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十八章 蛇禍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二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到了三月里的時候,天氣漸漸和暖。好似一夜里春風化雨,飽滿了柳色青青,桃紅灼灼,飽蘸了雨露潤澤,洇開了花重宮苑的春天。
時氣見好,皇后的病也逐漸有了起色,雖還不能下地,卻至少能支撐著坐起身來了。慧貴妃為了寬皇后的心,日日都把三公主帶在皇后跟前逗樂盡孝。皇后雖然失了愛子,想著年紀還輕,終究還有一個女兒。皇帝又時時寬慰著,命太醫好生調養,指望著再生下一個嫡子來才好。
有了這一分心懷在胸,皇后少不得掙扎起精神來好自調養著。待得精神漸漸好了,有一日慧貴妃便把伺候的人都打發出去,將藏了數月的燒得只剩半片的人偶取了出來,將事情始末一一說個清楚,又有三公主這個皇后親生女兒的旁證,由不得皇后不信。
皇后人還在病床上,不過穿著一身家常的湖水藍繡蓮紫紋暗銀線的綃緞宮裝,頭上的寶華髻上綴了幾點暗紋珠花,臉色蒼白中卻帶了鐵青,顫抖著嘴唇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慧貴妃當即跪下,賭咒發誓道:“事情就出在娘娘的端慧太子崩逝后的幾天,又是在冷宮附近看到的這個東西。若說不是詛咒,臣妾斷斷不信!”
皇后不自覺地坐直了身子,如臨大敵:“你是疑心她?<” 慧貴妃道:“冷宮那兒哪里有人去?這個東西只有被風從冷宮里吹出來才是有的。她能那么好心祭拜端慧太子,必定是聽到了喪鐘哭聲,知道了端慧太子早逝,那毒婦不知怎么高興呢,連太子走了都不肯放過,上了路還要詛咒他。”她神色一凜,姣好的面容間更添了幾分戾氣:“臣妾想著,這種詛咒怕不是那一日才有的。只怕咱們不知道的時候,就已經偷偷詛咒上了。怪不得從她進了冷宮之后,端慧太子的病就忽好忽壞的,總沒個全好的時候,怕就是那瘋婆子搞的鬼。” 皇后新喪愛子,聽見這些話,簡直如椎心泣血一般,如何能聽得有人這般詛咒愛子。她細想起來,雖然如懿進冷宮前她的兒子便不大好,可的確是如懿進了冷宮之后,孩子的病情就一直反復,以致突然暴斃,讓她這個做母親的,幾乎斷了一生的指望、如今想起來,有了這個緣故在里頭,幾乎是恨得眼睛里要沁出血來,一雙手死死攥著錦被,手背上青筋暴起,如同要吞了人一般。 慧貴妃幾乎是皇后入府之后即刻隨侍在身邊的,多年相對下來,何曾見過皇后的神色如此駭人,心下也不覺害怕,忙喚道:“娘娘,皇后娘娘,您可千萬別氣壞了鳳體。” 皇后冷了半晌,才緩過一口氣來,慢條斯理道:“本宮哪里是氣壞了身體。妹妹分明是送了一貼好藥來,催著本宮要逼著自己好起來,再不能像個活死人似的躺在這里,讓本宮的孩子白白去了。” 慧貴妃聽她雖說得慢,但一字一字狠狠咬著磨出聲來,知道皇后心里著實是恨透了,便道:“那皇后娘娘的意思是……” “如今她在冷宮里,咱們在外頭。凡事不要著急,穩穩當當地來就是了。”皇后擺了擺手,慢悠悠彈了彈指甲,道,“那些飲食照樣還送進去給她吃的吧?” 慧貴妃道:“她哪里吃得下餿腐的東西,稍稍花點銀子通融也是有的。然后咱們順理成章,把那些東西送進去給她吃。娘娘放心,一點都看不出來的。” 素心捧了碗藥進來,皇后點點頭道:“擱著吧。” 素心擱下便告退了,慧貴妃雖然對著嬪妃們囂張肆意,皇后跟前卻是無微不至,便親手端了湯藥伺候皇后吃了,又拿了酸梅子給皇后解苦味。 皇后感嘆道:“如今真正在本宮面前盡心的,也只有你了。對了,你的身子每常不好,記得多吃溫熱進補的東西,別耽誤了。” 慧貴妃一力謝過,卻聽外頭道:“慎常在來給皇后娘娘請安。” 慧貴妃聽得慎常在的名字,便有些不屑之意,坐正了身子略略理了理領扣上的翠玉蘭花佩上垂下的碎玉流蘇。 皇后看慧貴妃神氣不大好,便道:“怎么?很看不上她了?” 慧貴妃只當著皇后一個人的面,便沒好氣道:“狐媚子下賤,娘娘病了這些日子竟不知道。皇上一個月里頭有十來天召幸她的,今兒賞這個,明兒又賞那個,連先頭得寵的海貴人和玫嬪都趕不上她的風頭呢。” 皇后似笑非笑倚在攢心團枝花軟枕上:“那么你呢?皇上可還眷顧你么?” 慧貴妃臉上微微一紅:“不過一個月里留在臣妾那兒五六次吧。” 皇后淡淡“哦”了一聲道:“那也不算少了。你是宮里的老人兒了,位分又高,只在本宮之下,不必去和那起子位分低的嬪妃計較,沒得失了身份。你要記著,她們爭的是一時的恩寵,你卻要爭一輩子的念想。目光且放遠些吧。” 慧貴妃得了皇后這一番教訓,一時也不敢聲張了。聽著皇后傳喚了慎常在進來,只見錦簾掀起處,一個衣著華麗的麗人盈盈進來,身上一襲洋蓮紅繡蘭桂齊芳五色緞袍,頭上是銀葉瑪瑙花鈿,累絲鳳的珍珠紅寶流蘇顫顫垂到耳邊,蓮步輕移間,便如一團華彩漸漸迫近。 慧貴妃到底按捺不住,輕輕哼了一聲,拿絹子按了按鼻翼上的粉,以此抵擋那麗人身上傳來的迫人薰香。 慎常在恭恭敬敬地請了個大安,口中道:“皇后娘娘萬福金安。臣妾聽說娘娘身上大好了,特意過來看望娘娘。”說著又向慧貴妃請安不迭。 皇后含笑吩咐了“起身”,又囑咐“賜座”。阿箬方才敢坐了。 慧貴妃慢慢轉著手上的鴿血紅寶石戒指,笑了笑道:“慎妹妹的氣色真好,看著白里透紅的,跟外頭廊下的桃花似的,粉面含春哪。看妹妹這滿面春風的樣子,想來昨兒皇上是歇在你那里了。” 慎常在聽她語氣含酸,便訕訕地笑笑:“姐姐說笑了。” “說笑?”慧貴妃輕嗤一聲,“妹妹日常見著皇上,恩情長遠,自然是把這恩寵當說笑了。不比咱們,三四日才見皇上一次,高興都來不及,哪里還敢說笑呢。” 慎常在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只垂了臉不去接她的話。 慧貴妃看在眼里,益發以為她是一味地得寵所以不把自己放在眼中,心中更是愀然不樂。慧貴妃的父親高斌自皇帝登基以來就是前朝最得力的臣子,與三朝老臣張廷玉一起輔佐,如同皇帝的左膀右臂。她在后宮又得寵,哪里受得了這樣的氣,便打量著慎常在道:“慎常在今日打扮得好顏色好艷麗,不知道的還以為常在不是來看望皇后娘娘病情,安慰娘娘喪子之痛的,倒像是來看熱鬧湊笑話的。” 慎常在猛地一凜,忙賠著小心道:“皇后娘娘鳳體見好,臣妾這么打扮也是來應一應娘娘的好氣色。另外一樁……”她轉臉對著慧貴妃嫣然一笑:“皇后娘娘盛年體健,又深得皇上眷顧,要再得十位八位皇子也是極容易的事。貴妃娘娘說是么?” 慧貴妃被她這么一說,方知她口齒厲害,果然有皇帝喜歡的地方。當下當著皇后的面也不好再說什么。 皇后和顏悅色地笑道:“你的心意本宮都知道。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本宮和貴妃難道還不知道你的心意么?貴妃不過是和你說笑話罷了,也是把你當個親近人而已。來,你坐近些,好多話貴妃都要和你說呢。” 慧貴妃唇邊凝了一點笑渦:“可不是,妹妹如今是皇上心尖子上的人,聽說不日還要抬了貴人呢。咱們不指望著妹妹,還能指望誰呢?” 出了長春宮,阿箬扶著宮女新燕的手走得又快又急,一陣風兒似的。新燕知道她是著了惱,越發不敢言語,只得小聲勸道:“小主走慢點,走慢點,仔細腳下。” 阿箬走得飛快,驟然停下腳步,鬢邊垂落的珍珠紅寶串兒沙沙地打著面頰,好像是誰在扇著她的耳光似的。她順手狠狠一揪,將發髻上累絲鳳步搖一把扯了下來摜在新燕手中,恨恨道:“什么勞什子,也來欺負我!” 新燕嚇得臉都白了,捧著那累絲鳳步搖道:“小主,這可是皇上賞的,您瞧滿宮里的小主,嬪位以下哪里能戴紅寶呢?都是皇上疼您的心意啊。” 阿箬走得額上微微冒汗,站在紅墻底下氣咻咻地揮著絹子:“皇上賞我的?皇上賞我的多了去了!” 新燕忙賠著笑道:“可不是。皇上哪一天不賞賜咱們這里,饒是嘉嬪生了皇子,皇上像得了個鳳凰似的,也不過這樣賞賜罷了,奴婢瞧著許多東西還不如咱們的呢,嘉嬪不知道多眼紅。皇上到底還是寵愛小主您的呀!” 阿箬撥著手腕上一串明珠絞絲釧出神,慢慢道:“你也覺得皇上是寵愛我的么?” 新燕喜滋滋道:“可不是,滿宮里不是都在說,小主雖然位分低些,但論寵愛,誰都比不上您呢。” 阿箬怔了怔,忽然虎起臉,反手就是一個耳光:“皇上對我寵不寵愛,也是你能議論的么?小心我拔了你的舌頭。” 新燕不知她為何發怒,嚇得眼淚直在眼眶里打轉,一聲也不敢哭,只捂著臉低低說:“小主,出來有些時候了,咱們還是回去吧,要不然嘉嬪娘娘又有的排揎了。” 阿箬輕哼一聲,不以為然道:“排揎?我若有些好故事告訴她,她更有的排揎呢。” 海蘭伏在角門邊,一身暗色彈花織錦斗篷將她的身形掩飾得不露痕跡。她悄聲道:“江太醫來了之后,姐姐的風濕好些了么?” 如懿撫著膝蓋道:“好多了。” 海蘭低低道:“姐姐好多了,皇后的病也日漸有起色。說來奇怪,病的時候就病得那么厲害,說好了也好得那么快,昨日居然可以下床了。” “她是心病。有心讓自己好起來,總是能好的。” 海蘭輕輕“嗯”了一聲:“眼下后宮里人不多,皇太后本來打算選秀,可端慧太子剛過世,皇上也無心操辦。今日聽說皇太后選了幾家公卿的格格養在身邊,表面上說是鞠養閨秀,伴她老來之樂,想來都是將來為皇上充實后宮準備的。” 如懿輕輕一嗤:“如今皇后不大好,后宮的一大攤子事情都交給了太后,太后自然要盡心盡力的。都選了些什么人?” 海蘭掰著指頭道:“總有三四個,其中最出挑的便是太常寺少卿陸士隆的女兒陸氏,侍郎永綬的女兒葉赫那拉氏。聽說太后喜歡得緊,一直帶在自己身邊親自調教呢。” 如懿關切道:“別總想著別人。如今你如何了呢?” 海蘭默默道:“我還能如何?老樣子罷了,只能牽住皇上的心不走而已。” 如懿蹙眉道:“便這樣艱難么?” 海蘭猶豫片刻,還是道:“皇上很喜歡阿箬,聽說過了端午就要封貴人了。若是有個一男半女,成個主位也不是什么難事。” 如懿一想起阿箬當年紅口白牙冤枉自己的事,便覺得刺心無比,恨聲道:“她便這樣得意么?” 海蘭道:“得意自然是得意的。皇上這么寵愛,又是賞賜又是召幸,她阿瑪也在外頭得意,每年到了治水的時候,總用得上他。可她猶是不足,成日家在宮里打雞罵狗的,也不知哪里不好了。細想起來,她這樣的人總是貪心不足的。” 如懿想了想,忍耐著道:“如今也急不來。你且護著自己要緊,不用替我多籌謀。” 海蘭正要說什么,卻見凌云徹踢踢踏踏地走過來,不耐煩道:“時辰差不多了,海貴人趕緊走吧。總在這兒磨蹭,耽誤了您的大好時光。” 海蘭得寵多日,見慣了旁人的奉承,冷宮這兒雖不能進去,但來往亦是自如,何曾聽過這樣的話,當下就冷下臉來。還是如懿在里頭拍了拍門暗示她不要理會,海蘭念著往后總有再來的時候,總要靠著凌云徹通融才行,少不得忍著氣走了。 如懿見凌云徹這般口氣,倒也不惱,只淡淡道:“這么些日子了,還放不下舊事睜開眼睛看看前路么?” 言畢,她便轉身進了自己屋子。云徹頹然坐倒在冷宮的角門邊,睜眼看著墨黑的天色,眼前浮起嬿婉清麗柔婉的面龐,心中不覺狠狠一搐,像被一把生滿了鐵銹的鈍刀狠狠劃過又來回切割著似的。他下意識地去摸懷里的鹿皮酒囊,那里頭是他最愛喝的摻了雄黃的白酒,氣味又甘又烈,別有一股沖鼻的氣息。他擰開蓋子正要喝,驟然想起里頭的如懿從前說過的話,想想也是無趣,便睜著眼睛打算獨自守完前半夜,然后和九宵換了去睡覺。 他模糊地想著,不覺有睡意慢慢襲來。左右冷宮這里沒有旁人過來,打個盹兒也是尋常的。他便索性閉上眼睛,由著自己睡去。 凌云徹被驚醒是在夜深時分,他估摸著自己才睡了一兩個時辰,腦袋里還昏昏沉沉的,卻聽得離角門最近的屋子里傳來一聲又一聲壓抑而畏懼的低呼聲。在冷宮待了這么久,他認得出那聲音,是如懿和惢心倆主仆的。他也意識到,這樣驚恐的低呼,一定是出了很大的危險。 他迷糊的腦袋驟然醒轉過來,幾乎是本能地從腰帶上解下鑰匙開了角門直沖進去。 眼前所見幾乎讓他目瞪口呆。傾盡他一生的閱歷,他也沒有看過同時幾十條蛇在地下悠游地扭動著軀體,慢慢地往床鋪的所在靠近。且不說那膩滑陰森的軀體,咝咝冒出的陰惻惻的聲音,光那種腥氣,就已讓床上兩個僅著單衣的女子嚇得面目無色,魂飛天外了。 惢心見了他進來,如見了天降神兵一般,幾乎是喜極而泣:“凌大哥!快來救我們。” 云徹被這一句“凌大哥”喚得回過神來,幾乎是本能在驅使著他背過身轉身逃命而去。不錯,多年的鄉間生活教會他的,便是分辨有毒和無毒的蛇。而這些蛇,分明都是有毒的。趁著現在那些蛇壓根兒沒注意到他,他如何能不拔腿就跑。 恐懼和惜命的情緒幾乎是一下子攫住了他的心口,他轉身的一瞬間,忽然聽到一聲低低的呼喝:“凌云徹!” 他轉過臉,看到縮在床鋪一角的如懿,分明已經是滿臉的懼色了,卻還強撐著護在惢心身前,硬撐著一臉的鎮定,拿被子死死捂住自己。 兩個弱女子,兩床薄被,如何能抵擋群蛇的來襲。任意一條蛇只要輕輕咬嚙一口,除了死,便再沒有別的活路。 可是他,不能硬生生拒絕這樣的神情,來自一個女子的神情。他狠一狠心,從懷中掏出鹿皮酒囊,朝著群蛇環伺處用力潑去。那酒中含了些許雄黃,本是蛇最忌諱害怕的。果然所潑之處,那些蛇都紛紛退避,行動也遲緩了好多,連口中的咝咝聲也弱了下去。他趁著此時找到落腳之地,拔下腰刀趁著一股勇氣胡亂揮去。 床鋪上的二人嚇得面無人色,只看他左揮一刀右揮一刀,刀鋒所及之處,那些蛇都斷成兩截,心下稍稍安穩起來。誰知凌云徹揮得大意了,一條蛇只被削去尾巴,大半個身體借著刀子的力量飛了過來。如懿擋在惢心跟前,一時不防,卻見那蛇冰涼的身體落在了自己手腕上。如懿惡心得渾身都發毛了,才要伸手揮開,卻覺得手背上忽然一涼,像是有什么細小而堅硬的東西冰冰涼而尖銳地嵌了進去,還未覺得痛便一陣陣麻上來。 如懿只覺得頭暈目眩,胸口一陣陣地憋悶上來,身子一軟便歪在了惢心懷里,惢心驚呼道:“小主,小主你怎么了?”便慌慌張張地抬起如懿的手:“小主你的手背怎么都黑了?” 那邊廂凌云徹才手忙腳亂處置了蛇,眼看都死透了,卻聽得惢心沒命價慌起來,忙轉頭去看。他一人應付那些毒蛇,本就出了一身的虛汗,此刻看到如懿面如金紙,心下一慌,那一層本已涼透的虛汗又逼了上來。 如懿雖然身上逐漸失了力氣,但腦子里還清楚,便低下頭就著傷口一吸。她本是毒性發作虛透了的人,這一吸本吸不出什么。惢心卻明白了,忙要探頭替她吸去手背上的毒液。云徹立即攔下了,搶在前頭附著如懿的手背將毒液一口一口吸了吐出。 惢心看得目瞪口呆,雖然說男女大防,但云徹所為,一切都是在救如懿的性命。她愣了半晌,趕緊倒了茶水來給云徹漱口。云徹吸了半日,見如懿手背上的黑氣盡數散去,臉上也只剩了蒼白,而不是那種駭人的金色。他松一口氣,腳下微微一軟,坐在了地上緩過勁,一抬眼竟見如懿臉上微紅,眸中帶了一點羞澀,側轉身去。 他知道自己是犯了男女大防,但不也是救她的性命么?這樣的念頭一轉,不知怎的,自己臉上也熱辣辣起來。他掩飾著拼命漱了口道:“還好,那蛇是被砍了一半的,嘴上沒力,咬得也不深,否則大羅神仙在也沒用了。不過丫頭,你還是得找找有什么解毒的藥給她敷上。” 惢心翻箱倒柜找出了上回江與彬留下的一盒子牛黃丸,取了一點給如懿放在嘴里嚼了,又慌道:“還能找什么解毒的?” 云徹看惢心對這些事不通,又慌得手忙腳亂的,便急道:“這些蛇都是蝮蛇,你得找些清熱解毒、涼血止血的藥來,什么夏枯草、半邊蓮、生地、川貝、白芷之類有么?” 那都是尋常的藥物,惢心連連道:“有,有。” 云徹吩咐了惢心把藥嚼碎了敷在如懿傷口上,自己也嚼著服了些,又取一份煮上等會兒讓惢心喂如懿喝下,道:“明日我去告訴太醫一聲,請他再來看看,應該就無妨了。” 惢心千恩萬謝道:“還好凌侍衛在,否則今日小主的安危就懸了。本來,本來……這吸毒該是奴婢的事。” 云徹點點頭道:“本來是該你的事,但你一個小女子,身體自然不如咱們男人。要是你也損傷了,誰照顧你們小主呢。”他自嘲地笑笑:“我就是這么條賤命。” 如懿聽他這般自嘲,有心想說什么,嘴唇張合著卻無半分力氣,緩了半日神,才吐出一句:“多謝。你得去看看太醫。” 惢心一壁撒了草灰小心翼翼打掃毒蛇的尸體,一壁接口道:“是要多謝凌侍衛,今日若不是您在……” 云徹看了看地上的蛇尸,仰頭看了看屋頂的瓦片,踩著凳子上了桌子,頂起瓦片一看,問道:“天剛黑下來的時候有沒有聽到什么動靜?” 惢心搖頭道:“小主和我在外頭洗衣服,什么都沒聽見。” 云徹跳下來道:“房上的瓦片松開了,想必有人往里頭的梁上繞了蛇進來。蛇身上血涼,動作遲緩,晚上你們熄了燈火,人身上的熱氣就凝在一個地方不動,自然會慢慢吸引這些蛇過來。”他抬起頭,目光炯炯:“你們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下一章:
上一章: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8个码复式二中二共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