,她們才敢疏忽了九阿哥。別哭成這么個樣子,好歹你還有永珹和永璇呢。”
玉妍哭得聲嘶力竭,伏倒在地:“皇上,臣妾哪怕有錯,但臣妾的愛子之心沒有錯啊!臣妾跟隨您那么多年,一心一意伺候您,為您誕育皇嗣。如今臣妾連幼子都失去了,若沒有您在身邊,臣妾活著還有什么意思!”她說罷,昏頭漲腦地爬起身來,便往墻上撞去。
幸好李玉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皇帝見她如此,又是生氣又是憐憫,便吩咐齊魯道:“嘉貴人傷心過度,給她服點安神藥。”齊魯答應著,皇帝又道:“李玉,等下好好兒送嘉貴人回宮,再通知內務府,辦好九阿哥的身后事。”說罷,他將最后的溫情留于手心,撫摸著九阿哥已經冰冷的小臉,眼角閃過一絲淚光,邁著疲倦的步伐出去了。
九阿哥的突然夭折,令玉妍傷心得難以言喻。因著玉妍失寵的緣故,九阿哥一直沒有取名,此時皇帝亦是難過,吩咐了九阿哥隨葬在端慧皇太子園寢,一切按照郡王身份舉喪。而玉妍每次見到皇帝,必要疑心是綠筠暗害的九阿哥,少不得皇帝冷落了綠筠,更少往鐘粹宮去。
綠筠訴苦無門,只得拉著如懿泣道:“皇貴妃娘娘必須要替我做主才好。那玉瓶雖是我送的,可誰知道有那畜生爬進去。皇上心疼九阿哥,也不能讓我受這不白之冤啊。”
如懿雖然不信綠筠會害九阿哥,但也無從說起,只得好言安慰道:“純貴妃別傷心,皇上也是心疼九阿哥,怕嘉貴人傷心頭上再胡鬧生事,所以且冷一冷你,避避嫌疑。”
綠筠且哭且訴:“如今我便知道了。這樣沒影兒的事皇上都半信半疑,可見從不曾相信我們。我好歹侍奉皇上十數年,為他生兒育女,卻連這點信任都得不到,要我日后如何立足?更難怪我連我的孩子都護不住了。”
綠筠語出傷心,何嘗又不是如懿的錐心之痛。原來她與旁人也并無二致。
倒是嬿婉從旁勸阻:“純貴妃看得通透,卻也別太難過。皇上對您如此,對賈貴人何嘗也不如此。”她長嘆不息,“或許除了孝賢皇后,真的無人走得到皇上心里去。”
綠筠聞言愈加悲傷:“那么我這一生,到底是為了什么?兒女不可庇護,恩情不得長久,空有這貴妃位分,卻是形單影只。我又為何要來此走一遭呢?”
唇亡齒寒,兔死狐悲。如懿心底的哀涼、疑惑,不過也同綠筠一般。這一生辛苦輾轉,苦苦掙扎所求,到底求得了什么呢?
皇帝雖然不喜玉妍陷害如懿之事,但看她為愛子如此傷心,亦不覺憐憫。正逢李朝聞知九阿哥夭折之事,上書表示慰問,皇帝亦不能太不顧李朝的顏面。連如懿亦勸:“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還有永珹和永璇,皇上是該去好好兒安慰嘉貴人。”
李玉亦道:“嘉貴人都三十七了,眼看著幼子逝去,以后只怕也不能再誕育皇子,哪能不傷心得發狂。”
彼時江與彬在旁為如懿請平安脈,聽完這些之后,看著皇帝離去,方才冷笑:“李公公的話最是滴水不漏,既做了好人,又提醒著皇上嘉貴人的年老色衰。”
如懿微微一笑,低頭繡著紫檀繡架上繃著的春意枝頭圖:“那么告訴本宮,你又做了什么?”
江與彬笑道:“什么都瞞不過皇貴妃。微臣做不了害人的狠心事,只是在九阿哥的傷風藥里多加了一味黃連。這樣,九阿哥喝不下去,那些受了嘉貴人打罵的乳母也不肯喝,九阿哥的病自然難好了。但是黃連有清熱燥濕、瀉火解毒的功效,治高熱神昏、心煩不寐是最有效的。微臣可沒下錯藥。”
如懿淺笑如煙:“用一味黃連,讓嘉貴人也嘗嘗你和惢心的黃連之苦吧。”
江與彬心疼道:“一想到惢心的腿再不能像常人一般行走,微臣就痛心不已。本來只想讓九阿哥受點病痛折磨,沒想到他會受了驚嚇夭折。”他嗤笑,“大概這就是所謂的報應不爽吧。不過皇上如今肯去啟祥宮看她,也算她因禍得福了。”
眼看皇帝的明黃御駕進了啟祥宮,嬿婉站在月色底下,體會四月微溫的夜風帶著木蘭的花香愉悅地拂上面頰。天際有陰云掩過,遮了半面彎月,那半月映照在紅墻聳立之上,在浮光如錦的琉璃瓦搖碎的粼粼光影中浮沉漾動,漸漸有了支離破碎的勢態,映得嬿婉姣好的面龐也有了幾分碎玉般的暗影。
瀾翠頗為擔心道:“皇上這幾日日日都去看望嘉貴人,聽進忠的口風,皇上只怕要晉她的位分了。小主,咱們會不會是白白為他人作嫁衣裳了?”
嬿婉含著一縷清淺的微笑:“晉位就晉位,探視就探視,左右皇上這些臉面都是給李朝看的,不只給嘉貴人一個。再說了,他都三十七了。女人啊,一過四十就跟開敗的花似的,花無百日紅,她還能有幾天呢。本宮年輕,容得下皇上對她的一時憐憫。”
瀾翠道了“是”。嬿婉笑盈盈握住她的手,將手上一串赤金八寶手串順勢推到了她的手腕上。瀾翠忙要退下來,急切道:“小主賞賜,奴婢不敢受。”
嬿婉含笑道:“這回的事你做得好,本宮該賞你的。”
瀾翠抿嘴笑道:“奴婢不過是抓了一只餓極了的老鼠悄悄塞進玉瓶里。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那畜生聞到奶香,哪有不急著出來的。那玉瓶子口子細長肚子大,塞進去了便爬不出瓶口,就只能打翻了玉瓶兒逃出來了。”
嬿婉笑道:“所謂大老鼠驚了玉瓶兒,便是如此。你是做得好。這是皇上要怪,也只能怪純貴妃多事獻殷勤罷了。”
次日,皇帝便下了旨意,復玉妍為嬪位。接著又回書李朝,向李朝國主對嘉嬪與皇嗣的關懷略表謝意。
海蘭便向如懿笑道:“表面看來皇上是安慰了嘉嬪的喪子之痛,其實明升暗降,倒是便宜了令嬪,與嘉嬪平起平坐呢。”
嬿婉便笑吟吟向如懿道:“妹妹一直受嘉嬪的臉色,哪怕和她是一樣的嬪位,可有皇子到底是不同的。”她撫著肚子道,“妹妹承恩這么久,也總是沒有身孕,真不知……”
嬿婉說到一半,才想起如懿也一直膝下空空,連忙起身:“皇貴妃娘娘恕罪,妹妹不是有心的。”
如懿淡然微笑:“妹妹不必吃心,你還年輕,遲早會有孩子的。”她看著坐在一旁眼眶微紅的意歡,溫言道:“舒妃也是,許多事在天意,不只在人為,只要有心,總會有的。”
意歡拭了拭眼角,嘴上卻強撐著:“多謝皇貴妃關懷。”
如懿溫和道:“其實皇上對舒妃妹妹和晉貴人都格外體貼,也是想你們早早有孕,所以一直賞賜著坐胎藥。聽說最近連嘉嬪也在向太醫院要坐胎藥喝了,以期再為皇上添一個皇子。”
嬿婉聽得“嘉嬪”二字,臉色便不好看:“一大把年紀了,還不死心,一味折騰著要生皇子做什么?自己不爭氣,省得再多又有什么用?”她氣咻咻說罷,見如懿也不放在心上,忙賠著笑亦試探著道:“皇貴妃娘娘正當盛年,也該喝些坐胎藥,以求早日生下皇子。”
如懿含笑道:“年輕的時候,本宮和慧賢皇貴妃都急著沒有孩子,眼看著別人的孩子一個個落地了,長大了,哪有不心急的。一碗碗坐胎藥喝下去,喝的舌頭都不是自己的了。只是后來想明白了,太醫院的藥再好,畢竟是藥三分毒。再說,子嗣之事是命里注定的,所以也不強求了。”
嬿婉看著如懿的神色,見她不像作假,便也笑道:“娘娘說的是。妹妹們受教了。”
意歡亦道:“也是的,這些年喝著這些坐胎藥,一開始十分想要得子的心也喝得淡了,總之,聽天由命吧。”
除了翊坤宮,嬿婉便有些神色悒悒,春嬋知她又在傷心子嗣之事,便道:“小主,今兒是十五,去寶華殿上香最靈驗,奴婢陪小主走一趟吧。”
嬿婉有些癡怔:“春嬋,你說本宮吃那些坐胎藥吃了這么多年,怎么還是一點兒動靜也沒有。若不然,便停了那些藥吧,喝得本宮心都煩了。”
春嬋道:“這藥是皇上賞賜舒妃的,咱們偷偷弄來已經不易,若是不喝,怕更難有孕了。”
嬿婉思忖片刻,猶豫著道:“也是,那本宮和這只當求個安慰吧。對了,嘉嬪也跟太醫院求取坐胎藥了,仔細咱們那個方子,別被她學去了。”
春嬋連忙道:“那是。太醫院的坐胎藥,再好也好不過皇上賞賜的。小主這幾年吃的那藥,都是奴婢取了方子自己熬的,嘉嬪知道不了。”
嬿婉撫著心口,手指上的翡翠嵌珠護甲映得她的下頜碧色瑩瑩:“不過嘉嬪沒了九阿哥傷心成那個樣子,本宮可真是痛快!且連消帶打又讓純貴妃受了冷落,也算一舉兩得。”
春嬋笑道:“可不是。當初純貴妃以為要當皇后了,多么得意。后來,她的大阿哥和三阿哥失寵,要說她去害嘉嬪的孩子,人人都信呢。”
二人正笑著,正見凌云徹領了兩個侍衛從前頭過來。林暈車行禮如儀:“令嬪娘娘萬安。”
嬿婉矜持地揚了揚下巴:“凌大人好。”
凌云徹向身后的兩個侍衛看了一眼,那兩個侍衛自行退開。云徹道:“令嬪娘娘似乎很高興。”
嬿婉略略不自在:“本宮沒有什么可不高興的。”
云徹沉吟片刻,直視她道:“有件事恕微臣大膽了。九阿哥的死令嬪娘娘可知么?”
嬿婉眉毛一揚:“宮中無人不知。”
他上前一步,低聲道:“是否與你有關?”
嬿婉沉下臉:“大膽!東西是純貴妃叫送去的,你竟敢肆意懷疑本宮?”
云徹帶著意味深長的苦笑:“人人都以為這件事和純貴妃脫不了干系,課微臣的揣測不是懷疑,而是了解。令嬪娘娘,微臣方才去了古董房,聽聞九阿哥房中的玉瓶在送去的路上,曾碰到過娘娘身邊的瀾翠,而瀾翠碰過那些玉瓶。微臣想,阿哥所怎么突然進了老鼠,又那么恰好碰倒了玉瓶驚嚇了九阿哥?”
嬿婉神色微變,略略驚惶:“那你打算如何?”
云徹不卑不亢道:“若微臣打算如實稟告皇上,由皇上定奪。娘娘以為如何?”
嬿婉驚得倒退一步:“你敢!”
云徹凝神良久,拱手道:“令嬪娘娘,微臣所知,本來僅限于瀾翠碰到過古董房的人,至于瀾翠有沒有碰到玉瓶,連古董房的人自己都只顧說笑,沒看清楚。可您的反應卻告訴微臣,微臣的揣測是事實了。”
嬿婉驚怒交加:“你敢試探本宮?!”
“令嬪娘娘敢謀害皇嗣,微臣為何不敢試探娘娘?”他起身徑直向前。嬿婉慌了手腳,喝道:“凌云徹!”
云徹并不回頭,嬿婉緊趕了幾步,攔下他道:“云徹哥哥,看在我們多年的情分上——”
云徹打斷她,傷感道:“從你騙我進永壽宮那天,我們便已經沒有情分了。”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條評論 發表在“第四章 玉痕(下)”上

  1. 匿名說道:

    為名為分討爭寵卻換不來一顆純脆的真心,與其榮華富貴不盡不及平平淡淡,美好快樂。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8个码复式二中二共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