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二十四章 得子(下)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一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慧貴妃陪著皇帝出了長春宮的大門,眼見了皇帝的儀仗迤邐而去,才露出沮喪的神情,悻悻道:“求了皇上這么多次,終于眼見要成事了,誰想便宜了嫻妃!”
茉心忙勸道:“小主別生氣。”
慧貴妃惱道:“你說皇上兩個月不理她了,怎么今兒倒想到了她,還叫她來?”
茉心扶著貴妃的手慢慢走著道:“大概是位分高又沒孩子的,只有小主和嫻妃了,原是想讓她來應應景的,沒想到大阿哥那沒福氣的孩子……”她說著下意識地掩住了口,四下里看了看。
慧貴妃抿了抿唇,低聲道:“就是一個沒福氣的孩子。本宮的位分比嫻妃高多了,恩寵也多多了,他偏喜歡去那冷窩兒,那就隨他去!”
茉心忙賠笑道:“可不是!就是個沒福氣妨著額娘的孩子,克死了生母,如今就克著嫻妃去吧。小主急什么?您自會生下高貴的孩子,連皇后娘娘的也比不上。”
慧貴妃無限企盼地將手搭在了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上,露出幾分期許的笑容,步伐放得越發慢了。
皇后看了眾人散去,手上微一用力,一雙瑪瑙纏絲鐲敲在紫檀桌上發出清脆欲裂的響聲。素心忙笑著捧過一碗燕窩來遞到皇后手中,輕聲道:“娘娘,這燕窩平肝理氣的,您喝一點兒吧。”
皇后接過燕窩伸手欲摜,素心忙攔著喊道:“娘娘仔細燙了手。”
皇后冷笑一聲,由著素心接過了燕窩,也不顧燕窩的湯汁淋淋瀝瀝滴在了手上,便道:“去阿哥所狠狠掌那幫人的嘴!本宮交代的事沒一件做得好的,惹出這樣的事端來便宜了別人!”
素心忙賠笑道:“是,她們沒照顧好大阿哥,娘娘氣惱也是有的。只是娘娘別傷了身子。奴婢知道,那些照顧大阿哥的人不是沒用心思,只是不敢太急了。誰也沒想到大阿哥身子那么好,能熬過那兩場風寒的。本想著……”
皇后目光微冷,仿佛含了化不開的冰霜:“來不及了!”
素心的語氣低沉而狠戾:“來得及。伺候大阿哥的人是裁了一批,但要緊的奶娘乳母是跟過去的。”
皇后的唇角化出幾分薄薄的笑意,似照在冰面上的陽光:“那么素心,你該知道怎么辦。”
皇后起身往寢殿走去,唯有裙幅的擺動恍若天際的云霞浮動,余下華光曳然。
永璜跟著如懿到了延禧宮,猶是有些怯怯的。如懿只留了惢心在身邊,親手取了一套干凈衣裳替他換上,又打了水仔仔細細擦了臉和手,方才溫聲憐惜道:“永璜,你已經到了延禧宮,不必再害怕了。”
永璜用力點點頭:“只要離開阿哥所,我就不怕了。”
如懿示意惢心取過架子上的白藥粉,自己輕輕地替永璜擦在傷口上:“在假山上擦得疼不疼?”
永璜搖搖頭:“不疼。”
如懿撫著他的手臂,輕輕地吹著:“傻孩子,怎么會不疼呢?”
永璜露出一絲頑皮的笑意:“我自己撞的,當然不算疼。而且我不說,誰知道我擦傷了呢?”他低下頭有些傷感,“嬤嬤們和乳母都不管我。”
如懿柔聲道:“就是因為她們不管你,你才要管自己。嫻娘娘也是沒有辦法,才讓惢心姑姑給你想了這么個主意。”
永璜乖巧地點點頭:“您講的我都知道。要不是您讓惢心姑姑總給我送吃食,她們給我吃得太少了,我每天都餓得胃疼。您是要救我,我心里都明白。”
如懿摟住他,也不覺帶了幾分傷感的淚意:“好孩子,就因為你明白,我才更心疼你。別的孩子在你這個歲數天天無憂無慮的,偏你要懂得這些,我實在是不忍心。”
永璜伸出小手替她擦了擦欲落的淚,小聲地說:“嫻娘娘,您別哭,別哭。”
這樣溫軟的小手,碰在臉上有柔軟的觸感,好像是能撫平一切憂傷的良藥。如懿歡喜道:“永璜,有你在,我便高興多了。”
永璜笑著露出并不整齊的牙齒:“我來這兒,您高興,我也高興,所以我是不會選慧娘娘的。”
如懿柔婉笑道:“你若叫不慣我額娘,也可以叫我嫻娘娘,反正都一樣。你的親額娘是哲妃,但我會像待親生孩子一樣待你好。”
永璜睜大了烏圓的眼珠看著她,輕輕點了點頭:“嫻娘娘,我選您是因為您待我好。那么您為什么要選我?”
如懿靜靜地看著他,這個孤苦伶仃失去母親庇護的孩子,他的天真頑皮之下有著與年齡不符的思量和遠慮。如懿亦不瞞他:“因為我孤零零的沒有孩子,永璜孤零零的沒有額娘。我們都是孤零零的,所以要彼此靠在一起。就好像冬天的時候,兩個不暖和的人靠在一起,就暖和了。”
永璜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我知道,我想暖暖和和的,您也是。所以今天皇阿瑪讓我選,我便選了您。”他低聲道,“從前額娘還在的時候,慧娘娘從來不理我。今天哪怕她要我去,她說喜歡我,我也不喜歡她。”
如懿含笑道:“真是好孩子,我說的你都明白。那么以后便不用怕了,安安心心待在我這兒就是。”
兩人正說著話,卻聽阿箬在外道:“小主,海常在過來了。”
如懿忙讓了海蘭進來,海蘭一進來便笑意盈然,道:“聽說姐姐新得了個兒子,我趕緊過來看看,恭喜姐姐了。”
如懿笑道:“是大喜。誰也不承想皇上突然召了我去,原是有這樣的福氣等著我。”
海蘭讓葉心抱過兩匹青緞道:“我那兒也沒什么太好的東西,尋了兩匹緞子出來,給大阿哥做件衣裳。”
如懿眨一眨眼,永璜便明白了:“多謝海娘娘。”
海蘭笑著道:“真是個懂事的孩子。難怪大家都喜歡你。”
如懿笑吟吟道:“這么喜歡孩子,就該自己趕緊生一個了。”
海蘭唇邊的笑容驟然凝住了,像是一朵驟然遇到了嚴霜的花朵。片刻,她黯然道:“我若有了孩子,也不能自己撫養。連純嬪這樣高的位分都逃不脫這些苦楚,我還能怎么樣?與其到時母子生離,還不如一個人清靜些。”她勉強一笑,“何況皇上如今這個樣子,我哪里能指望自己有身孕呢。”
如懿被她無聲的感傷蘊染,勉強笑著摟過永璜道:“幸好如今有永璜在,日子也好過些。”
海蘭稍稍欣慰:“也是。有個阿哥在身邊,論誰也不敢隨意欺負你了。”
正說著,外頭忽然熱鬧起來。如懿隔著霞影紗往外一看,卻是內務府的主事太監秦立帶著一位乳母并十幾個太監捧著抱著一堆東西來了。
阿箬在外冷嘲熱諷道:“哎喲!哪陣風把秦公公招來了,這么多人和東西,是做什么呀?”
秦立滿臉堆笑,恨不得眼縫里也擠出笑意來:“皇上說了,嫻妃娘娘有了大阿哥,宮里得多添置些東西。這不,內務府趕緊給挑了上好的東西來了呢。”他說罷便探頭,“嫻妃娘娘和大阿哥呢,我去請個安。”
阿箬伸手一攔,不客氣道:“可不敢讓你進,你可是咱們延禧宮的債主,欠著你千兒八百兩銀子呢。咱們得找個神位把您供起來才好。”
秦立有些難堪,訕訕地賠笑:“阿箬姑娘,那天是我喝醉了說胡話呢,姐姐您別往心里去!”
阿箬叉著腰嚷嚷道:“姐姐,誰是你姐姐?我是你姑奶奶,由著你克扣延禧宮到今天!你去回皇上的話,這些東西咱們不敢收,全當是還給你秦公公的債務!我還要去內務府找總管大人問一問,有沒有欠條寫著的,我要拿去請皇上瞧瞧。”
秦立嚇得臉都白了,連連作揖打躬地告饒:“姑奶奶,好姑奶奶,您饒了我吧。我那是犯渾胡說,您看,這兩個月內務府欠了延禧宮的東西,奴才我足足加了倍兒才敢來的。還請姑奶奶笑納了。”
惢心聽著阿箬為難他們,正想出去勸,如懿擺擺手,輕聲道:“內務府的人狗眼看人低,由著阿箬鬧一鬧也好。咱們聽著別過分就是。”
海蘭笑道:“可不是,這兩個月咱們真是委屈夠了。”
秦立討饒了許久,阿箬才消停了些,由著他一一說了拿來的東西,殷勤地在一旁奉承。
秦立道:“原先伺候大阿哥的人都被皇上打發了,這是大阿哥從小的乳母蘇嬤嬤,所以留了下來在延禧宮跟著照顧大阿哥。”
旁人聽得這一聲還好,大阿哥不自覺地打了個激靈,往如懿懷里縮了縮。
如懿即刻明白:“她是你的乳母,卻待你不好,是不是?”
永璜低頭片刻,眼里噙著淚花道:“我想不明白,別的奴才也罷了,蘇嬤嬤跟著我那么久,為什么也這么待我了?餓著我,凍著我。”
如懿低低道:“人心會為了利益變,只有親情才是不變的。”她拉過永璜的手,“走,我也去看看,你的乳母是個什么人物?”
如懿牽了永璜從暖閣走到正殿坐下,只見一個三十多歲的婦人從人群后走出來,見了永璜便喜笑顏開,伸手撲過來:“我的好阿哥,原來你先來了,叫嬤嬤我好找呢!”
惢心蹙眉道:“你是什么人,當這兒什么地方,見了嫻妃娘娘居然這般不尊重。”
那乳母嚇了一跳,打量了如懿兩眼,忙賠笑道:“嫻妃娘娘萬福,奴婢是永璜的乳母蘇嬤嬤。”
如懿當下皺眉道:“永璜這個名字也是你叫得的嗎?沒上沒下的!”
那乳母怔了一怔,不情不愿改口道:“是,是大阿哥。”
如懿聽她改口改得快,便也罷了,淡淡道:“你照顧大阿哥多年,以后還是辛苦你了。”
蘇嬤嬤滿口笑道:“大阿哥自幼是奴婢奶大的,什么都聽奴婢的。日后嫻妃娘娘若要管教大阿哥,一切都跟奴婢說就是了。”
如懿知蘇嬤嬤是永璜的乳母,自幼帶著他的,如今看她這般倨傲,倚老賣老,也不覺含了怒氣:“你若能管教大阿哥,就不會連大阿哥衣食不周受了傷都不知道。你仔細告訴本宮,去年冬天大阿哥兩次著了風寒,是為什么?又為什么綿延兩月都未痊愈?若不是你們這幫奴才懈怠,大阿哥會這般可憐!”
蘇嬤嬤倚仗著自己的身份,便倔強道:“大阿哥著了風寒自是他自己貪玩不愛多穿衣裳,又不肯好好吃藥。奴婢雖然貼身照顧,但哪里能時時刻刻都照顧到?”
永璜倚在如懿身邊,神色凄苦而畏懼,輕輕搖了搖頭:“母親,不是這樣的。”
如懿突然一怔:“永璜,你叫我什么?”
永璜的聲音雖輕,卻極堅定,他重復了一聲,望著如懿的眼睛喚道:“母親。”
如懿心底一軟,像是嬰兒的手輕軟拂過心上,那樣暖著心口。她攥緊了永璜的手,為了這一聲“母親”,從未有人喚過她“母親”,做任何事情,她都能豁得出去。
蘇嬤嬤嚷起來:“大阿哥,您雖然是主子,可說話不能這么沒良心,您可是喝著奴婢的血吃著奴婢的肉長大的,您可不能睜眼說瞎話!您……”
如懿心思一沉,將手里的茶盞重重一擱,碧綠的茶湯立刻潑了出來,如懿厲聲道:“三寶,小福子!把這個藐視主上的刁奴拖出去,立刻給本宮杖打三十,打完趕出宮去!不許她再伺候大阿哥!”
三寶立刻答應了一聲,伸手和小福子拖她出去。
如懿又道:“行刑的時候讓所有宮人都到院子里給本宮看著,看看背叛主上欺凌主上是什么下場!”
那蘇嬤嬤剛被拖出去的時候口中猶自亂嚷,杖板落了幾下下去,便只剩下嗚嗚的討饒聲。如懿拉著永璜的手站在廊下,看著血紅的杖板一杖一杖用力落下去,在碰到皮肉筋骨的時候發出沉悶的碰撞聲,沉聲道:“永璜,別怕!你就看著,看著那些欺負你的人怎么敗在你的手下,受他們應受的責罰!”
打到二十杖的時候,蘇嬤嬤漸漸沒了聲氣,只剩下低低的嗚咽聲。血漬染紅了她的衣裳,每一杖下去,都濺起鮮紅的血點子。永璜看得有些怕,晃了晃如懿的手道:“母親,還要打么?”
如懿的聲音平穩得沒有一絲波瀾,緊緊擁著永璜道:“永璜,你記著,一個人做了什么因,就要承擔什么果。他們欺負你的時候,就該知道這個。所以現在哪怕她受不住被打死了,那也是她自己的惡果。明白了么?”
永璜點點頭,烏黑的眸閃過一絲沉穩與堅毅,默默站在如懿身邊,一直到行刑完畢。如懿見他們拖了蘇嬤嬤出去,地上只留下一攤暗紅的血跡,拖出了老遠,方才朗聲道:“你們都記好了,大阿哥從此之后就是本宮的養子,也是本宮唯一的兒子。誰要敢輕慢了他,就是輕慢了本宮,蘇嬤嬤就是個例子!”
眾人響亮地答應了一聲。秦立守在一旁,一臉畏懼害怕,終于撐不住撲通跪下,求道:“嫻妃娘娘饒命,嫻妃娘娘饒命!”
如懿冷笑一聲:“你的狗命本宮還不想要!要怎么做,你自己看著辦!”
秦立嚇得一身冷汗伏在地上爬不起來,海蘭帶了一縷贊許的笑意,低聲在她耳邊道:“我最喜歡看姐姐這個樣子,看著姐姐,我便什么都不怕。”
當晚宮人們便收拾了東配殿出來給大阿哥住下。如懿親去看了,三間闊朗的屋子明光敞亮,朝向亦好。因著是男孩子住,收拾得格外疏朗。一間臥房,一間書房,一間休息玩耍的地方。每日的膳食若不在讀書的書房里用,便是跟著如懿。伺候大阿哥的人全是新挑上來的,如懿一一盤查了底細干凈,才許照顧著。如此忙了大半日,無一不妥當。延禧宮上下也因為新得了一個阿哥,皇帝又賞賜不斷,知道是時來運轉了,高興得跟過節似的。
晚上如懿陪著永璜用了晚膳,皆是小廚房做的時新菜式,因永璜正在換牙,煮得格外軟和些。又因永璜半饑半飽了許久,為了調養胃口,一律只喝煮得極稠的碧粳粥。永璜胃口極好,吃飽了如懿讓惢心量了裁衣服的尺寸,便如一個寵溺孩子的母親一般,親自給永璜擦洗了,方哄了他睡下。
惢心在旁邊揀選著給永璜做衣裳的料子,如懿輕輕拍著永璜,看一匹便挑剔一匹,惢心忍不住笑道:“小主,你給自己選料子都沒這么上心。”
如懿憐愛地看著永璜:“原以為自己只想找個依靠。可是他一叫我母親,我心里就軟了,好像他就是我的孩子,我這心里……”
惢心又選了一匹料子遞給如懿看,低聲道:“為了大阿哥,小主費了好幾個月的心思。安排了奴婢私下照顧大阿哥,又將阿哥所的人怎么對待大阿哥的事通過李玉的嘴說給皇上聽,帶著皇上看見。奴婢原以為皇上是不在乎大阿哥了,才一直不動聲色……”
如懿看著永璜熟睡的容顏,低低道:“雖然哲妃不在了,但皇上到底和她有幾分情分在,又是親生的孩子。”
惢心嘆口氣道:“小主有了大阿哥,也有個安慰。”
如懿側過身挑了幾匹料子:“天快熱了,給大阿哥多做幾身夏天衣裳換著,要選透氣不悶熱的。京城的夏天短,一閃兒秋天就到了,秋衣也要備好。還有冬衣,阿哥去年的冬衣都不能要了,彈點新棉花厚厚實實做兩身。還有永璜的飲食起居,嬤嬤們是新來的,你要多警醒著點看著,別有什么差錯。”
如懿正說著,忽然發覺地上落了一個頎長的影子,轉過身去,正見皇帝站在簾下,含了一抹淡若山嵐的笑意,深深看著她。
如懿乍然見了皇帝來,方要笑,那笑意卻凝成了三分酸楚,連行動也遲緩了。她正要起身,皇帝走過來按住她:“朕剛來的,聽你交代惢心的這些話,真像一個慈母。”
如懿有些不好意思:“臣妾沒有做母親的經驗,所以嘮叨了。讓皇上笑話。”
惢心見皇帝進來,便掩上門悄悄告退了。皇帝將她的手指一根一根放到手心里:“這么些日子沒來看你,朕知道你委屈了。”
如懿眼中不自禁地便有了酸楚的水汽,低低道:“原來皇上知道。臣妾明白,皇上是埋怨臣妾自作主張、自以為是了。”
皇帝清俊的面容上籠著一層薄薄的笑容,那笑本該是暖的,卻帶著隱然可見的憂傷,像秋冷寒露里驟然飛落的薄霜:“原以為你那天的話是戳了朕的心了,朕也不想理會。可不知怎么的,想到后來,不知不覺還是這么做了。只有這么做,給李氏一點名分,一點尊榮,哪怕什么都不說破,朕夜里睡著也安穩些。”他望著如懿的眼睛,遲遲的語氣如外頭雨停后潮濕的水汽,“這些話朕憋了這些天才來告訴你,你是不是覺得朕太傻了?”
如懿懂得地按住他的唇:“是臣妾說了讓皇上為難的事,讓皇上煩心了。”
皇帝的眼里有深深的情意流轉:“可是這樣為難的事,只有你會對朕說。除了你,再沒有別人。”
如懿頗為歉然:“那日也是臣妾莽撞了。”她心中有無限溫柔的情意柔波似的蕩漾,“可是臣妾想著,世間萬物皇上都有了,千萬別留下什么遺憾。圓滿中的一點缺失,才會成了大缺失。”
皇帝的眼底有些潮濕,看得久了,里頭只能望見如懿清晰的面容:“朕知道你是在替朕補上缺憾。朕一直明白,卻不敢來見你。一是如故人所言,大概是近鄉情怯。另一樁是因為……”
皇帝尚未說完,如懿盈然一笑,仿佛一朵潔白的梔子疏疏開在暖濕的風里:“因為臣妾清閑,所以可以撫養大阿哥。”
皇帝笑道:“朕的話,原來你記著。朕想著,你也不缺什么,只是子嗣上的事要隨緣,朕只能先給你一個養子,暫時補上你的缺憾。”
如懿低著頭,半是感慨半是期待:“臣妾也想有個自己的孩子。不過眼下永璜帶著,也挺好的。”
皇帝摟住她的肩,看著熟睡中帶著笑意的永璜:“這孩子在你這里睡得挺香。”
如懿伸手替永璜掖好被子,癡癡地含了笑,反手握住皇帝的手:“臣妾多少次夢里想著,盼著,等有了咱們的孩子,一家子三個,就這樣靜靜地守在一起。”
皇帝笑著吻了吻她:“會的,你放心。”
紅燭燁燁,光暈搖曳在卷綃薄金帳上,照出二人成雙的身影。如懿回眸一笑,生出無限情意,仿佛是尋到了一生一世的企盼,緊緊握著皇帝的手,再不愿松開。

下一章:
上一章: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8个码复式二中二共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