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六章 驚蟄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二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眾人面面相覷,一時間尚不知發生了何事。如懿醒轉得快,立刻道:“是怡貴人的聲音,還不快進去看看!”
如懿一時情急,即刻帶了人先趕進去,才進暖閣,卻見怡貴人嚇得縮在暖閣的紫花梨卷草紋楊妃榻上,身上的錦被蜷成一團,她才喚了一聲“怡貴人”,卻見怡貴人大驚失色,整張臉白中泛著青灰,指著地上的繡毯呼道:“救我!嫻妃娘娘快救我!”
如懿的目光觸及地下,嚇得幾乎倒退幾步,宮人們也止不住驚呼起來。原來繡毯之上,一條灰花斑斕的蛇盤繞其上,咝咝地吐著猩紅的芯子,在地上搖擺不定。
一個小太監驚呼道:“呀,這是蝮蛇,是有毒的!有毒的呀!”
眾人嚇得退開十數步遠,怡貴人眼看那蛇越游越近,嚇得幾乎要暈厥過去。如懿心中慌亂不已,眼看那蛇一分分向怡貴人靠近,更是害怕。萬一傷及怡貴人腹中的胎兒,皇帝才稍稍平伏的心情又不知要低落成何種模樣。
她心下一橫,吩咐身邊的小太監道:“你們宮里有沒有雄黃粉?”
那小太監忙不迭道:“有有有!這是宮里常備著的。”
如懿忙吩咐了他拿了雄黃粉來,照準那條蛇便潑了過去。那條蛇乍然受了雄黃的氣味,一時行動有些滯緩,如懿忙伸手取過碧紗櫥邊一根宮人掃塵灰的撣子,挑起那蛇的身體一撂,照著門口潑了出去,即刻道:“快找人拿大石砸它的七寸,務必砸死為準。”
太監們原本嚇得神魂未定,聽如懿這樣吩咐,忙抱過雄黃粉撒的撒,尋石頭砸的砸,不過片刻便將那條蛇處置了。
怡貴人呆呆地看著如懿,片刻才放聲大哭,撲入如懿懷中,神色敗壞:“嫻妃娘娘,嫻妃娘娘,多謝您救了嬪妾!”
如懿忙拿錦被裹住了她扶進寢殿躺下,方問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會忽然有條毒蛇在你暖閣里?<” 怡貴人神色恍惚道:“嬪妾本覺得困乏,在暖閣里歇息,并沒讓人伺候在側。不承想梁上忽然掉下一條蛇來,嬪妾當下便嚇得叫起來。” 如懿替她撫著心口,自己也是驚魂初定:“那條蝮蛇是有毒的,若是被它咬傷一口,不只是你,便是你腹中的孩子,后果也是不堪設想。只是好端端的,宮中怎會有毒蛇?” 阿箬替怡貴人端了茶水來道:“貴人喝盞茶壓壓驚。今兒是驚蟄,想來什么蛇蟲鼠蟻都出來了。貴人有孕怕冷,宮中還供著地龍,格外暖和,怕是因為這個招來了蛇也是有的。” 怡貴人接過茶才喝了一口,不由得手中一松,整盞茶都潑在了如懿身上。如懿還顧不得擦,卻見怡貴人蜷成了一團,一手死死抓住她手,一手按住了肚子痛呼道:“好痛!我的肚子好痛!” 皇帝與皇后趕來時,太醫已經為怡貴人開了安胎的方子。景陽宮中人心惶惶,如懿一時也走不脫,一壁囑咐了宮人們延醫請藥,一壁又吩咐太監們在墻根角落里遍撒雄黃與石灰驅蛇。 皇帝步履匆匆地進來,足下之風幾乎驚起了靜塵,如懿正守在怡貴人床頭,見皇帝心急火燎進來,忙起身道:“皇上萬福,皇后萬福。” 皇帝忙扶了她起身,關切道:“怡貴人如何了?”皇后亦心急不已:“太醫已經來過了么?怎會又是遇蛇,又是腹痛,本宮從阿哥所過來,一路上都心悸不已。” 如懿忙道:“俗話說,驚蟄到,蛇出洞。今兒景陽宮里竟不知從何處冒出條毒蛇來,怡貴人驟然受驚牽動胎氣,太醫開了安胎藥服下,怡貴人已小睡片刻,現下應無大礙了。” 皇帝見怡貴人睡中仍有驚懼之色,不免憐惜道:“怡貴人初初有孕,身體百般不適,今日又遇見這樣的事,實在是要嚇壞她了。” 皇后看了看周遭,擔憂道:“皇上,怡貴人身懷貴胎,此番受了這樣大的驚嚇,實在可憐。臣妾聽聞蛇乃至陰至毒之物,突然間侵擾景陽宮,怕是有什么不利。” 皇帝遲疑道:“皇后的意思是?” 皇后滿面關切:“皇上,景陽宮靠近玄穹門,地氣潮濕,若是往后再招來蛇蟲鼠蟻驚擾了龍胎,該如何是好,依臣妾所見,不如讓怡貴人遷居別宮居住。” 皇帝詫異道:“遷居別宮?一時間要打掃宮苑出來,想來怡貴人也未必能住得慣。” 皇后道:“東西六宮中有些宮殿一直未有人居住,臨時理出來也不便。本來怡貴人也可遷居前頭的永和宮,但永和宮大為不吉,自然是住不得的。怡貴人初初有孕,最好是能有人照拂。”她的目光往如懿臉上輕輕一掃:“今日怡貴人之事,幸有嫻妃在,才能一切無恙。不如就讓怡貴人遷居延禧宮中暫住,等景陽宮肅清一切邪物,再請怡貴人搬回就是了。” 皇帝微微踟躕,看著如懿道:“延禧宮中已有嫻妃和海貴人住著,又有大阿哥,再住進去會不會太擠了?” 正遲疑間,只聽怡貴人微微呻吟了一聲,悠悠醒轉過來,見皇帝在側,不覺落淚道:“皇上來了,臣妾今日受了這番驚嚇,實在是怕見不到皇上了。” 皇帝忙安慰道:“不要胡說。朕還盼你為朕誕下一位阿哥呢。”他沉吟片刻又道:“怡貴人本是皇后房中的人,長春宮也寬敞,不如還是讓怡貴人移居皇后宮中吧,有皇后照顧,朕也能安心。” 皇后轉臉拭了拭眼角,不覺含了兩分悲色:“本來照顧怡貴人是臣妾分內之事。只是臣妾方才從阿哥所來,還未來得及稟報皇上,臣妾的二阿哥著了風寒,身子一直不好。臣妾正想親自照顧,只怕分身無術,不能照顧好怡貴人,反而有負皇上所托。” 皇帝驚詫地站起身:“永璉病了,要不要緊?” 皇后一提起親兒,不覺滿面悲灼,道:“都怪臣妾疏于照顧,還請皇上允許臣妾將永璉從阿哥所接回,便于臣妾親自照顧。等永璉痊愈之后,臣妾再送他回阿哥所。至于怡貴人,本來臣妾可以將她托付給慧貴妃。但是皇上也知道,慧貴妃雖然年長,但不比嫻妃沉穩有決斷,就譬如今日之事,若非有嫻妃在,怡貴人的胎恐怕也不能萬全了。” 怡貴人牽住皇帝衣袖,感泣道:“回稟皇上,今日幸得嫻妃娘娘萬事沉著,幫臣妾驅趕毒蛇。可是這個地方……”她環視雕欄畫棟的景陽宮,臉上閃過驚恐之色:“臣妾是斷斷不敢再住了。” 皇帝微一沉吟:“那么……如懿,朕只得讓怡貴人去你的延禧宮暫住了。” 如懿知道推托不得,便道:“臣妾回去便把正殿的兩間東暖閣打掃出來供怡貴人居住,但請怡貴人不要嫌棄簡陋才好。” 怡貴人臉露喜色:“怎么會呢,往后可要叨擾嫻妃娘娘了。” 皇后亦含笑:“如今宮中皇上最關心的便是嫻妃與怡貴人,她們住在一起,皇上去看望倒也更方便了。” 如懿回到宮中便覺得悶悶的,一壁吩咐了宮人收拾出正殿的兩間屋子,一壁往海蘭殿中去。 海蘭閑來無事,只穿著一件家常的月白緙絲鳳香菊紋一斗珠長衣,擁著一個小小掐絲琺瑯暖爐,正在窗下縫制香包。 如懿揮了揮手示意葉心不必提醒,轉過珠簾落帳,笑盈盈道:“天氣暖和起來了,怎么還抱著個暖爐,這么怕冷么?” 海蘭抬頭笑道:“姐姐來了。”她將暖爐遞到如懿懷中:“我自己哪里用暖爐呢,是怕姐姐在景陽宮看到了什么心寒驚怕之事,所以特意備下了給姐姐的。” 如懿微微驚愕,替她正一正發髻間一枚將要垂落的攢心嵌珠絹花:“你倒靈通!” 海蘭抿嘴一笑:“如今宮里的眼睛都看著景陽宮呢,有什么風吹草動是不知道的。” 如懿微微嘆口氣:“那么以后,所有的眼睛都要盯到延禧宮來了。” “一個景陽宮就足以引來毒蛇環伺,那怡貴人移居之后,延禧宮豈不也成了蛇蟲鼠蟻紛至沓來之地。”她拉過如懿細看桌上羅列的曬干的香草葉子,“這是薄荷葉、艾葉、半枝蓮、薰衣草、天竺葵葉,都有驅蟲辟邪之效,妹妹做了這些,希望可以懸掛在延禧宮中,驅邪避災。” 如懿揮手示意侍奉的宮人們都退下,海蘭親自奉了一盞菊花茶遞到如懿手中,如懿無心去飲,只得放下道:“你也覺得怡貴人突然遇蛇,十分蹊蹺?” 海蘭淡淡一笑,伸手撥了撥桌上的艾葉:“今日雖然是驚蟄,但宮中是什么地方,何況是怡貴人有孕,人人重視,怎會突然有毒蛇出現?又那么巧落在怡貴人休息之處?萬一今日不是姐姐沉穩,那么怡貴人一尸兩命,便是意料之中了。” 如懿從袖中取出絹子,上面染了一點油彩顏料,遞與海蘭道:“你看看這油彩有什么奇怪?” “妹妹出身貧家,所以依稀聞過這種味道,似乎有些蛇莓汁液的氣味。”海蘭輕輕一嗅,旋即一驚,“民間傳聞,蛇蟲喜吃蛇莓,故而有蛇莓處常有蛇蟲出現一說。” 如懿的嘆息輕得恍如云煙:“今日我命景陽宮中遍撒雄黃石灰,誰知至我離去短短兩個時辰內,已見十數條毒蛇遁走四竄。此事并非偶然。我雖不知是哪里出了緣故,但想起景陽宮內因怡貴人有孕而特意裝飾華彩以表喜慶。這雖然是內務府的慣例,但不知是誰從中做過手腳,才會引來這些臟東西。” 海蘭沉吟著道:“我記得景陽宮是怡貴人初初有孕時裝飾的,至今已快兩個月,等到油彩氣味散盡,這種蛇莓汁液的氣味才會明顯,正好是驚蟄前后百蟲出動。想來謀劃這件事的人心機極深,才能事先安排絲絲入扣,讓人不得懷疑。” 如懿道:“怡貴人要來延禧宮,既是她自己的意思,也是皇后屬意。在怡貴人平安生產之前,延禧宮只怕有的小心。妹妹心細如塵,便要依靠你了。” 海蘭緊緊握住如懿的手:“姐姐怎樣保全妹妹的,妹妹必定一樣相待。”如懿心中說不出的感動,只覺得宮苑重重如深海懸冰,有海蘭在,亦多了一絲可以依靠的溫暖。 二人正相對間,卻見葉心叩門而入,端了一盞湯藥進來道:“小主,到喝坐胎藥的時候了。” 海蘭便道:“擱下,你且出去吧。” 如懿搖頭苦笑道:“這坐胎藥的氣味,我一聞到便害怕了。可又不能不喝,只盼望自己也有個孩子。” 海蘭輕輕一笑:“我也不喜歡這個氣味。好端端的,皇后發一次善心,咱們就要多這樁苦差事。”她說罷,隨手將湯藥倒進殿中的一盆寶珠山茶內,仿佛毫不在意似的。 如懿驚道:“妹妹這是做什么?” 海蘭不以為意:“我又不盼望生子得女,喝這個勞什子做什么,省得苦了舌頭。” 如懿頗為驚詫,盡量還是平緩了語氣道:“妹妹也不算無寵,何不趁著年輕得個一子半女,也算終身有靠。” 海蘭淡然一笑,仿佛真的是不在意:“有孩子未必就是好事了。姐姐且看怡貴人和玫貴人就知道了。玫貴人產子而遭彌天大禍,怡貴人懷著身孕還不知道是被誰所害。妹妹沒有這樣百計防身的好本事,還是活得安樂些就好。” “可是……” 海蘭笑著用白若蔥根似的食指抵住她的唇:“沒有可是,我有姐姐可以依靠,便什么都不怕。” 怡貴人移居來之前,如懿和海蘭已將延禧宮清掃一新,并在怡貴人所要居住的東暖閣多懸香包驅蟲。因為只留了兩間房出來給怡貴人居住,如懿心下也頗不安。幸而怡貴人性子平和,也不算是驕矜之人,又見如懿自己住西暖閣,倒把東邊讓給了她,心下更是感激,只囑咐把一些貼身東西搬來延禧宮,其余器具,只留在景陽宮中,隨時去拿便可。為著讓怡貴人靜心養胎,如懿特意叮囑了永璜每日讀書只許小聲,不許喧嘩吵鬧。怡貴人倒是很喜歡永璜的樣子,每每見到永璜便說,若是有他這么一個懂事孝順的孩子,便也滿足了。如此一來,延禧宮中雖然擁擠些,倒也十分熱鬧,連皇帝也是每日必來看望一次的。 如此十數日,不覺連慧貴妃亦嘆息,她被皇帝冷落了許多時日,雖然每常相見,但卻未再讓她侍寢,她亦不免感慨,請求將怡貴人挪去她的咸福宮居住,也好得見天顏。皇帝卻只是一笑,問她:“那么如果晞月你見到毒蛇,會是嚇得驚叫一聲自己先跑呢,還是會救怡貴人為先?” 如懿與海蘭對怡貴人的胎悉心照顧,一飲一食都細細查看,連太醫開的安胎藥方,也另請人看過藥渣,道是無妨才繼續喝下去。這樣檢驗藥渣的事,惢心倒是很樂意去做。如懿便笑她:“你去找的太醫,可靠么?” 惢心連連點頭,眼里有微亮的光芒:“是。他是奴婢家鄉的舊識,奴婢進宮后才知道他已經在太醫院當了一個小小太醫。雖然官職卑微,但奴婢是相信他的醫術的。” 如懿笑道:“你是相信他的醫術呢,還是相信他這個人?” 惢心紅了面龐,只低頭不語。如懿已然明白:“看來不必我替你找個婆家,你自己已然有了心上人了。” 惢心又羞又急:“奴婢不敢。” 如懿含笑道:“讓他好好在太醫院爭氣,有朝一日,我一定會成全你們。” 惢心感激地望著如懿:“那奴婢先去準備晚膳,皇上已經傳過口諭,說要過來與小主一同用膳呢。” 然而這一夜,如懿等到燭火涼透,也不見皇帝前來,出去打探的三寶縮在門邊一直不敢進來回話。 如懿慢慢夾了一筷子冷透了的蜜絲山藥吃了,那山藥本是酥滑軟糯,入口即化,又兼澆了蜜絲,格外清甜潤舌,可是此刻吃在口中,卻只覺得那冷而滑的觸感讓人捉摸不定,連蜜絲也透出一縷清苦之味。她擱下筷子,只聽得銀筷頭上的細鏈子玲玲作響,便道:“皇上是不會來了,是什么緣故,你直說便是。” 三寶怯怯道:“皇上從養心殿出來,正要往咱們延禧宮來,誰知看到皇后娘娘跪在螽斯門前祈福,祈求二阿哥身子早點康健,皇上才知道,原來二阿哥的風寒是越來越重了。皇上著急,當下就陪著皇后娘娘去了長春宮,然后……” “然后就一直在那里,沒有再出來。” 三寶點頭答了是,如懿舀了口湯慢慢喝了道:“螽斯門是從養心殿到延禧宮的必經之路。皇后娘娘有心求神佛保佑,為何不去寶華殿而去螽斯門這么舍近求遠?皇上當然是不會離開長春宮的了。” 三寶眼珠子一轉:“舍近求遠自然有舍近求遠的好處,一箭雙雕嘛。” 如懿淡淡一笑,對惢心道:“去把飯菜熱一熱,我也不必餓著肚子等候了。” 惢心小心翼翼道:“小主……” 如懿微笑:“皇后貴為六宮之首,皇上陪她,是情理之中的事。” 次日清晨,皇帝過來時眼圈下已經一圈墨黑。如懿正在用早膳,見皇帝前來,忙起身道:“沒想到皇上會一早過來,并沒有準備下精致膳食,還請皇上見諒。” 皇帝笑道:“無妨。你吃什么,朕便也吃什么罷了。” 如懿親自捧了一碗配了紫姜的清粥過來,又奉上鮮xx子茶和麻醬燒餅,配了幾樣清爽醬菜,道:“皇上似乎昨夜沒睡好,還是吃得清淡提神些才好。” 皇帝的眉宇間隱然有憂色:“永璉病了這些日子,一直不見好,朕看他那個樣子,真是心疼。”他握住如懿的手:“如懿,你沒有看見永璉的樣子,一張小臉瘦得都脫了形。朕看著他都直想掉眼淚。” 如懿甚少見皇帝如此憂慮,心下微微一抽,便道:“皇上放心,二阿哥有皇后娘娘悉心照顧,必然會很快好轉。” 皇帝頷首道:“皇后說,若永璉再不見好,便要長跪寶華殿中祈福。”皇帝頓了頓,鄭重其事了神色,如懿會意,立刻示意眾人退下。 皇帝正色道:“朕已經決意,只要永璉的病好起來,朕就要立他為太子,繼承國祚。”

下一章:
上一章: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8个码复式二中二共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