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三十章 貓刑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二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如懿回到翊坤宮中,已經是天光敞亮時分。昨夜相擁而眠,紅燭搖帳的溫存尚未散去,皇帝便著李玉將阿箬送了來。
如懿正對鏡理妝,李玉打了個千兒,恭恭敬敬守在一旁,道:“啟稟嫻妃娘娘,皇上說了,阿箬是您的奴婢,所以還是交還給您,任由您處置,也要以儆效尤,告誡宮中的奴才們,不許再欺凌背主。”
如懿對著鏡子佩上一對梅花垂珠耳環,淡淡道:“人呢?>_<” “已經在院子里跪著了。只是有一樣,阿箬發瘋似的辱罵娘娘,皇上已經吩咐奴才給她灌了讓她安靜的藥,所以,她已經不能說話了。” 如懿眉心一跳:“啞了?” 李玉恭恭敬敬道:“是。再不能口出穢語,侮辱娘娘了。” 如懿心頭一驚,自然,那是再問不出什么了。只是,這后宮里的一切,原本不是問就能有真切的答案的。想要知道什么,全憑自己,所以,也無所謂了。 惢心替她理好鬂發,輕聲在她耳畔道:“小主不是一直要奴婢和三寶留意宮里的人么?如今,倒是個殺雞儆猴的好機會。” 如懿撂下手中的琺瑯胭脂盒,笑道:“你倒是和我想的-樣。去吩咐三寶,找個麻袋,尋幾只貓來,然后把宮里的人都召集起來,就在院子里看著。” 惢心微微一笑:“是。” 待到三寶預備好,如懿披上一件香色斗紋錦上添花大氅,站在廊下,肅然看著滿院黑壓壓的宮人們,慢斯條理道:“本宮宮中,不怕你伺候人時不夠聰明,怕的就是背主求榮,糊涂油蒙了心。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你們好好當差,本宮自然好好待你們。若是像阿箬一樣……”她瞥了眼跪在地上的嗚嗚咽咽說不出話的阿箬,冷道:“阿箬雖然是本宮的陪嫁侍女,之前伺候了本宮八年。可是她背叛本宮,本宮就容不得她!今日,是給她一個教訓,也是給你們一個警戒。” 如懿看了眼三寶,三寶應了一聲,一揮手招呼幾個小太監取了個巨大的麻袋并幾只灰貓來,三寶按著阿箬,讓兩個小宮女利索地扒下阿箬的外裳,只露出一身中農,喝道:“把她裝進去!” 阿箬似是意識到什么,滿眼驚恐地看著那幾只形態丑陋的灰貓,不背鉆進麻袋里去。三寶哪里由得她,兜頭拿麻袋一套,收攏了口子,留下只夠塞進一只貓的小口子,然后把那些露著鋒銳齒爪的灰貓一只只塞進去,拿麻繩扎緊了口袋,回道:“小主,這些是從燒灰場找來的貓,性子野得很,夠阿箬姑娘受的了。” 如懿在廊下坐下,細賞著小指上三寸來長的銀質嵌碎玉護甲:“那還等什么,讓她好好受著吧。<” 三寶用力啐了一口,舉起鞭子朝著胡亂撲騰的麻袋便是狠狠幾鞭。那麻袋里如洶涌的巨浪般起伏跳躍,只能聽見凄厲的貓叫聲和女人含糊不清的嗚咽嘶鳴。 阿箬,已經說不出完整的話了,這樣不完整的殘缺人聲,在靜靜的清晨,聽來更讓人覺得毛骨悚然。漸漸地,連敞開的宮門外,都聚集了宮人探頭探腦,竊竊私語。灰貓凄慘的嘶叫聲和著爪牙撕裂皮肉的聲音兒乎要撕破人的耳膜,如懿皺著眉聽著,吩咐道:“繼續!” 三寶往手上吐了兩口唾沫,下手更狠,一鞭子一鞭子舞得像一朵花一樣眼花繚亂。一開始還有人的喉嚨發出的聲音,漸漸地,灰白色的麻布袋上滲出越來越多的血跡。如懿頷首道:“可以了。” 三寶打得滿臉是汗,應了一聲扯開布袋,只見幾只灰貓毛發倒豎地眺了出來,齜牙咧嘴地跑了。兩個小太監將布袋完全打幵,拖出一個渾身是血的血人兒來,氣息奄奄地扔在了地上。如懿瞟了一眼,只見阿箬的中衣被爪子撕成一條一條的,衣裳已經完全被鮮血染透,臉上手上露著的地方更是沒有一塊好肉。三寶見她痛的暈了過去,隨手便是一盆冷水潑上去。阿箬嚶一聲醒轉過來,身上臉上的血污被水沖去,露出被爪牙撕開翻起的皮肉,一張嬌俏容顏,已然盡數毀去。 如懿走上前幾步,意欲細看。惢心急忙攔道:“小主小心污穢。” 如懿徑自推開惢心的手,緩步走到阿箬身邊,俯下身看她—眼,旋即恢復居高臨下的姿態,喝逍:“究竟是誰指使你謀害本宮!快說!快說!” 阿箬的喉頭發出嚶嚶的呻吟聲,掙扎了幾下還是無力動彈,索性像一塊爛肉似的伏倒在地。如懿露出一絲鄙夷之色,搖頭道:“真是可憐,有錯當罰,這是你該受的!但你想說出幕后主使之人,卻怎么也說不出來,含冤莫白,替人受罪,也當真可憐!”她轉頭吩咐三寶:“阿箬既被皇上廢去位分,自己宮里是住不得了。去冷宮打掃出間屋子來,送她進去。” 阿箬雖然說不出話,一雙眼睛卻瞪得老大老大,死死盯著如懿,幾乎要沁出血來。三寶和幾個小太監哪里理會她,徑直拖了就走。阿箬喘著粗氣,十指用力抓著地面,想要抓住什么可以救命的依靠,然而她早已失盡了力氣,只在地上抓出幾條深深的暗紅血痕,觸目驚心。 如懿走回廊下,院中靜得如無人一般,幾個膽小的宮女太監早已嚇得癱軟在地,篩糠似的發抖。 如懿的面色清冷而沒有溫度:“不要怪本宮心狠,背叛主上的人雖然可以得到一時的富貴,但最后還是沒得好下場!你們看看,當年指使慫恿她背叛本宮的人,如今哪里會來救她,急著撇清都來不及呢!” 滿宮的宮人們嚇得立刻跪下,面如土色:“奴才們不敢背叛小主,心懷二念。” 如水雙眸似結了冷冷的薄冰,如懿淡然道:“那就好。否則今日的阿箬,就是來日的你們。”她站起身,似是自然自語:“也難怪阿箬說不了話也要哼哼給本宮聽,帶著這樣的冤屈,誰能不恨呢?” 如此一來,阿箬的事在六宮之內傳得沸沸揚揚,人人都說出了冷宮的嫻妃心性大變,一改昔日溫和隱忍,殺伐決斷,手段凌厲,倒讓人越發不敢小覷了翊坤宮。 到了晚間時分,惢心正伺候著如懿拿忍冬花水泡了姜汁浸手。紫藤撒花簾子一揚,確實三寶轉了進來,悄聲稟報道:“小主,冷宮里的人來回話,說阿箬一索子掛在梁上,上吊自盡了。” 如懿頭也不抬,只垂著眼簾,看著銅盆中自己—雙關節微微腫起的手:“才在冷宮待了一天就受不住了么?惢心,還記得咱們的日子是怎么熬過來的。” 惢心冷道:“有福氣的人自然熬得住,沒福氣的,便是一天也忍不得了。” 如懿接過小宮女遞來的軟帕,擦凈了手方問:“皇上知道了么?怎么說?” “養心殿的意思,就說是病死了,按著嬪位置辦喪儀便是,免得傳出去不好聽。”三寶停了一停,似乎有些害怕,覷著如懿的神色道,“只是聽給阿箬收尸的人說,阿箬穿著紅衣紅鞋上吊的,穿了一身紅去死,那是怨氣沖天要帶到地府去的呢。” 如懿的眼眸微微一沉,含了寒星似的光芒:“怎么?做人的時候沒用,要穿上這一身做鬼來尋仇么?”她雖這樣說,卻也不免有些畏懼,當下興致闌珊,也不肯再言了。 這一夜皇帝依舊召了如懿往養心殿侍寢,言談間卻絲亳不過問她對阿箬施用貓刑之事,仿佛那是一件極平常的小事,根本不值一問。為著如懿過來,皇帝的寢殿里每日都供著一束綠梅點染,她便在這清馥甘郁之中,借一盞鎏金琉璃燈的溫柔余光,與他輕輕擁抱,以肌膚的貼近與親昵來寬慰過去的傷痛,落實來日的希冀。 良夜深沉,夢中驚轉,卻是宮人急急在外敲門,說海蘭動了胎氣,即刻就要生了。皇帝且驚且喜,立刻披衣起身,與如懿一起往延禧宮去。 才進延禧宮的大門,宮人們早己跪了一地,慌不迭道:“皇上萬福金安,嫻妃娘娘吉祥安康!” 如懿聽得里頭海蘭的叫聲一聲比一聲凄厲,簡直如挖心掏肺一般,便慌得不行,連忙道:“皇上,臣妾心里不安得很,想進去看看妹妹。” 皇帝雖然一臉期盼,但被那聲音驚著,又眼看著接生嬤嬤和太醫一個個進去了便不再出來,也不安得很,便點頭道:“朕不便進去,你去瞧瞧也好。” 如懿巴不得這一聲兒,正要往里進去,還是伺候海蘭的小太監五福在外攔住了道:“產房血腥不祥,嫻妃娘娘進去不得!” 如懿哪里還顧得這些,推開他的手呵斥道:“本宮又沒懷著身孕,且延禧宮原是本宮住過的地方,有什么不祥的!再敢胡說八道,立刻拖出去掌嘴!” 五福素知她與海蘭的交情,又見過她嚴懲阿箬的樣子,當下也不敢再攔,只得躬身退到一邊。如懿推開殿門進去,因海蘭有著身孕,殿中都布置成了吉利的紅色,漫天漫地的石榴葡萄,瓜瓞綿綿圖案,都是多子多福的征兆,混合著殿閣內濃郁的血腥氣,越發覺得那紅色猩艷得直沖人眼目。 如懿伏到床前,海蘭已經是滿身大汗淋漓,連著床褥都濕透了,一群接生嬤嬤圍著她忙碌,孩子卻還是半點沒有要下來的意思。 接生嬤嬤急得都要哭了,哭喪著臉對著如懿訴苦道:“催產藥都喝了好幾劑了,可是可是還貴人生產前太胖,孩子在肚子里養得太大,出來實在是艱難哪!” 太醫亦跪在屏風外頭,垂頭喪氣道:“海貴人身子發胖,用不上力氣,實在是……” 海蘭滿臉皆是縱肆的淚痕,斑駁一片。她痛得臉色雪白,拼命搖著頭嘶啞著道:“姐姐!我不成了,我實在是不成了!我真真是被人害死了!” 如懿緊緊握住她汗濕的手,那種滑膩的容易從手中逝去的觸感著實叫她害怕。她只得壓抑住自己惶亂的心神,大聲道:“你要自己這么想,放松了力氣不肯好好生下孩子,那才是被別人害死了!海蘭,我沒有孩子,你答應過我,這個孩子生下來會交給我好好撫養!你不能說話不算話!” 海蘭痛得心肺都要裂開了,氣息阻塞在喉頭,一時說不出話來。偏偏接生嬤嬤也不鎮定,一直唉聲嘆氣:“孩子直頂在那兒,不肯下來。小主,您使點兒力氣呀!” 海蘭痛得青筋暴起,像一條條鼓起的小青蛇,要破皮而出。海蘭臉容都變形了,大口喘息著道:“姐姐,不是我說話不算話,我真的沒力氣了,我真的……” 海蘭一邊說,一邊掙扎著用勁,右手緊緊抓著如懿的手腕,如懿感受到她手上漸漸松下去的力氣,心里越來越慌,只得在她耳邊道:“海蘭,你要是現在沒力氣了,便是遂了她們的心愿了。你聽我的話,要是松了這口氣,你和孩子都難保,要是拼著這口氣,便都保下來了。”海蘭的頭發全都濕透了,黏在臉上,越發顯得一張臉白得沒有一絲血色。 空氣中濃郁的血腥氣混著草藥的氣味讓人覺得窒息。如懿看著她如此辛苦,滾燙的淚在眼底翻騰不已,終于落了下來。她伏在海蘭枕邊,一字一字定定地道:“海蘭,冷宮里那么難熬,因為你撐著我,我也都熬了下來。如今好不容易咱們又能在一塊兒了,你若是這么輕易放棄,我一定不會原諒你。” 海蘭抓著她的手腕,滑下去一寸,又一村,人也近乎昏死。如懿的淚滴落在海蘭面上,似乎是一種深遠而沉重的召喚的力量。海蘭的牙關咬得死死的,只是吃力地點著頭,如懿一迭聲地喊道:“來人,來人!她還有意識,快給她灌參湯進去,快!” 葉心很快端來了參湯,如懿急忙接過,示意葉心托起海蘭的后頸,一點一點撬開她的牙齒灌進去。海蘭能喝下的參湯并不多,幾乎是喝一半,流出來一半。如懿看著焦心不已,正見床邊擱了一盤切好的參片,只得先取了一片給她噙在口中。或許是參湯起了點效力,海蘭抓著如懿手腕的手漸漸有了幾分力氣,太醫們喜出望外,忙道:“嫻妃娘娘,海貴人已經有了點意識,要不要再灌些催產藥下去?” 如懿如何懂得這些,只得看向接生嬤嬤們,其中一個接生嬤嬤叫起來道:“貴人已經喝了那么多催產藥了,孩子還沒有動靜。太醫不妨試試針灸或是別的,若再催產,只怕一時藥量過猛,孩子是出來了,可母體要大受損傷呢。何況,太醫給小主喝的催產藥性子有些猛烈,不是尋常的益母芎歸湯呢?” 如懿聽著不安,立刻問道:“你們給海貴人吃的是什么催產藥。” 為首的是太醫院的趙太醫,他忙磕頭道:“嫻妃娘娘,尋常的催產湯藥是益母芎歸湯,這藥以當歸、川芎為主,當歸養血活血,調經止痛,川芎為血中氣藥,上至巔頂,旁達肌膚,走而不守,者配合,可加強活血祛淤之力;佐以桃仁、紅花、丹參、益母草活血祛淤,合川樸可降氣導滯,牛膝引血下行,諸藥配合達到養血活血,祛淤催產,引胎下行之功。可海資人胎大難下,又有氣虛乏力的癥狀,所以又加了黃芪三兩調治。” 如懿越聽越是心驚,不禁矍然變色道:“桃仁、紅花和牛膝都是墮胎的猛藥,怎么可以用在催產的方子里!” 趙太醫忙道:“嫻妃娘娘有所不知,催產的藥本就該是有活血化瘀之效,桃仁、紅花和牛膝都是墮胎的猛藥,也是催產的好藥。微臣身為太醫,這些事斷不會弄錯的。” 如懿心中不定,回顧四望,卻不見江與彬在,忙喚道:“綠痕,江太醫呢?” 還是趙太醫道:“今日并非江太醫當值,深夜宮門下了鑰,再喚江太醫也不妥當。” 如懿當即知道無望,只得道:“本宮不懂藥理,這話你們去回皇上,問問皇上的意思。 趙太醫出去片刻,即刻回來道:“皇上說了,母子都要平安,斟酌著用傕產藥就是。” 如懿聽得“斟酌”二字,便也稍稍放心:“那你們小心劑量,以貴人玉體為重。” 趙太醫即刻答應了,吩咐宮女去端了藥來,給海蘭灌下。催產藥加著參湯的效力,海蘭漸漸清醒,也有了力氣,只是身上的疼痛發作得越加厲害’止不住地慘叫起來。接生嬤嬤們看著幾碗催產藥灌下,起初也是擔憂,但看海蘭的胎動漸漸發作,也少不得忙碌起來。 殿中亂作了一團,海蘭死死抓著如懿的手腕,幾乎失盡了力氣,輕聲喚道:“姐姐,你還在?” 如懿淚流滿面:“我一直都在,你安心生孩子就是。” 海蘭再說不出話,拼了命地用起力氣來,幾乎要將如懿的手腕捏碎了。如懿忍著劇痛,伏在床邊不停地替海蘭擦著漿出的汗水,熬度著漫長而難耐的時間。良久,也不知過了多久,在凄厲的嘶聲過后,終于聽得一聲響亮的兒啼,卻是皇帝的聲音先在外頭響起來,喜不自勝道:“朕的孩子里,就屬這個孩子哭聲最洪亮了。” 海蘭聽著兒啼,露出了一個極為疲倦的笑容,呻吟著說了聲“疼”,便虛脫了昏睡過去。如懿驚喜交加,看著-個帶著血絲的孩子被接生嬤嬤從錦被底下抱出,卻是個極健康周正的男嬰,忍不住歡喜得落下淚來,忙囑咐乳母去清洗沐浴。如懿看過了孩子,正欲命人給海蘭燉補藥物,忽然發覺方才嬤嬤掀起錦被時,底下的鮮血似乎多得不可思議。她心下一沉,立刻再度掀起被褥,果然見猩紅一片浸濕了被褥,讓人不忍卒睹。 一顆心直直地墜下去,如懿立刻拉過一個接生嬤嬤道:“海貴人是睡著了,但似乎不大好。你仔細看看,怎么會那么多血?” 那嬤嬤不看則已,一看之下幾乎是嚇得魂飛魄散:“嫻妃娘娘,大事不好了。貴人服了催產藥用力過度,孩子雖然生下了,可孩子太大,貴人的下身,下身都……” 如懿看她驚慌失措的神色,自己雖未生過孩子,卻也知道是大不好了。她忙按住心神,問道:“海貴人究竟怎么了?” 那嬤嬤慌得瑟瑟發抖:“貴人的下身,撕裂了!” 如懿一驚之下,只覺得全身酸軟,幾乎站立不住。她—把抓住嬤嬤的衣襟,厲聲道:“趕緊想法子!快!” 嬤嬤急得眼淚都要下來了,又是慌又是怕:“嫻妃娘娘,事到如今,只能先撒上止血的白藥,然后,然后由咱們幾個嬤嬤仔細縫合起來。只是這個活計太難,又難免損傷貴人玉體。即便縫合之后,終究還是不能和從前比了。還請娘娘不要責怪!” 如懿只覺得一顆心涌在喉頭突突亂跳,幾乎要跳出嗓子眼來。她看著人事不知的海蘭,極力強迫自己鎮定下來:“現在還論這個做什么,趕緊先治海貴人要緊。” 接生嬤嬤忙不迭地張羅起來。如懿一口氣說了這許多,自己也覺得氣短胸悶,才恍覺手腕上疼痛不已,仔細一瞧,才發覺是被海蘭用力之下,捏得紫脹發青了。葉心忙道:“娘娘稍候,奴婢去拿點消腫的藥來給娘娘擦上。” 如激哪里還顧得上這些,忙道:“本宮這點瘀傷不要緊。你去看看皇子沐浴完了么?如果好了就抱來給本宮,本宮去給皇上瞧瞧。你好生看著接生嬤嬤替你們小主縫治,不許再有半點差錯了。” 正說著,嬤嬤已經抱了包裹好的孩子出來。如懿忙抱了出去,外頭的宮人們一早上趕著喜氣洋洋地向皇帝道賀道:“皇上萬福,皇上萬喜,海貴人一切平安順遂,生下了一個小阿哥呢。” 皇帝果然高興,連連吩咐了賞賜延禧宮上下,又抱過了如懿懷中的孩子細看。海蘭的孩子比尋常的嬰孩大了一圈,一張小臉天圓地方,光滑飽滿,十分精神。皇帝歡喜得不得了,抱在懷中愛不釋手:“朕的皇子里面,就屬五阿哥一出生就長相端方,天庭飽滿,連哭聲就那么洪亮,真是個有福氣的孩子。” 如懿忙笑道:“皇上既覺得五阿哥有福,那就請皇上給五阿哥賜個名字吧。“ 皇帝沉吟片刻,朗聲道:“《穆天子傳》中說,璂琪,玉屬也。琪有珍異之意,朕的五阿哥,便叫永琪吧。”皇帝略想了想:“海蘭給朕生了這么個好兒子,李玉,傳朕的旨意,晉封海貴人為嬪位,為延禧宮主位,封號為……”他朗然一笑:“朕心愉悅,便賜封號為愉,愉嬪如何?” 如懿臉上泛著笑,眼中一酸,忍不住別過臉去:“只可惜愉嬪不能與皇上同愉共悅了。” 皇帝一怔之下,也有些著急:“海蘭是不是有什么不好?那么多太醫和嬤嬤在,真是無用!” 如懿神色楚楚,屈膝道:“皇上,愉嬪為了給皇上生下五阿哥,被太醫灌服了太多催產藥,以致下身撕裂,出血不止。怕是好了,以后也會留下不足。”她仰起臉,目視著皇帝:“臣妾懇請皇上,以后不管愉嬪妹妹容顏衰老或是身體老倦,但求皇上不要厭棄她,只記得她是如何拼命為皇上綿延子嗣的。” 皇帝憐惜地看著她,將孩子交到個李玉手中,雙手扶起她道:“你放心。朕自然不會。” 如懿就著皇帝的雙手起身,隱隱有淚光盈然:“皇上,臣妾還有一亊相求。愉嬪愛子情切,若是可以,還請皇上將孩子留在愉嬪身邊,不要送去阿哥所養育了。” 皇帝思忖著道:“愉嬪出身珂里葉特氏,乃是小族,不比嘉嬪母族高貴。這個……”他見如懿滿臉期盼,幾欲落淚,也不忍拒絕:“那么朕答應你,即便永琪不留在愉嬪身邊撫養,朕也會交給你,好讓愉嬪時時相見。如何?” 這,也算是最好的打算了吧。如懿忙忙謝過,替皇帝緊了緊身上的海貂龍大氅,溫然道:“夜寒如冰,皇上已經得了好消息,趕緊回宮補一補眠吧。臣妾留在這里照顧愉嬪了。” 皇帝微微頷首,吩咐道:“李玉,今晚伺候愉嬪的太醫無能,盡數逐出宮去,永不復用。” 李玉正要答應,卻聽外頭的小太監進忠跑進來,白著臉道:“皇上,不好了,不好了!”進忠跑得急,腳下一絆,幾乎是滾到了皇帝跟前,張口結舌道:“皇上,慎嬪在冷宮上吊,按著皇上的意思,按嬪位的喪禮置辦,對外只說病死。可是方才在火場焚燒慎嬪尸首和棺槨,誰知道那燒出來的火是、是、是藍色的,不是紅色的!” 皇帝乍然聽了此言,不免吃了一驚,旋即喝道:“怪力亂神!人都死了,怎么可能燒出藍色的火來?一定是你們膽小,以訛傳訛!” 進忠嚇得舌頭都打磕絆了:“奴才不敢撒謊,奴才不敢。皇上,火場上的人親跟見了,都說慎嬪含冤而死,死后發威了!”他說著,忍不住拿眼覷著如懿。 李玉眼尖,伸手左右兩個耳光下去,罵道:“用你的賊眼珠子亂瞟哪里?不要命了么!” 夜風吹過光禿的枝丫有霍然的冷聲,檐下昏黃的宮燈搖出碎金似的斑駁光影,恍若冷而沉的惶然一夢。 如懿神色如常,仿佛毫不放在心上,牽住皇帝的手沉定道:“自作孽,不可活!總不是臣妾與皇上讓阿箬含冤而死。再說阿箬活著也就這點伎倆,死了還能翻出天來么!臣妾一定命人細查,看誰亂做手腳在后宮興風作浪!”

下一章:
上一章:

2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三十章 貓刑”上

  1. ruyi說道:

    eyouebao

  2. Tracie說道:

    Hi, very nice website, cheers!
    ——————————————————
    Need cheap and reliable hosting? Our shared plans start at $10 for an year and VPS plans for $6/Mo.
    ——————————————————
    Check here: https://www.good-webhosting.com/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8个码复式二中二共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