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十九章 暗涌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二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得罪人?”惢心吃驚道,“咱們都在這兒了,還能得罪什么人?”
如懿躺在床上,吃力道:“就是因為咱們得罪了人,所以都在這兒了。你還不明白么? <” 惢心面上一驚,下意識地掩住口,便道:“幸好凌侍衛手上帶著雄黃酒,還能抵擋一陣。否則可真是著了人家的算計了。 凌云徹緩過精神來,慢慢道:“我平素愛喝幾口雄黃酒,就是因為冷宮這兒濕冷,什么蛇蟲鼠蟻沒有,喝著帶著都是防身罷了。只是這蝮蛇雖然是常見的, 但一下子冒出那么多條來,也著實是出奇。除了故意,要說是意外偶然,也是不可能的。”他拱拱手:“小主自己多保重吧。 惢心急得拉住凌云徹的袖子道:“凌侍衛,要再有這樣的事,可怎么辦呢?” 云徹淡淡道:“明兒給你們捎點雄黃扔進來,墻角四處都灑一點,自己提防著吧。 他說罷轉身便走了。如懿縮在被子里,一陣一陣聽得心驚,只睜著眼看著窗外枝丫被風吹得亂舞,像是無數鬼爪子張牙舞爪的揮著過來,越逼越近,越逼越近。她霍地坐起身來,一背脊的虛汗被風一撲,鉆心地涼。惢心端了藥進來,見她這副模樣,也嚇了一跳,忙拿衣服給她披上:“小主這是怎么了?別被冷風撲了熱身子,又招來什么不好。” 如懿只得道:“方才有點嚇著了。”她撩了撩頭發道:“藥好了么?我身上還難受的緊,好歹拿一點喝喝。” 惢心忙端了藥喂到她的唇邊,道:“小主先胡亂喝一點罷了。明兒江太醫過來,再仔細找他瞧瞧,好好開個方子。” 如懿喝了藥,想著毒性還未完全退去,昏昏沉沉地便睡下了。 第二日一早果然江與彬趕著就過來了,如懿心里念著云徹辛苦奔勞的好處,原先看他那一層鄙薄也退了些許。江與彬仔細給她搭了脈,連聲道:“幸好昨晚救治得快,否則便是大禍了。等下我得給凌侍衛也去瞧瞧,他可是你們的救命恩人啊!”說著看惢心:“也是我的大恩人!說完他又留了好些清熱解毒的草藥,一樣一樣囑咐了惢心調弄,又多多地留下雄黃之類的藥粉,替惢心和如懿撒在了角角落落處。 江與彬問起惢心素日吃風濕藥湯的效力,惢心錢錢笑道: “也不過那樣罷了,哪里那么快見效呢。” 江與彬的面上閃過一層疑云:“這一個月來,你們都按時吃藥了么? 惢心奇道:“巴巴兒地費了那么多才請了你來治病,怎么會不按時吃藥呢? 江與彬道:“方才我搭過小主的脈,蛇毒沒有大礙,但是風濕一直還是老樣子。按理說你們的風濕不深,我給你們開的藥也算藥效強力的,雖不能馬上見效,但是總能有些起色。”他見如懿手里打著絡子做活兒,耳朵卻一直聽著,索性也不瞞著,道:“微臣這些日子給冷宮的許多嬪妃瞧過病。雖然也有得風濕的,但那都是積年在這里的老人了,陰濕許久,加上年紀漸大,自然容易得風濕。只是小主和惢心年紀還輕,又吃藥調理著,屋子也不算是冷宮里最陰濕的地方,為什么風濕會一點也不見起色?” 如懿與惢心面面相覷,也說不出什么來,倒是惢心問道:“會不會中毒?” 江與彬搖頭道:“世上沒有這樣的毒。倒是小主和惢心都是虛寒的體質,倒是真的,其他實在把不出什么。” 正說話間,外頭墻下的圓洞里陸續塞進飯菜來,哪些冷宮的嬪妃們一一去領取了。等到人都散去,又送進兩份飯菜來,惢心知道是她們的,便出去端了進來,飯菜雖然簡陋,倒也不腐壞,不過是兩份米飯,一份清炒苦瓜,一份水煮豆腐和一份醬油拌茭白。 江與彬蹙了蹙眉,心疼的看著惢心到:惢心,你們每日就吃這個,一點葷菜都沒有?“ 惢心擺好筷子,笑道:“我的好太醫,這飯菜不餿不壞就不錯了,這都費了我和小主好大的功夫花銀子才求來的呢。否則吃哪些豬狗不食的飯菜,那里還能熬到你來的這一天。“ 如懿笑道:“好了。江太醫才說一句話,偏你有那么多話說。前幾日是清明節氣,有一碗燒田螺肉送進來。逢著年節,總還見點葷腥。” 惢心撇嘴道:“什么葷腥,一股腥味才是。不過就是螺絲、鴨血和蚌肉之類的,素菜也反反復復就這么些。” 江與彬當即變色道:“你說真的?” 如懿見他臉色不好看,即刻放下筷子,疑道:“這些飯菜有什么不對的么? 江與彬肅穆了神色道:“微臣剛說過,小主和惢心都是虛寒體質,這些食物又都是大濕大寒的,小主與惢心一日三餐吃這個,加重了體內的寒氣,難怪風濕久久不見起色。原來是在這些地方。 如懿默然,一顆心緩緩、緩緩沉到了底處。原以為昨晚的蛇便己經是殺招, 不承想這里還藏著天長日久的厲害在,卻是自己留意萬分也留意不到的事情。 惢心惱恨道:‘怪道呢,還以為咱們是花了銀子通融的,飯菜才和別人不同些。原來是有人做了手腳” 江與彬臉色沉重,道:“若說無心,斷不能頓頓都這樣。這些東西本是無毒的,也不相克。只是飲食用藥,體熱的人不能過多溫補,虛寒的人切記寒涼。寒涼不是說生食冷食,而是性寒的東西。像小主和惢心的體質,便是碰不得這些的。” 賽心發愁道:“那可怎么辦呢?除了這些,咱們也吃不上別的。” 江與彬看著窗外晴和的日頭,分明是四月時節春暖花開,在這日頭也照不透的地方,卻只有凄寒徹骨。偏偏便只有這兩個女人熬在這里,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年深日久…… 他一想到年深日久,他們還在此處,便冷不丁打了個寒噤,仿佛是一陣冷風逼近了骨子里,透心徹涼。 如懿深吸一口氣,緩緩搖頭道:“沒有辦法。送這些飯菜的人既然有心,如果看到咱們不吃完,或是悄悄倒在哪里,便知道是起了疑心了,更不知道要用什么法子來謀害我們。與其如此,不如就安他的心,照吃照睡就是了。“她斜睨了江與彬一眼:”至少江太醫是不會袖手旁觀的。“ 江與彬心中暗贊她的沉穩,便道:“微臣會找些溫熱滋補的藥物給小主和惢心慢慢調養,希望能化去食物的濕寒之氣。至于其他的事,昨晚已經這樣險,若有什么輕舉妄動,反而讓殺身之禍來的更早。” 江與彬如此囑咐了一般,惢心便送他到了門外,自也不能遠送,只得回來。 如懿看著桌上的飯菜,往日為了活下去,她拼命保重,每頓飯都吃的干干凈凈。如今看著這些東西,竟像慢毒一般,天長日久積累在自己身上,如何還能下咽。 惢心進來掩了門道:“小主,昨晚的事你疑心是誰?” 如懿一下一下叩著桌腳,極力平緩著自己的情緒,緩緩道:“我還能疑心是誰?不過是想起當年驚蟄的時候,怡殯宮里突然掉下條蛇來。你不覺得事情有些關聯么?” 惢心凝眉道:“小主覺得,害咱們的人就是害怡殯的人?那事本來就是一氣的。 如懿微微點頭,看著廊下叢生的雜草蕭蕭,黯然道:“只是如今我們哪怕想到了是誰,也沒有辦法。只能先保住自己的性命,不要不明不白丟在這兒就是了” 主仆倆默默地守著,照舊過活,到了午后時分,卻見外頭一包東西“啪”地丟進來,如懿正在院中晾曬衣服,拾起一看才知道是凌云徹丟進來的一包雄黃。 她感念他的細心,更兼昨日救命的勇氣,也不管他在不在,對著角門邊便誠懇道了聲“多謝”。 自進了冷宮,如懿滿心的怨恨與不甘,更兼對世人冷了心腸,除了海蘭與惢心之外,再加上如今一個江與彬,其他人是一個不信,一個不聽。無論誰落在她心里,都是帶著當初害她的疑影的。 可是經了昨夜那一番事,即使是再冷的心,也不覺生了一份暖意,仿佛一點涓涓的細流,潤澤了干枯的心扉,叫她知道,這世上總還有熱心腸愿意對人好的人。 或許這一點溫暖,足以讓她覺得人世蒼涼,不那么風寒逼骨了。 如懿這樣想著,凌云徹卻沒那么福氣了。這一日傍晚他去領自己和九宵的那頓晚飯,才走到冷宮的甬道口,不知道哪里闖出來幾個力大無比的侍衛,把他摁倒在地,只問了一句:“你便是凌云徹?” 云徹才答應了一聲,那拳頭便不分青紅皂白地打了上來。他是宮里混久了的人,知道一定是哪里得罪了人,也不敢分辯,只護住了要害咬著牙一聲不吭。那拳頭落下來如雨點一般,每一下都是下了狠手的。起初還覺得痛入骨髓,漸漸也麻木了。就像他一直以來的生活,除了忍耐,還是忍耐。因為反抗,只會招來更大的痛苦。 好一會兒,那幫侍衛看他乖乖承受,也不反抗,便也打累了收手。其中一個趾高氣揚道:“知道為什么打你么?” 云徹抱著頭伏在地上,一時也爬不起來,只道:“小人無知,請大人指教。” 另一人“嘿”了一聲道:“原來你還真是個糊涂的!當你有幾個膽子呢,連咱們小主的事都敢得罪!還打算英雄救美,哪天連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領頭一個抱著肩膀,冷笑道:“咱們小主如今是有皇子的,誰敢不睜開眼睛看看清楚,敢擾了她的好事。真當是不要命了!這次權當你是無知,以后你就牢牢記著,你在冷宮只管是守門的,要是連救命的事也管,便是搭上你自己的性命了。” 說完,幾個人一使眼色,便四下散了。 云徹伏在地上,緩了半天的勁才爬了起來,試著動了動手腳,發現還好沒傷了筋骨,便慢慢往廡房里走。九宵見他這個樣子回來,也嚇了一大跳,來不及去問晚上的飯菜如何,忙要拉了他細問。云徹簡短應付了幾句,便趕緊找出傷藥來自己抹了。夜間旁人問起,只說自己不小心得罪了人,便也應付過去了。 次日傍晚時分,趙九宵看他受傷,便幫著去領晚飯。 云徹坐在門口,身上的傷雖沒傷及筋骨,卻輾轉反側痛了一夜,他沒有睡好,便覺得疲倦難耐,心中更含了一包窩囊火氣無處發泄,深悔自己那日莽撞進去救人,白白連累自己挨了一頓打。 他正懊惱,只聽身后的門上篤篤幾聲響,有年輕女子輕聲喚:“凌云徹。”一包薄薄的東西隔著墻頭“嘩”地飛落下來,他順手撿起一看,卻是一雙鞋墊子,針腳納得又細又密,顯然是新納的。 云徹心頭微微一暖,自從他入宮當差起,便再也沒人替他納過一雙鞋墊了,他一笑,牽動嘴角的傷,不覺生了幾分懊悔,更兼了一份難以言說的畏懼。他抬起頭,看看甬道之上細細窄窄的一痕天空,灰撲撲的,好像隨時會變成一條勒死人的繩索,套在自己的脖頸上。他一狠心,隨手將鞋墊從墻頭拋了進去,以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口氣冷冷道:“自從進了宮就沒穿過別人送的鞋墊,怕穿上了走到閻王跟前去。” 里頭輕輕笑了一聲,忽然笑聲止住,換了一種驚疑的口吻:“你的臉怎么了?” 想是里邊的人看到了他臉上的傷,他索性也不瞞著,粗聲粗氣道:“那天是我莽撞了,只想著你們的命,忘了自己也是一條命。” 有片刻的沉默,如懿已經明白過來,雖然明知他看不見,卻也是深深一福到底,“抱歉,是我們連累你。”她輕聲道,“傷要不要緊?” 云徹聽她并未因為自己的呵斥與粗暴而負氣而去,轉念想見當日救與不救原在自己一念之間,如何能怪旁人,心下便先軟了幾分,換了稍稍溫和的口氣:“不要緊,都是皮外傷。” 如懿松了一口氣:“那就好,否則我與惢心心里更加過意不去。那么,知道是什么人打的么?” 云徹猶豫片刻,想起領頭一個侍衛的話,便道:“他們說了一句,什么有了皇子的小主,其他我便不知道了。” 如懿心頭悚然一凜,便道:“你知道得越少越好。”她撿起那包鞋墊道:“這雙鞋墊是惢心納了一個下午的,還望你能收下,也算我們盡一點感激之心。” 云徹想了想道:“如果再加一瓶跌打藥給我,就算是謝我了。” 如懿聞言,不覺含笑:“那就謝過凌侍衛了。” 如懿回到房中,囑咐惢心挑了一瓶最好的跌打藥和鞋墊一起送出去,自己只是坐著出神。惢心回來見如懿只是坐在桌前發怔,便道:“小主這是怎么了?” 如懿淡笑道:“我只是聽凌云徹方才說起,說打傷他嫌他多管閑事救人的人說起,是有皇子的小主吩咐他們做的。” “有皇子的小主?”惢心臉色微微一變,“宮中有皇子的小主,只有純妃和嘉嬪,難道是她們?” 如懿只是沉默不語,惢心越發猜疑道:“純妃有大阿哥和三阿哥,可是她與我們還算親厚,嘉嬪雖然不太與咱們來往,言語上又厲害,喜歡落井下石,拔尖搶乖,但比起慧貴妃她們,也算不上有什么深仇大恨。難道會是她?” 如懿搖頭,給自己斟了一杯白水,慢慢道:“如果你受了我的指使去害人,會不會當著人家的面提起是誰指使的?哪怕是含含糊糊的影子話都不會落下。” 惢心即刻明白:“小主是說那些人是故意的?” 如懿微微一笑,看著杯中的白水道:“水至清則無魚。凡事太分明,反而落下疑影,她們非要給我來這一招移禍江東,反而告訴我是哪些人更可疑。” 惢心皺眉嘆了一聲:“可惜咱們知道歸知道,也不能如何防范,只能求菩薩保佑,讓她們無心顧忌咱們就是了。” 如懿揚眸淺笑:“這樣的事,咱們做不到,海蘭卻一定做得到。” 因著皇后喪子,皇帝膝下的實則只有三子一女,且三位皇子都是庶出,實在違背皇帝一心立嫡子為太子的心意。這一年暮春,便由海蘭提議,因為后宮屢屢失子,有傷陰鷙,為求多子,皇帝與皇后便攜了后宮嬪妃,相隨去圓明園伴駕。一則散散心,二則也希望借此機遇可以讓宮中多些子嗣,三則也暗合了太后的心意,將自己收在身邊年齡頗相宜的太常寺少卿陸士隆的女兒陸氏讓跟著去了。 果然到了圓明園中不久,陸氏不過十五歲,因著年輕美貌得到圣意垂顧,不久便封了慶常在,在皇帝身邊很得恩寵。加著玫嬪舊愛難失,新寵又當道,如此一來,圓明園中愈加熱鬧,便越發顧不上宮里的情形,如懿也稍稍緩了口氣。 只是聽著這樣新寵舊愛的消息傳來時,如懿起初仍布面有些絲絲縷縷的驚痛,一點一滴觸及心房,蜿蜒直刺下去,漸漸地,便只剩了酸楚。每每這個時候,便會想起,那年的煙柳蒙蒙時節,與皇帝的初遇。 彼時,她還是高門玉樓里的深宅閨秀,因著表姑母嫁得那樣高貴美好,也生出了一點不知天高地厚的心。她知道的,她會嫁到皇室。卻極想,與姑母一樣,承擔起一個家族的榮華,步步踏在紫荊城的朱門錦繡之內。可是偏偏,齊妃的親生子,皇后撫養的三阿哥弘時,中意的人并不是她。一個錯失,眼看著他削爵,去宗籍,逐出玉牒,最后賜死。 一顆心除了驚惶不定,更有一重快意。他是那樣看不上她,寧愿去喜歡不該喜歡上的人。于是那樣尷尬的時候,遇到了如今的夫君。 當時皇帝僅剩下的兩位成年的阿哥里,五阿哥豪放不羈,四阿哥端穩持重之余卻不失一段玉樹風流。明明是身世普普的皇子,卻偏偏更像一個“騎馬倚斜陽,滿樓紅袖招”的偏偏濁世公子。 那一瞬間,便動了心意,忖度著哪怕他是“翠屏金屈曲,醉入花叢宿”的人,便也顧不得自己既一顆芳心了。 在冷宮的侵淫里,或是深宮靜院午夜醒轉,夢醒衾寒的時候,會憶起很多年前,姑母與當今太后安排著他們見了一次。 姑母含笑輕聲喚著“青櫻”,她便輕輕巧巧,蓮步姍姍,從十二扇泥金仕女簪花屏風后轉出來,杏子紅透紗繡牡丹含露閃緞長裙緩緩漾起一點漣漪般的微瀾,連腰帶上垂的一對白玉鷓鴣櫻桃佩都微微搖曳,仿佛一朵綻放在暗夜微風里的紅薔薇。 不,她如何不想保持大家閨秀的沉穩篤定,安寧無波,而是,實在是在屏風后一定窺視的害羞,讓她晃了晃心思,愿意捧著一顆一瓣一瓣綻放的胭脂色的心,一直一直沉靜下來,沉到塵埃的底處去。 那時她也不過是十三四歲,單衫杏子紅,雙鬟鴉雛色。 一轉身,一抬頭,眼簾里撞入了以為可以依靠一生的人。那時候的他,不過是一襲月華色淡淡青衣,袖口是極素凈的暗色花紋,仔細瞧去是唐棣之華的圖紋,腰間只一根明黃色帶子,曉諭皇子身份。 她無端地便想起那一句:“唐棣之華,偏其反而。豈不爾思,室是遠而。” 怎么會遙遠呢?如果是真切的緣分,再遠,這個人也會來到你身邊。 他是謙謙君子,溫潤如玉,淡淡含笑間,便是清明天際朗月入懷。可是他即便那樣笑著,也難免有一分失勢皇子的蕭索,蕭蕭肅肅,若孤松獨立山巔之風。 她一貫倨傲的心,莫名地就顫了顫,生了一股相憐之意。 真的,是君須憐我我憐君。他有他身世的不堪,自己也有自己的難為。 然后,亦見過一兩次。不過是姑母或者當今太后的安排。 她替太后抄書,他來請安,有時替他磨墨,喚一聲“青櫻妹妹”。她抬起頭來,并沒有旁人在,他望住她,也不過,就是相視一笑罷了。 還有一次,是陪著滿宮的嬪妃們在清音閣看戲,有一出是他點的,便是《墻頭馬上》。戲臺上的戲子歌舞泣笑,唱的是別人的人生百態。她卻被一闋引子惹動了心腸。“妾弄青梅憑短墻,君騎白馬傍垂楊。墻頭馬上遙相顧,一見知君即斷腸。” 她忽然便沉了心思,抬起眼。正望見他也含了一縷笑,沉沉望住自己。就是這段,遙遙相顧,一見知君即斷腸。仿佛暮春里遲遲未開的花苞,忽然一陣春風至,便張開了重重心瓣,露出一點杏色的蕊。 身邊有花朵熏然的陶陶氣味,好像一整個春天的,都留在了身邊,遲遲不去。 為著這個,她便肯了。肯只是一個側福晉的地位,肯按下一顆欲比天高的心,肯容忍他的身側枕邊,眼底心間,還有旁人。 那便是一顆初見的癡心了。 而到了如今,他還能如何呢?位分也罷,恩寵也罷,一直引以為依靠的,不過是他口中常說的三個字:你放心。 可原來,到了放心的時候,卻徹底沒有讓她放心過。 還不如海蘭,從來不深愛,所以不看,不聽,不信,倒安安穩穩,平安富貴了。 如懿一副柔腸百轉千回,正凝神間,卻見惢心匆匆轉進房里道:“小主,海蘭小主剛讓人從圓明園遞來的消息,老爺他——過世了。”

下一章:
上一章: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8个码复式二中二共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