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十五章 端慧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二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因為太醫一服服重藥用下去,又輪流著悉心陪護,二阿哥的病稍稍見了起色。純嬪亦在去了阿哥所之后回來道:“本宮趁著宮人們翻曬被子的時候悄悄換過了,按說沒有人看見。只是這幾日天氣稍稍回暖,難道那被子太厚的、就不頂用了?”
海蘭笑得穩篤,勸道:“娘娘凡事莫要著急,總有天氣冷下來的時候啊。”
純嬪已經盡力,便也只得靜觀其變,恨恨道:“總要讓皇后也吃點虧才能出本宮心里這口惡氣!”
這一夜皇帝宿在海蘭宮里,身體的纏綿之后,只余下了彼此相依的力氣。云錦帳帷流蘇溢彩,零星地繡著暗紅銀線的吉祥圖樣,安靜地逶迤于地,連帳外的紅燭高照,亦只能映進一點微紅而朦朧的光線。
皇帝疲倦而愜意地閉著眼睛,輕輕地吸一口氣:“海蘭,總覺得你這里連枕衾間都有別致香氣,旁人那兒再尋不到。”
海蘭一把烏黑青絲在皇帝臂間曲出柔和優美的弧度,輕笑道:“皇上去哪兒尋了?皇后?慧貴妃?還是玫嬪?”
皇帝默然嘆口氣:“皇后一心在永璉身上,晝夜不安。為著這個,朕也很久沒留宿在皇后那里了。”
海蘭道:“皇后娘娘不是一直求皇上將二阿哥挪到長春宮看治么?皇上不如答應了,兩下也好方便些。<” 皇帝有些欷歔:“皇后是這么求朕。朕想著永璉的病雖好了些,但挪動間容易著涼,太醫也覺得不妥,朕便罷了。何況皇后的性子那么好強,春天的時候永璉養在長春宮中,病稍有起色,皇后便催著他讀書寫字,好好的一個孩子,硬是被逼成那樣。”皇帝論到幾個皇子,不免有些感慨:“朕的三個兒子,二阿哥管教太嚴,三阿哥太過放縱,唯有大阿哥勤奮好學,只可惜親娘去世得早,朕也未能十分顧及。” 海蘭伏在皇帝手臂上,皮肉與汗水的黏膩讓她有些不習慣,她不動聲色地挪了挪,唇邊卻依舊笑靨如花,仿如小女兒撒嬌:“大阿哥不是有養母撫養么?” 皇帝默然嘆口氣:“純嬪雖然好,但總比不上……”他下意識地停住口,深吸一口氣,輕笑道:“好香。好像是你身上,好像又是帳帷間,到底是什么香氣?” 海蘭心中微微一震,像是被誰的小手指輕輕撓了撓,隱隱有些明白。她便笑得恬婉,按了按皇帝頸下的軟枕道:“是春天剛過的時候收集的荼靡,和菖蒲葉子放在一起搓碎了滾在絲綿里頭,這種花枕香氣雖淡卻悠遠留長,讓被衾乃至床帳內都彌漫著荼靡的余芬,人在睡夢中都會被花氣浸染,以至臣妾在夢中都夢見自己化身成了翩躚花叢中的蝴蝶。” 皇帝在她鼻上一刮,道:“枕里芳蕤薰繡被,今宵幃枕十分香。你心思那么細膩,分明是舊人,卻總讓朕覺得是新歡,一重又一重驚喜與陌生,好像你與從前都不同了。” 海蘭擰著一縷青絲,癡癡地笑著,又有些幽幽:“但愿新歡別又成了舊人,被皇上拋諸腦后。” “新歡久了,也是舊愛,怎能忘懷。”皇帝笑著摟過她,側臉枕在玫瑰色的軟枕上,輕嗅道,“告訴朕,是誰教你的這個?分明像是江南女兒才有的心思靈巧。” 海蘭悄悄地瞥一眼皇帝,見他眉眼間都是沉醉的笑意,便大著膽子試探著道:“是如懿姐姐……”她恍作失言,不再說下去,并以驚惶的神色來窺探皇帝神色的微變,然而皇帝只是轉過身去,靜靜道:“許多事都不能如意……海蘭,朕累了。” 海蘭伸手撫摸著皇帝的肩胛,柔蜜蜜道:“臣妾知道,臣妾都明白。” 皇帝的聲音是沉沉的倦意:“嘉嬪只惦記著生皇子,她不喜歡公主;慧貴妃也是一心想在朕身上要到一個孩子;純嬪只想著孩子而很少念及朕;皇后呢,她的心思也全撲在了永璉身上。朕只有見到你,才覺得松泛一些。因為,你什么都不求。” 海蘭從后面抱住他的肩,嘴唇貼在絲質的寢衣上,那種光滑,像女人的肌膚,柔而嫩。不像男人,再飽滿的肌體,也總帶著情欲的味道。 海蘭的聲音如在呢喃:“皇上怎么知道海蘭什么也不求?” 皇帝已有了蒙眬的睡意,還是答道:“朕要進你的位分,你總是推辭;朕賞賜你珠寶首飾精致玩意兒,你也不過一笑;朕常來,你固然高興,可是來得少些,你也從不埋怨。朕總覺得你和滿宮里的女人們都不一樣,你不求什么,或者你求的,朕給不了,甚至不知道……” 說到最末幾句,皇帝已經語意含糊。海蘭伸手撫摸著他的手臂,想要試著習慣去依靠在他身上,卻還是覺得陌生而遲疑。 哪怕是肌膚相親的一刻,她也覺得,自己的靈魂離身體很遠很遠,好像只有這樣冷眼看著,保持距離,她才是安全的。恰如皇帝所言,她有著與別的女人不同的淡泊,這種淡泊一如她自多年的失寵生涯所知的,帝王的情愛,男人的情愛,從不可靠。因為在你身邊時,自然彼此歡悅;要離開,也是頃刻之間的事。這種親密,既不長遠,也非無可取代。 因為這一切的歡悅,在不同的女子身上,總有不同的索取與滿足。 而今時今日所擁有的這一切寵愛,都比不上一直在她身邊的那個人,那雙手。只有那個人,才讓她覺得可以依靠,可以安心呼吸,不必辛苦笑顏應對。 這一夜的夢冗長而瑣碎,她輾轉地夢見許多以前的事,在潛邸繡房勞作的自己,第一次承寵的自己,被冷落和漠視的自己以及此刻被旁人所羨慕的自己。 醒來時天色還烏沉沉的。她悄然起身披上外衣,想喝一盞茶緩解昨夜臨睡前過度疲累帶來的勞渴。床前的紅燭曳著微明的光,燭淚累垂而下,注滿了銅制的蟠花燭臺,當真是像沾染了女人胭脂的眼淚。 她慢慢地喝下一盞微涼的茶,回首看著床上熟睡的男人,想想自己,大約一輩子也不會為眼前這個面孔俊美的男子流下傷心的胭脂紅淚吧。她凝神想著,忍不住伸手撫摸皇帝的臉,平心而論,他的確是個清朗男子,如玉山上行,光彩照人,難怪宮中上至后妃,下至宮女,少有不對他傾心傾意者,便如冷宮中的如懿姐姐,亦是如此吧。只是連她自己也沒想過,原以為會以不得寵的嬪妃的身份在深宮度過一生的她,也有這樣學會婉轉承歡討他喜歡的時日呵。 正凝神間,忽然有凄厲的哭聲劇烈地爆發出來。海蘭一個恍惚,還以為是某種夜梟或是野貓凄絕的嘶吼,幾乎能撕裂人的耳朵。 可那一聲哭,恍如硬生生扯破了紫禁城夜深闌珊的安寧,一聲又一聲更慘烈的哭聲,遙遙地傳了過來。 皇帝有些迷茫地醒來,問她:“是什么聲音?” 海蘭也是一樣迷茫,卻是李玉在外頭急促地敲起門扇。李玉一向是穩當的人,若非十萬火急的要事,絕不會在這樣的三更時分,以如此急惶而沒有分寸的手勢,敲響有皇帝留宿的嬪妃寢宮的大門。 海蘭忙忙披上氅衣打開殿門,李玉腳下一軟,幾乎是爬到了皇帝跟前,哭著道:“皇上,皇上……出大事了……” 皇帝警覺地坐起身:“外頭的哭聲是怎么回事?” 李玉伏在地上號啕道:“是阿哥所……是阿哥所……” 皇帝有些畏懼地站起身,頓了一頓才下意識地沖到窗前,猛地推開窗望著阿哥所的方向。窗外有冷風凌厲貫入,皇帝不自覺地打了個寒噤。海蘭忙抱過大氅替他披上:“皇上保重,別著了風寒。” 皇帝像是在哭泣似的抖動著肩膀,聲音里盡是懷疑和不自信:“是不是……是三阿哥出了什么事?李玉,是三阿哥對不對?” 李玉跪在地上,痛哭失聲:“皇上,您節哀。是二阿哥,二阿哥薨了。” 皇帝不可置信地轉過臉來,一步一步跌跌撞撞地走著,幾乎是脫力般坐倒在床邊,喃喃地問:“怎么會是二阿哥?怎么會?”他像一頭悲絕而走投無路的獸,仰天道:“永璉是朕的嫡子,朕的嫡子!朕是上天的兒子,上天是不會把朕的嫡子收走的!他才九歲,他以后要繼承朕的帝裔,他……”皇帝被喉中的哽咽嗆到,大口喘息著說不出話來。 海蘭忙倒了水遞到皇帝唇邊,替他撫著后背。李玉哭泣著連連磕頭道:“皇上,您節哀、您節哀。皇后娘娘已經從長春宮趕過去了,您……” 皇帝來不及拭落眼角的淚,已經怒吼道:“給朕更衣!朕不相信,朕不相信!” 海蘭守在一旁,側耳傾聽著那哭聲里的悲哀欲絕,臉上也陪皇帝一同露出哀戚的神色,連含在眼中的淚,也隨著她的心意沉沉墜落。 可是唯有她知道,唯有她自己知道。那一刻,竊喜與欣慰如何同時蔓延到她的心頭,緊緊攫住了她顫抖的靈魂。 乾隆三年,十月十二日巳時,二阿哥永璉卒,年九歲。帝后痛失愛子,傷心欲絕,追封為皇太子,謚曰端慧。 聽到消息時,海蘭正換好了素色衣衫并銀質首飾,坐在暖閣里慢慢地疊著金銀元寶和冥紙,閑閑道:“死后哀榮有什么用,不過是活著的人聊以安慰罷了。我卻不信,玫嬪和怡嬪死去的孩子在地下見了二阿哥,還會稱呼他一句‘太子’?” 葉心在旁邊幫襯著,悄聲道:“小主疊了那么多冥紙,要去哪里燒啊?宮中可不許見這些不吉利的東西的。” 海蘭微微翹著銀鑲碎玉護甲,慢條斯理道:“不是讓你告訴如懿小主,我會送冥紙過去陪她一起化了么。” 葉心擔憂道:“小主又要去冷宮?” 海蘭看她一眼:“怎么了?” 葉心有些擔心:“如今宮里是多事之秋……又在為端慧太子做法事超度,小主還是不要去比較好。” 海蘭輕嗤一聲,沉穩道:“我都不怕,你有什么可怕的?” 正說著話,卻聽暖閣的門豁然被推開,一身素青的純嬪如同一個影子般迅疾地閃了進來,她一向平和的面孔上有著顯而易見的惶惑,六神無主似的。海蘭抬了抬臉示意葉心出去,也不起身相迎,只忙著手中的活計道:“如今宮中多事,純嬪娘娘臉上的害怕驚惶,在嬪妾宮中也罷了,若是在外頭被旁人看見,人家還以為是二阿哥的鬼魂追著您的腳跟嚇著您了呢?” 純嬪在她面前坐下,倒了盞茶急急喝下,按著心口道:“你還說這樣的話!你知不知道二阿哥是怎么死的?他是在半夜時分呼吸滯住,活活悶死的。而他悶死的原因,是在他鼻中發現了一些蘆花和棉絮。” 海蘭搖了搖頭,憐憫地嘆息道:“真是太不小心了。二阿哥的肺熱本來就容易緩不過氣,這個季節又易起蘆花,阿哥所靠近御花園那兒,哪陣風吹來了水塘邊的蘆葦花絮也不知道。還有那些棉絮,進進出出的宮人太醫那么多,入了冬誰的衣裳上沒棉絮取暖。這些伺候的宮人們那么不小心,真該全打發了出宮去。” 純嬪撫著心口,慢慢沉靜下來,盯著海蘭道:“你應該比誰都清楚,離二阿哥口唇鼻息最近的蘆花和棉絮出自哪里。” 海蘭嗤地一笑,盈盈道:“當然是娘娘親手偷天換日的那床福壽枕被啊。” 純嬪一怔,重重擱下手里的茶碗,氣吼吼道:“你現在便撇得一干二凈了,那床枕被分明是你做的,看針腳就可以分辨出來,你還敢抵賴!” 海蘭輕輕按了按腮邊的脂粉,柔聲細語道:“娘娘別著急啊,這會子您是替皇后娘娘來向嬪妾興師問罪的么?針腳會說話么?會認人么?到底除了上回和娘娘一起去阿哥所之外,嬪妾沒有再踏足過半步啊。” 純嬪又氣又急又害怕,手指顫顫指著她道:“你……” 海蘭溫柔地伸出手,握住她發冷的手指輕柔折回掌心,笑道:“嬪妾和娘娘說笑罷了。當務之急娘娘還沒想清楚是什么嗎?” 純嬪一愣:“什么?” 海蘭收起笑意,一句一句語氣穩妥道:“娘娘的當務之急是告訴皇上,阿哥所的嬤嬤和宮人們照顧不周,致使二阿哥早夭,所以請求將三阿哥留在自己身邊撫養。娘娘可要知道,要是有人先回過神來打起了三阿哥的主意,您可是防不勝防了。” 純嬪會意,立刻道:“對對對!本宮還要告訴皇上和皇后,要嚴懲那些伺候不周的奴才,希望讓皇上不要留意到本宮。” 海蘭篤定地笑道:“皇上當然不會留意到娘娘了。今日午時焚燒二阿哥的遺物,那套枕被是二阿哥日夜蓋著的,也是皇后娘娘親手縫制的心意,到時候隨烈火化去,不是什么都清清靜靜了。而娘娘有三阿哥在身邊親自撫養,三阿哥來日出人頭地,一定會感激娘娘今日為他所付出的一切苦心的。” 純嬪大為安慰,松弛一笑,馬上遲疑而警覺地看著她:“那你……” 海蘭恭恭敬敬道:“嬪妾的雙手自然不比娘娘的干凈。所以娘娘實在不必擔心嬪妾會說出去什么,因為嬪妾告訴過娘娘,以后疼愛三阿哥的人,算上嬪妾一個。嬪妾也很希望能沾三阿哥的光,來日能安安穩穩,享享清福呢。” 純嬪笑道:“若真有那一天,本宮必不負妹妹就是了。” 夜來時分,烏云蔽住明月清輝,連昏暗的星光亦不可見。因著端慧太子崩逝,宮中一律懸掛白色宮燈,連數量也比平日少了一半。紫禁城中除了昏沉的暗色便是凄風苦雨般的啼哭,連平日的金碧輝煌亦成了銹氣沉沉的鈍色。皇后早已哭昏了好幾次,萬事不能料理,幸而有皇太后一力主持,事無巨細親自過問,無一不周到,無一不體面。如此一來,倒是讓皇太后在后宮中的威望更高了許多。 這一夜嬪妃們輪流在殿中守喪,因著一切混亂,三阿哥也不獨自留在阿哥所了,挪到了純嬪身邊和大阿哥做伴。三公主也暫時跟著慧貴妃起居在一處。嘉嬪懷著身孕不宜在此守喪,行了禮之后便也回宮歇息了。 海蘭守在冷宮的角門外,凌云徹早已借口找趙九宵喝酒,哄了他躲了開去,由著海蘭和如懿好好說話。海蘭找了個背風的角落,慢慢地燒著冥紙,道:“姐姐,你聽到宮里的哭聲了么?好不好聽?我可是從沒聽過這樣好聽的聲音。” 如懿在里頭慢慢化著元寶,火光照亮了她微微浮腫的臉龐,映得滿臉紅彤彤的:“你辦得這樣利落,哭聲當然好聽了。” 海蘭嗤嗤地笑著:“好孩子啊,別怪姨娘們心狠,誰讓你的額娘這么欺負人呢?有這樣的額娘,想保你長命百歲,閻王爺也不肯啊。來,永璉,好孩子,去底下找你那兩個未曾謀面的弟弟吧。他們等你呀,等得太久太久了,都寂寞得很哪。”她燒著手里的幾個紙制人偶:“來,姨娘再給你燒幾個伴兒,讓你在地底下別太孤單了。” 如懿蒼白的面孔被火光照亮,道:“那套枕被燒了吧?沒有人察覺么?” “沒有。就算真有人發覺,姐姐在冷宮里,我一步也沒踏進過阿哥所,誰也疑心不到咱們。也算純嬪爭氣,我當時便想好了,這件事做得好,是成全了純嬪和三阿哥的前程;做得敗了,是純嬪這個做額娘的不爭氣,咱們也沒法子了。” 如懿輕輕一笑:“但凡額娘為了兒子,沒有不盡心盡力的。” 海蘭將一大把冥紙撒進火堆里,暗紅色的火舌一舔一舔,貪婪地吞噬著,她慵懶地笑道:“幸好姐姐提點我,告訴我杭綢的空隙比一般的緞子大,也告訴我蘆花混在絲綿里會慢慢飛出,永璉的病是最受不了這個的。” 如懿隔著門扇輕輕一笑:“你若不告訴我永璉的病情,我哪里能想到這個。”她將最后一把金銀元寶撒落,看著紙灰如黑色的蝶肆意飛揚,自嘲地笑笑:“我是身在冷宮里的人了,坐井觀天只能等死罷了。但是海蘭,我絕不會讓你成為第二個我的。” 海蘭靜了靜神,眼底閃過一絲堅毅決絕之色:“姐姐,只要我想到法子,我一定會讓你出來的。我絕不會讓你一生一世都陷落在這里,永無出頭之日。” “我這輩子,都不敢做這樣的夢了。海蘭,我只希望你過得好些。”如懿恍惚地笑笑,輕輕叩動門扇,湊近了,“來,讓我告訴你,皇上喜歡些什么,不喜歡些什么。” 海蘭微微出神,有些黯然:“姐姐告訴我這些,是想用另一種方式陪在皇上身邊,讓皇上過得舒心愉悅么?” 如懿惘然地搖了搖頭:“不。他已經不信我了……他……” 她沒有再說下去,因為她聽見了急促的腳步聲,是凌云徹急著跑過來道:“小主不宜久留,似乎有宮眷從漱芳齋那兒過來呢。” 海蘭忙不迭起身:“姐姐,那我下回再來看你。你的風濕……我會記在心上的。只是太醫院的太醫,沒一個敢來冷宮,妹妹也是無奈。” 如懿點頭道:“你能常常送些御寒的衣物和治風濕的藥物來,就很難得了。” 惢心本默默守在一旁,聽到此節,不由得黯然嘆了口氣:“海貴人。內務府有個職位很低微的小太醫,叫江與彬。別人若不肯來,你問一問……問一問他肯不肯?” 海蘭喜道:“這人可靠么?” 惢心遲疑著道:“他若肯來便是可靠,否則奴婢也不能說什么了。” 海蘭匆匆離去,如懿隔著門向凌云徹道:“把海貴人燒的紙錢清一清,別露了痕跡。” 海蘭跑出了甬道,聽見外頭漸漸有人聲靠近,慌不迭吹熄了手中的燈籠,繞到隱蔽之處。卻聽幾個小宮女四處張望著,低聲呼道:“三公主,三公主,你在哪里呀?” 一個女聲怒氣沖沖道:“本宮叫你們好好看著三公主,結果你們那么多人,偏偏連個小女孩都看不住,簡直都是廢物。” 一個宮女道:“慧貴妃娘娘息怒。方才三公主說守喪守得累了,想跑來御花園玩玩,結果一個轉身,便不見了人影。奴才們該死。” 慧貴妃高昂的語調里含著壓抑的怒氣:“皇后娘娘將三公主托付給本宮是信任本宮,若是出了什么差池,皇后娘娘已經失去了端慧太子,哪里還受得住?還不快去尋了公主回來!” 海蘭趁著人往東邊去了,忙迅疾地轉過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宮人們正四下尋覓,忽然一個高興起來,像得了鳳凰似的:“公主,你怎么在這兒呢?” 三公主穿著替太子守喪的銀色袍服,外頭罩著碧青繡銀絲牡丹小坎肩,手里正把玩著一片東西出神。慧貴妃循聲而來,忙歡喜道:“公主,你怎么待在那兒,快到慧娘娘這兒來。” 三公主低頭片刻,將手中的東西遞到慧貴妃手中:“慧娘娘,您快瞧瞧,這是什么好玩意兒。” 慧貴妃接過,借著羊角燈籠的光火一看,卻是一個燒了一半的紙制人偶,畫著五顏六色的花樣,想是沒燒完就吹了過來,難怪三公主瞧個不住。慧貴妃心下一陣疑惑,知道這東西是燒給地底下的人用的,便問身邊的雙喜道:“雙喜,宮里是不是安排了人在這兒燒冥紙冥器?” 雙喜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沒有哇。這里都快到冷宮了,誰會安排人在這兒燒啊。忌諱哪!” 慧貴妃想了想,取過絹子小心翼翼地包好了那半個人偶,哄著三公主笑道:“來,公主,慧娘娘那兒有新鮮的皮影戲玩意兒,比這個好玩多了,快跟慧娘娘回去吧。” 三公主畢竟小孩子心性,聽了高興便跟著去了。 慧貴妃將袖中的絹子摸了又摸,心下有了計較,只盼著皇后身體好些,再一一商量。只不過皇后痛失愛子,這一病,卻纏綿了許久。

下一章:
上一章: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8个码复式二中二共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