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二十六章 嫻妃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二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如懿打扮穩妥,扶著李玉的手徐徐起身:“這身衣裳是你挑的?選的是鴛鴦紋飾。”
李玉堆了滿臉的笑意:“奴才哪里會挑這個,是皇上選的呢。””>_<“" 如懿低頭,細細看著那精致的鴛鴦暗紋。是呢,“鴛鴦于飛,肅肅其羽。朝游高原,夕宿蘭渚。邕邕和鳴,顧眄儔侶”。 鴛鴦,原是相伴終老的愛侶,可是又有幾人知道,雌鳥辛苦受難之際,雄鳥便會另覓新歡,做另一對愛侶。那天長地久,合歡月圓,原是世人自己蒙騙自己的。 她無言,只是由著李玉扶著她的手,緩步踱出這住了數年的冷宮。宮門深鎖的一刻,她忍不住再度回首,那破朽灰敗的回廊屋閣,積滿了蛛網與塵灰的角落,終年長著潮濕青苔的墻壁,她都不會忘記。可是此時此刻,再看一眼,是要自己牢牢記住。 再不能回來,再不能落到這樣的境地里。 如懿決然轉身,扶著李玉的手穩步踏出去。她一直生活在這后宮里,哪怕發落到冷宮,都從未離開過這里。可是走在舊日熟悉的甬道長街上,周遭東西六宮的殿宇輝燦依舊,欽安殿、漱芳齋、重華宮、儲秀宮,都跟往日沒有半分差別。連地上青磚的花紋,都是熟悉透了的。 她一步一步穩穩踏在上面,似是踏著自己的心潮起伏。她終于,又走了出來。兩邊的宮人們見她穩然前行,忙一個接一個地跪倒在地,不敢直視。 如懿含了一縷氣定神閑,暗自慶幸原來自己已經那么快適應了重出生天的生活。待走到儲秀宮門前,卻見一個容色極明艷的女子領著侍女站在門外,輕輕向她一福致意:“嫻妃娘娘萬福金安。” 如懿見她長眉深目,首飾只以綠松石、蜜蠟與珊瑚點綴,明艷不可方物,衣著打扮也格外的明麗華貴,只是十分陌生,便矜持道:“這位是……” 李玉忙道:“儲秀宮主位舒嬪葉赫那拉氏見過嫻妃娘娘。”<" 如懿微微頷首:“舒嬪妹妹有禮了。只是天氣冷了,妹妹怎么還守在風口上。” 舒嬪微微一福,神色卻是淡淡的:“妹妹今日與嫻妃娘娘同喜,所以怎么也要來賀一賀娘娘,迎候娘娘入主翊坤宮。” 原來這一日是如懿出冷宮復位嫻妃之日,皇帝亦冊封了舒貴人葉赫那拉氏為舒嬪。這一下激起千層浪,倒比如懿出冷宮更引了眾人注目。驟然封嬪在后宮是極為罕見之事,金玉妍生育了四阿哥恩寵甚厚,也不過被封為嬪;海蘭有孕,也只是貴人。可見這葉赫那拉氏是如何善承圣意了。偏偏她的性子,對著皇帝嫵媚婉轉,冷熱相宜,對著旁人卻冷冷地不愛理會,所以與后宮諸人都不甚親厚。 此刻她迎候在外,特意向如懿請安,也不知是何用意。李玉只得借口天色不早,先陪了如懿回翊坤宮。 翊坤宮為東六宮之一,與皇后富察氏所居的長春宮并駕齊驅,相互輝映。繞過影壁便是極闊朗舒爽的一座庭院,正殿五間與前后走廊都繪制著江南娟秀綺麗的蘇式彩畫,一筆一畫都是皇帝素日所鐘愛的江南風韻。臺基下陳設銅鳳。銅鶴、銅爐各一對,一看便知是新添設的。李玉推開萬字錦底五福捧壽的朱門,步步錦支摘窗上垂著銀翠色霞影紗。正殿中間設著地平寶座、屏風、香幾、宮扇,上懸皇帝御筆“有容德大”匾額。東側用花梨木透雕喜鵲登梅落地罩,西側用花梨木透雕藤蘿松纏枝落地罩,將正殿與東、西暖閣隔開,越發顯得殿內疏朗有致,清雅成趣。 如懿見殿中的擺設雖不奢華,卻件件別致典雅,顯然是用了一番心思的。李玉忙道:“小主一路過來辛苦,西暖閣中已經備好了茶點,請小主先用吧。” 如懿在正殿中向外張望,發覺李玉安排的都是往日在延禧宮中伺候的舊人,一應都是三寶在外頭照應,她便放下心來,往西暖閣中去。轉過花梨木透雕藤蘿松纏枝落地罩,垂落的明綠色松枝紋落地淺紗被風拂得輕揚起落,一縷淡淡的茶煙裊裊升起,卻見一人背向她坐在榻上,緩緩斟了—杯茶在紫檀芭蕉伏鹿的小茶兒上,緩聲道:“你回來了?” 那種口吻,仿佛如懿只是去御花園中散了散心,去看了春日的花朵、秋日的黃葉回來。仿佛,她一直在他身邊,從未這樣被拋棄,從來未曾遠離。 隔了三年的歲月,他卻還是這樣的口吻,轉過身看著一步步艱辛走來的她,斜坐在明晃如水的日光下,帶著閑和如風的笑意,向她緩緩伸出手來。 如懿有一瞬間的遲疑,不知該不該伸出手回應他。皇帝穿著玉白色長衫,僅以一條明黃吩帶系住腰身,越發顯得長身玉立,翩翩如風下松。周遭的人都退了下去,四周靜得像在碧瑩瑩的潭底,湖水的觳光輕曳搖蕩,讓她暈眩著睜不開眼。皇帝在迷蒙的光暈里站起身來,上前輕輕擁住她:“朕知道你受委屈了。”他靜一靜聲:“朕一直知道你受了委屈。朕的如懿,不會做那樣的事。” 她的淚在一瞬間無可遏制地落下來。他知道,他居然都知道。心底多年的委屈驟然成了無限的憤恨,如懿用力掙扎開皇帝的懷抱,恨聲道:“為什么?皇上明明相信我,還要把我關進冷宮!” 皇帝安撫似的拍著她的背,柔聲道:“朕就是因為信你,才要把你放在冷宮里,絕了那些人繼續害你的念頭。所以朕故意不聞不問,故意對你在冷宮的境況毫不理會,就是希望所有人能淡忘了你,至少保得住你一條性命。可是如懿,到了最后,朕還是發現,冷宮也庇護不了你,唯有在朕身邊’你才最安全,最穩妥。” 皇帝的話,似是無理,卻也字字入情入理,她沒有辦法去推敲,去細想。是他送自己進冷宮,也是他拉自己出來。也許他真是害怕,怕自己死在了砒霜下,焚身以火,所以無論如何也要拉她出來,留在他身邊。 如懿無聲地嗚咽著,把淚洇進他的衣衫他的肩。殿外楓葉烈烈,紅得蒙住了她的眼睛,那把火,似乎一直要燃燒著,一直燒到她和他的心底去,燒盡所有的疑問與隔閡才好。 皇帝的下頜抵著她的額頭,聲音柔和得如一匹上好的綢緞:“朕知道你心里有許多的不相信,畢竟這三年你都沒在朕身邊。你放心,朕會慢慢來,一點一點告訴你。” 皇帝似是明白她的生疏與不慣,略坐了坐便往養心殿去了。如懿被他擁住許久,只覺得如釋重負。靠著榻上的鵝羽軟墊坐了下來,神思尚且游走在對新居的翊坤宮的熟悉之中,她望著茶水中清亮的天光倒影,一時也不覺有些失神。只聽得耳邊一聲熟悉的輕喚:“姐姐,你終于回來了。” 如懿轉過頭,見海蘭被葉心和綠痕攙扶著立在花梨木透雕藤蘿松纏枝落地罩之后,大約是走得急,有些氣喘吁吁的,臉上卻掛著止不住的笑容,映著滿眼喜悅的淚,盈盈望向她。 如懿才站起身,眼里便蓄滿了淚,情不自禁地落下來,上前幾步握住了她手道:“你有著身子,怎么來了?我正要去瞧你呢。” “我早來了,見皇上的輦轎在外頭,所以一直守著等皇上走了才進來。”海蘭握緊了如懿的手絲毫不肯放松,上上下下打量著她道,“姐姐清瘦了不少,是受苦了。都怪我無用。” “你若還無用,是誰明里暗里照顧了我這些年呢。”心中積蓄多年的感動溫然漫上,如懿含淚拉著海蘭坐下,“快坐下說話,別累著了。”她邊拉著海蘭,邊吩咐道:“海貴人有孕不能喝茶,上紅棗湯來。” 如懿已經三年沒見到海蘭了,可是見到的時候,仍是不免嚇了一跳。雖然她也知道,女人有了身孕會胖起來,但她沒布想到,海蘭會胖得這么厲害,像吹的球兒似的,原本瘦削的身形變成了從前兩個人這般大,一張巴掌大的臉兒也成了十五的銀月盤一般,肚子高高地隆起,一旦挪步,就得兩三個人攙扶著,像一座小山似的挪動。一身寬大的肉桂色折枝花卉百蝶紋妝花緞長袍也遮不住她發福得厲害的身體,緊緊地繃在身上,裹得她行動越發艱難。 海蘭才坐下,似是想起了什么,扶著葉心的手盈盈便要行禮:“嬪妾延禧宮貴人海蘭,拜見嫻妃娘娘。” 如懿吃了一驚,忙扶住她道:“身子都這么重了,還行什么禮?趕緊坐下吧。” 海蘭艱難地起身,微笑逬:“只有給姐姐行過禮了,我才覺得安心,知道姐姐是真的回來了。” “你還不放心么?我已經活生生站在你眼前了,再不是要和你隔著門板說話,看著你放風箏報平安的人了。”如懿笑中帶淚,看著海蘭道,“聽說你受了朱砂和水銀的毒,都好了么?會不會傷及胎兒?知道是誰做的么?” 海蘭撫著胸口的氣喘,喝了口紅棗湯道:“也不知是誰要害我,總之能陰錯陽差解了姐姐的困局就好。太醫已經看過了,一切無礙。”她低頭撫著自己的小腹道:“若是連這點風霜都經不住,那便不是能養在宮里的孩子了,也不能做咱們的孩子。” 如懿微微吃了一驚:“咱們的孩子?” 海蘭含笑道:“可不是?純妃如今撫養著大阿哥和二阿哥,風頭極盛,嘉嬪的四阿哥又得皇上鐘愛,素日里無事也要去看幾次的。看如今的情勢,純妃撫養得大阿哥很好,勢必不會再還給姐姐撫養。那么姐姐,你如何能夠沒有自己的孩子?” 如膝心緒激蕩,發髻邊的紫鴦花合歡圓珰垂落細密的白玉墜珠,玲玲地打在面頰邊,一絲一絲涼。她一直沒有自己的孩子,自然明白海蘭語中的深意,不覺激動道:“當真么?” “你我姐妹,只不過差了一層血緣罷了,還有什么要分彼此的么?”海蘭微微垂眸,嘆泣道,“姐姐可方便么?我給姐姐瞧一樣東西。”她看了看垂手侍立在外的葉心和綠痕,并不打算讓她們進來幫手,徑自牽著如懿的手入了寢殿。 如懿不知她打算做什么,一時也不便喚人,只見她解下風毛圍脖,一層層脫去外裳,中衣,解開最后一層小衣,露出淺青色繡水綠牡丹花兜肚。如懿起先只是不明,待看到她后腰與肚腹的肌膚,一時間嚇得目瞪口呆,下意識地掩住了口。 海蘭原本的肌膚便十分白皙,加之養在深宮多年,日日以花汁萃取的香粉敷體,一身的肌膚都養的細白如玉,觸手生膩。可是如今一看,上面布滿了深深淺淺粉紅色或紫紅色的波浪狀花紋,簡直像個白皮紅紋的西瓜一樣,可驚可怖,讓人觸目驚心。 如懿驚道:“怎么會這樣?你的身子怎么會成了這樣?” 海蘭無聲地落下淚來,神色倒還平靜:“從第五個月的時候開始長出來,太醫也不知為何我會胖得這樣快,,總說胃口好些對孩子是好事。我總是餓吃得多,人胖的快,身上就長出了這些紋路。” 如懿極力壓抑著自己平靜下來道:“沒事,咱們有江太醫,太醫院有的是好藥,問問他有什么法子或是用什么潤體膏,一能能治好這些紋路的。” 海蘭凄惶搖頭,用小衣遮蔽住自己的身體:“來不及了,姐俎,我已經問過專門侍奉生育的嬤嬤了,治不好的。哪怕日后生完了孩子,也總還會有白色的紋路在。如果他日侍寢,皇上看到我身上這樣裂紋,會不會覺得惡心?” 如懿替她一件件穿好衣裳,道:“不會的,不會的。等你生下來孩子,咱們一定還會有別的辦法的。” 海蘭很快恢復了往日的鎮定,將扣子一顆顆扣好,靜靜道:“這宮里不過是以色事人,所以從那一刻起,我已經知道,我這輩子的恩寵已經完了。我位分低微,孩子生下來未必能養在自己身邊。若是送去阿哥所,還不如放在姐姐身邊撫養,也就等于是我自己看著他長大了。” 如懿撫著她的手安慰道:“你若放心孩子在我身邊,我一定視如己出。” 海蘭挽著她的手出去:“姐姐別只管擔心我,左不過是我自己的緣故,孩子平安就好。倒是姐姐……”她看了看四周,壓低了聲音道:“那批砒霜,沒給姐姐留下余毒吧?” 如懿含笑道:“有你和江太醫把握著分寸,安心就是。若真毒壞了,我哪里還能站在你面前呢。” 海蘭眼中閃過一絲沉穩篤定的笑意:“有的時候為了活命,為了反擊,只能兵行險招。只要姐姐沒事,那就好了。” 如懿送了她回去,見她雖是笑者,心屮卻也不免擔憂。整個后宮之中,只有海蘭真心真意對她,那是日久見人心的情分。可是海蘭,雖有了身孕的榮寵,但是未來如何,實在渺不可知。自已能做的,也唯有替她盡力撫育孩子而已了。 這樣想著,便也到了晚膳時分,如懿與惢心在冷宮中簡衣素食了許久,驟然看到十數道菜色一一上桌,也不免有些慨然。她大病初愈,胃口并不太好,每樣菜略略嘗了一口,便都賞給了下人,方才留了三寶和惢心囑咐道:“仔細看著底下的人,斷不能再出笫二個阿箬了。” ‘ 三寶肅然道:“都仔細盤查過了,李玉公公親自挑的人,已經算小心了。不過奴才還是會仔細留意的。” 惢心亦道:“從前吃過這樣的虧了,咱們都會一萬個小心的。” 如懿微微頷首,踱步到庭院中,看著清露寒霜,凝在月色金明的瓦檐上,遙望著宮殿樓閣起伏連綿。這樣熟悉的氣息,細膩的脂粉氣中帶著各色香料混合的甜香,那是宮中特有的氣息,一絲一縷沁入心脾,她深深地吸了幾口,終將清冷的寒氣緩緩透入肺腑之中,提醒自己要時時保有著這樣的清醒。如懿凝神片刻,吩咐道:“惢心,替我更衣。” 如懿換了清簡寡淡的裝束,通身一襲云紫色如意襟暗紋錦衫,發髻間的珠花也以銀飾為主,頗有洗去繁華的素雅之意。她披上夜行的墨綠彈花藻紋披風,扶著惢心的手煢煢獨行,直至慈寧宮門前。 前去通傳的福珈沒有半分驚詫之情,仿佛料定了她會來,只一福到底,道“小主請吧。太后已經備好了茶等您呢。” 如懿翩然入內,數年不見,慈寧宮中的布置越發大氣精雅,看似都是極古樸的東西,可是一一細辨去,每一樣都是名家至寶,是洗練后的奢華。那才是真正的天家富貴,旁人總說白玉為堂金作馬,金堆玉砌繁錦繡,殊不知真正的華貴富麗,是洗褪的金沙隱隱,從不是顯露于表面的珠光寶氣。亦可見,這些年太后穩居后宮,過得并不錯。 如懿深深福了一福,道:“久未向太后娘娘請安了,太后萬福金安,福壽延年。”她抬起頭,只見太后笑吟吟的,便道:“太后一向喜歡焚檀香,今日怎么不焚了?” 太后微微一笑:“留了上好的茶給你,若用了檀香,反倒沖了茶香的好氣味。坐下吧。” 如懿含笑往榻邊坐了:“太后知道臣妾今夜必定會來?” 太后抬手端起桌旁放著的定窯茶盅,用蓋碗撇去茶葉末子,啜了口茶,袖子落下,露出一段手腕,腕上一只藍寶石的鐲子,藍得像一汪深沉不見底的海水。她推了一盞給如懿:“是上好的小龍團,原是宋朝的茶葉精品,你嘗嘗。”她的眼神篤定而溫和:“你若不來,豈不辜負了哀家的好茶?” 如懿輕輕啜了一口,恭順道:“臣妾不敢辜負。” 太后盤腿坐著,胸前一汪琉璃翠的流蘇佩長長地墜落,靜靜蜿蜒而下。那樣的顏色,總是讓人看了心靜。半晌,太后才笑了一聲:“皇上沒有白心疼你’哀家也沒有白心疼你。你到底是熬出來了。” 如懿低首道:“有太后掛懷,臣妾不敢自暴自棄。” 太后點點頭道:“你也算乖覺,知道一把火燒得你冷宮里待不下去了,便兵行險招拿自己作筏子。現在滿宮里連著皇上都疑心是慧貴妃或是慎貴人給你下的砒霜,連皇后都逃不脫疑影兒,可是哀家卻想知道,如果不是自己給自己下毒,哪里還能保得住命等人來救?” 如懿心中一沉,只覺得背心涼透,已然情不自禁地跪下:“太后英明,臣妾也不敢欺瞞太后。” 太后瞟她一眼:“你倒老實。” 如懿俯首低眉:“臣妾敢欺瞞所有人,也不敢欺瞞太后。” 太后藹然一笑,伸手扶她:“好了,大病初愈的,別動不動就跪。也難為皇帝疑心她們,原是她們做得過了,一而再,再而三不肯放過你,否則也不會逼得皇帝立時把你從冷宮放出來。只是既然出來了,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呢?” 殿中漏聲淸晰,杯盞中茶煙涼去。如懿立在太后身旁,聽著紙窗外冷風吹動松竹婆娑之聲,仿佛自己也成了寒風冬夜里搖曳無依的一脈竹葉:“臣妾本無所依靠,唯有憑太后一息憐憫得以茍延宮中。往后一切,還請太后垂憐。” 太后微微頷首:“你既懂事,自然是好的。皇后富察氏出身滿族顯貴,有老臣張廷玉支持。慧貴妃的父親高斌在朝中得皇上倚重,是漢臣中的翹楚;慧貴妃一向依附皇后,兩人互為援引。哀家不喜歡宮中只有一蓬花開得艷烈,百花盛放才是真正的三春勝景。你若能明白這一點,便也能好好生存了。” 其實如懿也有一瞬的疑惑,太后已經位高權重,為何還要如此在意?念頭一轉的瞬間,她忽然想起一事,忙屈膝道:“太后所出的端淑長公主已經許嫁蒙古,如今只剩了柔淑長公主養在莊親王府中,臣妾無能,自居深宮,一定會替兩位公主好好孝敬皇太后,侍奉太后頤養天年。” 太后聞得此言,似乎觸動心腸,神色也柔和了不少:“你既明白,哀家便收你這一份孝心。” 如懿聞言,亦放心不少,才起身告辭。 回到宮中,如懿也便歇下了。獨居翊坤宮的第一夜,她夢到的人居然是自己已經逝去的姑母。她穿戴著皇后衣冠,鬢發花白卻風姿不減,只是向她含笑不已。記憶中,那應該是她第一次得到姑母首肯的笑容,哪怕她一直畏懼姑母,可是此刻,亦覺得她的笑如此親切,帶著烏拉那拉氏特有的驕傲,意態清遠。” 或許這樣驕傲而篤定從容的笑意,也是她此后半生,著意追尋的吧。

下一章:
上一章:

2 條評論 發表在“第二十六章 嫻妃”上

  1. kiyt說道:

    很不錯

  2. Haley說道:

    Hi, very nice website, cheers!
    ——————————————————
    Need cheap and reliable hosting? Our shared plans start at $10 for an year and VPS plans for $6/Mo.
    ——————————————————
    Check here: https://www.good-webhosting.com/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8个码复式二中二共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