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十六章 茂倩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六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茂倩因是舊日皇帝御前的宮女,又是滿洲女兒,打扮得格外體面。只見她一身榮藍色新緞描銀掐花緙絲出灰鼠毛褙子,蜜荷色纏枝團花馬面裙,頭梳一個端端正正的小兩把頭,簪著紅絨絨花朵,綰了一枚玳瑁鑲珠石扁方,也不用流蘇簪飾,倒顯得落落大方。她顯然刻意打扮過,一身顏色衣裳顯得溫和可親,唯有一雙吊梢眉,才有幾分凌厲之氣。
  她雖出宮多年,但對御前規矩極為熟稔,行云流水般行叩了大安,也不起身,楚楚道:“奴婢蒙皇上賜婚,不能日日侍奉跟前,今日未曾奉詔便擅自入宮、無論皇上等下如何責罰,都請受了奴婢一片孝心。”說罷,又重重磕了三個頭。
  皇上打量著她的氣色,雖然妝容精心描穆,細看之下仍可見她眼角眉梢的憔悴之色,當下便有些不豫,“怎么?朕賜婚與你和凌云徹,你們夫妻卻過的這般不好此,豫妃何必巴巴兒找著你來呢?想吐出來的話別噎著,自個兒給自個兒添堵。”
  皇帝橫她一眼,“你倒是半點顏面也不想留?”
  如懿緩緩撫著手中的銷金菱花手爐,金器裝了小塊的紅籮炭本就燙手,所以得護著里外發燒的銀鼠皮手籠。可是那燙卻成了現下唯一的取暖之物。眼前的這些人,這些話,無一不是冷的,是凍住了的污水,一口口逼著人吞下去,冷得叫人惡心。
  她淡淡瞟皇帝一眼。似笑非笑道:“皇上沒有給臣妾留半分顏面,旁人自然愛更不會留了。臣妾便是自己想留著,也是枉然。”
  茂倩倒也不懼,對著如懿恭恭敬敬行了一禮,徐徐道:“奴婢伺候皇上多年,由人至心是皇上無不知的。今日對著主子,也不敢有所欺瞞。凌云徹對外是一個極好的夫君,無人不贊。可到了屋里,雖然起初也對奴婢裝模作樣噓寒問暖,可他對奴婢從不放在心上。”她面上微紅,垂首道, “不瞞皇上,奴婢與凌云徹成婚多年,做夫妻的日子不過十來日。他連奴婢手心是否有疤痕亦不知。”
  皇帝微微頷首,“你右手手心有一疤痕,是剛進宮伺候朕時不防被火燭燒傷的。”
  茂倩滿眼淚光,連連俯拜道:“皇上憐憫,奴婢銘記于心。”
  媾婉微吸一口冷氣,極力緩和著道:“你也糊涂,凌云徹侍奉皇上身邊,是多少要緊的大事得記著,微末小事忘了也是有的。他為著忠君而少陪你些,你也該多體諒。”
  茂倩忍著羞澀,面色漲紅道:“起初奴婢也極力開解自己,可漸漸久了,才看出些端倪。”她說到此節,又恨又惱,“他倒不是忠君…””她驟然盯住如懿,眼中進出一絲冷光,“他所有心耳意神,倒是全記掛在了皇后娘娘身上。”
  如懿迎著她的目光,慵倦地撣了撣手中的杏色水綾絹子,“好了,終于說到這句了,也不枉豫妃一番辛苦找了你來。只是這話便和戲文似的,唱了開頭就讓人猜得到下頭,真真也是無趣至極。”
  茂倩面容陰冷,惻惻道:“皇后娘娘倒真是成竹在胸。奴婢也不怕做個小人,到底與他夫妻多年,或是醉酒,或是夢囈,他心心念念的唯有皇后娘娘一人哪!”
  她話未說完,只見凌云徹大步跨進,躬身一禮,朝著茂倩氣得目呲盡裂,“我只知隔墻有耳須得防賊,卻不想你我共枕多年連夢囈也字字當真。”
  茂倩與凌云徹一照面,氣不打一處來,再不復方才極為克制的儀態,冷笑一聲道:“俗話說酒后吐真言,夢中話心聲。若不是同枕共眠,怎知你心底齷齪隱事,竟這般日思夜想,夢里也不能忘”她紅了雙眼啐道,“你也敢道我是賊,采花淫賊才恬不知恥!”
  凌云徹勃然大怒,“這是御前,你當是家里,任你瘋癲胡言?”
  茂倩淚光一閃,死命咬了牙,伸出長長的指甲戳著他面頰道:“你還記得家里?不知多早晚才回來一趟,早忘光了吧?”
  凌云徹氣得臉色鐵青,礙著在御前,索性別過頭不理她。
  茂倩見此,越發生了天大的委屈,抱屈道:“那日豫妃小主遣人來報你平安,說道你奮不顧身去救皇后娘娘。人人道你忠勇,唯有我知道你那見不得人的心事。救駕一事,不過是你與皇后有私,才奸情流露而已。什么忠勇,呸!”
  凌云徹本自隱忍不言,聽她說得不堪,終究忍不住道:“什么村話渾語,也敢污蔑皇后娘娘清譽!”
  茂倩湊到他跟前,團團追著他,一雙眼卻斜斜飛著橫向如懿,愈顯得兇悍潑辣,道:“清譽?我倒要瞧瞧是什么清譽,勾得別人的男人神魂顛倒!連在夢中也口里心里放不下,一味喚著皇后娘娘閨名。”茂倩本就眉梢吊起,一惱恨起來那眉毛更是根根豎起,凌厲猙獰,惡狠狠道,“如懿,如懿,倒真是個吉祥如意一昕難忘的好名字!”
  凌云徹怒極,也顧不得在御前,反手便是一掌,方肅然叩首道:“皇上,微臣不懂管束妻房,乃敢在御前無禮,驚了圣駕,微臣自甘領罪!”
  皇帝冷哼一聲,嬿婉厲聲責道:“打得好!是該好好管束!在御前這般忘了規矩,胡亂爭執,打死也不為過。”
  茂倩又氣又惱,拼命砰砰磕頭如山響,流著淚道:“皇上,奴婢今日一來,自知死罪,不過是拼個魚死網破,好叫自己活個明白罷了。”她目中幾欲噴火,捂著半邊高高腫起的臉向著如懿笑道:“今兒是什么好日子,皇后娘娘領了皇上的責打,奴婢也領了自己夫君的責打!真真都是妻室失德的日子了!”
  嬿婉愈看愈是皺眉,喝止道:“什么妻室失德,皇后娘娘何等尊貴!只憑你妄議主子,就該立時杖斃。”
  豫妃護住茂倩在身后,委屈不已,“貴妃娘娘協理六富,見不得這些腌臜事兒。但火燒眉毛,也別只顧著胳膊斷了往袖子里藏,一味掩飾。多少臟的臭的,都污到中宮了!若是貴妃自認漢軍旗出身,管不得咱們后宮滿蒙的事兒,我也怨不得什么。”
  嬿婉協理六宮,最恨旁人拿漢軍旗出身說嘴,登時氣得花容失色,連連撫胸喘息,一手指著她一味落淚,直說不出話來。
  皇帝的目光是懸崖上的冰,高處不勝寒,他緩緩掃了豫妃一眼,“你倒是嘴上半分不肯積德,連著把令貴妃也指桑罵槐進去。便是你真告了皇后之錯,朕也治污蔑貴妃之罪。”
  如懿聽他口口聲聲只顧著嬿婉,一腔心血都化作了絲絲酸氣,蝕著心房,不覺道:“皇上當真是好夫君。”
  皇帝并不接話,只瞧著茂倩滿腹辛酸地說下去,“我身為滿人,嫁與你漢軍旗已然委屈。我恪守妻房本分,見你冷淡,我便心知有異。卻不想你這般大膽,出入宮闈這般不檢點!”
  凌云徹抱拳膝行至皇帝跟前,凜然正色道:“皇上,夢囈之事,茂倩一入口說而已,根本無法對質,如何當真?”
  “不當真?”茂倩含了無限諷色,從懷中貼身處取出一枚小小荷包摸出一張紙箋展開,念道:“二十年四月二十,一次。二十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又一。二十五年九月十三,再一。一次還算偶然,五年間夢囈三次,我卻不信了,到底是為了什么?你且別急。你在家中與我同床,雖不理我,要聽你這些話也不難。你也無須怪我用盡心機,你對我這般冷落,我夜夜難眠,也是情理之中。為人妻子,被分寵不算什么,但夫君心中半分也無自己,你要我不怨不恨也難。”
  凌云徹駭然變色,靜了片刻,方決然搖頭,向著皇帝正色道:“皇上,微臣夫婦雖是指婚,之前未曾相熟。微臣孤苦一身,得皇上垂愛才成家立室,所以一直懷有敬愛妻子之心。成婚后微臣讓茂倩主理家事,一應所求無有不允,也無半分不尊重。”但神色略顯戚然,“茂倩久在御前,規矩自然周到,但難免有拿大之意。且她總瞧不起微臣乃是漢軍旗人,言語間對微臣先人也有輕鄙,微臣才對她生了疏遠,以致她心懷怨懟,所以惹出這般潑天是非。微臣管束無方,自甘領罪。”
  嬿婉低聲啜泣,嘆道:“皇上,凌大人所言也有道理。且看豫妃比臣妾低了一階,也能出口便譏刺臣妾出身,一家子屋檐下的夫婦,難免牙齒碰了舌頭,生了齟齬。”
  如懿見嬿婉替凌云徹辯白,不覺暗暗詫異,卻也不露聲色,只冷冷瞧著她不作聲。
  皇帝緩緩坐下,足上的金線暗紋五福捧壽靴在紅氈毯上一下一下用力蹭著,笑著向嬿婉道: “你倒風起就知葉落,很會推己及人。”
  嬿婉素日陪著皇帝時日不少,也知他七八分性子,聽得如此說,唬得忙要起身告罪。皇帝依舊笑了笑道:“得了,朕隨口一說罷了。你鬧得這般坐立不安做什么?’
  如此嫌婉更不敢答話了。皇帝覷著如懿,掰了指頭道:“凌云徹夢囈,朕本也覺得是無稽之談,姑且聽一耳朵罷了。誰知這日子倒是頗有趣味,皇后,你說昵?”
  如懿若有所思,很快鎮定心神,徐徐道:“二十年四月二十,是皇上與臣妾璟兕天亡之日。二十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是永璟夭折的次日。二十五年九月十三,是皇上發覺容嬪不能生育深責臣妾之時。”
  皇帝眸色如劍,鋒銳幾可見血, “如此看來,凌云徹與皇后真是悲喜與共。”
  如懿淡淡“哦”了一聲,端然立起,福了福道:“與其說這些日子是與臣妾悲喜與共,還不如說是與皇上休戚相關。喚臣妾閨名真假尚未可知,便真是喚了,大約也是因為皇上的緣故。”
  皇帝惱怒而又警覺,為如懿這一副身在其中卻又袖手旁觀的姿態。他正待開口.如懿揚眸,聲音微冷,輕輕道:“如意。”
  嬿婉微微失色,顫顫道:“皇后娘娘說什么?”
  如懿心中一定,從容道: “本宮說的是如意,如意吉祥的如意。如何?難道你是以為本富在喚自己閨名么?”她惻然望著皇帝,有破冰涌泉般的委屈,卻硬生生忍了哽咽,“凌云徹若真有夢囈,臣妾私心以為他是為皇上祝禱順心如意,而說,如意,二字。倒是茂倩心意難以揣測,為何倒認定了是說臣妾閨名呢?”
  皇帝的面孔有須臾的松弛,旋即有天沉沉欲雨之色,看著茂倩道:“怎的,你倒這般有心了?”
  茂倩氣苦不已,拿絹子拭淚道:“皇上,奴婢實不敢冤枉攀附,此事一而再再而三,奴婢也心存疑慮,不敢確實。直到奴婢發現了一樣東西。”
  豫妃會意,啪啪擊掌兩下,只見她的貼身宮女捧了一個錦袱大盒上來,利索打開。只見里頭是一雙極舊的烏布靴子,大約年頭久了,布料褪了一層顏色,隱隱有些發白,料子也極酥,怕是一個不小心便會碎成片片。而那穿靴人想是也格外小心,東西雖舊,卻沒穿過幾次,針腳猶新,顯然只是遭歲月安靜洗褪。如懿只覺得心頭突突亂跳,她怎會不認識,這雙靴子,便是她出冷富前為凌云徹所制。不想恁些年過去,他卻這般愛惜。
  凌云徹的面孔白了又白,終于泛出一層死灰般的銹青,“這雙靴子,你怎翻了出來?”
  茂倩也不廢話,徑自道:“你素日的東西都愛如珍寶,收在自己的桐木箱子里鎖著,一針一線一件破布衣衫都不許我妄動。我便奇怪,你家中本就貧寒孤苦,哪來什么值錢東西,便愛得跟眼珠子似的了!我幾經小心,才趁你不防尋人配了鑰匙,在箱子底下翻騰出這么個稀罕物兒。今日索性帶進宮瞧瞧,也請主子們教我一個明白!”
  她說罷,見嬿婉亦停了啜泣好奇打量,越發生了勇氣,捧出靴子一翻,各露出一枚如意云紋圖案,冷笑道:“奴婢久在宮中,也知道皇后娘娘閨名尊貴。今日既舍了臉面、性命上來,便舍著臉說一句,這如意云紋因含了娘娘閨名諧音,乃皇后娘娘素日最愛的繡樣。巧不巧的,倒也暗合了奴婢愚夫的名字。”
  豫妃笑一聲,似墨色夜間棲在枝頭的老鴰,“如意云紋?茂倩,你若不說個明白,咱們都成了蒙在鼓里的糊涂人兒了!”
  有一瞬的怔忡,記憶的塵灰拂面而來,帶著昏黃的色調,陳舊而溫暖,如懿驟然想起在冷富的歲月,那種凄寒之苦,那種絕望之苦,如同陰冷潮濕的青苔,死死長在了骨子里。
  她克制著情緒,摘下長而銳的鏤銀綴碎玉護甲,伸出素白的指尖,用微涼的皮膚細細感知著歲月重重軋過后的碾痕。
  嬿婉的眼珠死死盯著如懿的動作,狐疑之色越來越濃,漸漸轉成惶然之態,顫聲道:“皇后娘娘,您…”
  豫妃搶在嬿婉身前,描得烏黑的眉高高挑起,“皇后娘娘真是心軟易動情,看見個靴子都這般忍耐不得,見了活生生的人豈不是自個兒都要酥倒了。”
  豫妃的話太過不堪,聽得茂倩眼內出火,恨聲道:“皇上,怨不得奴婢背棄夫君,原來,原來他們——”她一手撐在地上,一手指著如懿,卻又不十分敢,轉而指向凌云徹,氣得渾身戰栗如打擺子一般。
  如懿的傷懷凝成凄楚的郁嘆,“臣妾乍見此物,如何能不喟然傷感。當年蕊心親手縫制這雙靴子,以報答凌大人火海相救的恩德。如今歲月流逝,蕊心已然跛了一足,不復當年之態。”她靜靜道,“這針腳分明是蕊心的繡功,皇上若不信,只管比對。”
  嬿婉失聲道: “是蕊心?”她似乎不是很信,轉頭只覷著皇帝面色,不敢再出聲。
  豫妃吃了一驚,卻很快嗤笑道: “皇后娘娘拿這種話唬什么人呢?一有事兒就拿自己的心腹出來頂包,誰不知蕊心曾是您的貼身侍婢,寧可被打廢了腿也不會說您半句不是的,您就妥妥兒叫她認了吧!”
  如懿根本不屑與她分辯,只定定望著皇帝,眸中秋水靜寒,若一池深潭,“臣妾的繡功雖比不得海蘭,但日夜相處,耳濡目染,也總有八九分功力,是而皇帝一應衣衫上凡有用如意紋的,幾乎都出自臣妾之手,以示貼心相伴。皇上若不信,大可取過來看,一比就知。”
  嬿婉十分為難,“皇后娘娘,這靴子是十幾年的東西了。您知道繡功這個東西日益精進,總會有所變化,只怕難以斷定。”
  如懿輕輕一笑,“皇上穿過的衣物,便是數十年前的,都有存檔。雖然費些工夫,但也好找。”
  皇帝微微頷首,“若問毓瑚,一問便知。”
  如懿聽他語中頗有安慰緩和之意,但見凌云徹在旁,不覺含了忿郁,朗朗道:“臣妾不怕對質,只怕疑心生暗鬼,不明不白。”她說罷,轉首微微側目豫妃,順手從鎏金花苞紐子上解下杏色水綾絹子擲于地上,沉聲道:“皇上所用如意紋圖樣都是臣妾手繡,而臣妾所用的絹子自己顧不過來,又不耐煩內務府的繡工花哨繁,一貫都是蕊心繡的,后來便是容珮學著。如今哪怕蕊心出嫁宮中,有時惦記臣妾,在家時繡了令江與彬送進來的。其針腳紋理疏密大小不同,皇上一比可知。”便又吩咐,“茂倩,你拿起來給皇上細瞧瞧,自己也瞧清楚,也好叫本宮落個分明。”
  皇帝細細看過,臉色微霽,“二者有細微之差,但的確不同。”
  如懿笑色幽幽,“還請皇上取了舊日衣裳來,比個分明。”
  皇帝擺手,呷了一口茶,淡笑道:“不必。朕親眼看過,自然明白。”
  如懿向著凌云徹稍稍欠身,“凌大人,你對本宮和蕊心有相救之恩,本宮和蕊心 一直銘記于心。本宮不怕直說,這雙靴子,合該本宮自己也做一雙謝你。不過本宮雖然喜好刺繡,但純屬雅玩,自己人瞧個玩意兒也罷了,入不得外人之目。”
  凌云徹眉心一沉,旋即明白她言下之意,已將自己與皇帝親疏分得再明不過。 他如何不會意,只得按下舌底一絲酸澀,應聲道:“皇后娘娘仁厚憫下,微臣感激不盡。”
  茂倩顯然也是意外之極,一時呆若木雞,不知該如何反應,卻是豫妃先尖聲喊了起來。她的聲線本就尖細,現下聲嘶力竭,更是如裂帛一般,“皇上,您信她?這種說辭留著哄自己吧!”
  皇帝再無法忍耐,喝道:“誰在外頭?將豫妃拉出去清靜!”
  李玉慌忙垂手進來,身后跟著兩個身強力壯的小太監,恭恭敬敬道:“奴才請旨,如何處置?”
  皇帝冷然,斷聲喝道:“將豫妃關入慎刑司,由著她自生自滅,非死不得出來!”豫妃瞪大了雙眼,如何肯服,扯直了脖子呼道:“皇上!皇上!臣妾對您一片赤誠,不忍心您被淫婦蒙蔽呀!皇上!您為何要涼了臣妾一腔忠心啊?”
  李玉哪里容得她喊,使個眼色叫小太監們架住了,忙扯了布條塞住她的嘴。豫妃拼命掙扎著,嘴里嗚嗚有聲,凄厲無比。
  皇帝輕哼一聲,冷冷淡淡道:“你得多謝皇后,若無朕許諾皇后,宮中再無冷宮 之地,只怕你要去皇后曾經待過的地方了此殘生了。”
  豫妃猶自掙扎,嗚嗚哀求,一壁含了陰毒目光,恨不得一口吞了如懿。如懿輕輕搖頭,不屑道:“蠢材,豈不知你去慎刑司,并非冒犯本宮,而是冒犯了皇上。你想污蔑污本宮,卻不知也是侵辱皇上,無論本宮罪名坐實與否,你都損了皇上圣譽,誰能容你!”她瞥一眼皇帝,似笑非笑,“皇上肯聽你說那么多,不是因為皇上喜歡聽,而是圣心寬容。只是你也把皇上的大度看得太過了。難道不知你本宮真的如你所愿被廢,你也落不得好兒么?究竟是誰給了你這心機自尋死路來?”
  豫妃本還掙扎,聽得此處,身子漸漸癱在一邊,眼神失了銳氣漸漸渙散。皇帝道一聲,“去吧!朕是瞧在蒙古面上,一直留了你妃位安養至今,你既去了慎刑司,不管生前如何,死后哀榮朕也會一并給你,算是給蒙古一個交代。”言畢,小太監們像拖著死狗一般將她拖出去了。
  茂倩眼見事變如此,渾身栗栗發顫,匍匐于地,早沒了方才的剛猛潑辣。
  皇帝的靴尖有一下沒一下地蹭著,閑閑道:“茂倩,朕當日將你賜婚于凌云徹,后來你數次入宮謝恩,都不曾說起他待你疏忽。今日卻撕破臉面反口,倒像是朕不恩恤體下,錯了你的姻緣了。”
  茂倩如何禁得起皇帝這樣的話,不禁淚流滿面,伏地哭道:“皇上恩澤深厚,本想為奴婢尋一個好依靠。卻不想漢軍旗卑賤不通人事。奴婢本想嫁雞隨雞.委曲求全,卻不想還是守著頑石一般。”
  皇帝尚未出言,如懿已然聽不下去,嬿婉聽她提及漢軍旗身份,念及自己雖然位及貴妃,掌協理六宮之權,但為著這身份總不大叫人敬服越發覺得面上燒熱,暗暗咬了牙不語。茂倩猶自不覺,喋喋不休,如懿沉下面孔道:“茂倩,你雖然說自己嚴守妻子規矩,委曲求全,但言語間大有藐視夫君之意,本宮雖是第一次耳聞,也覺得難耐。何況凌云徹與你相守多年,男兒自要顏面,怎容得你日夜詆毀,實在太傷夫妻情分。而皇上自登基以來,一直講求滿漢一家,何況凌云徹也是八旗子弟,不過分屬漢軍旗,與你又有何分別,你怎就生了一雙勢利眼,高看自己!”
  嬿婉聽如懿出言斥責,心下大快,亦為凌云徹多年之苦生了憐意,亦道:“本宮今日聽你說話,真是牙尖嘴利。說起漢軍旗,本宮是漢軍旗,去了的純惠皇貴妃和慧賢皇貴妃,哪個不是漢軍旗?皇上恩待咱們,到了你卻生了凌蔑之心,真真枉費你在御前伺候多年,說出去平白叫人笑話!”
  凌云徹怒目圓睜,連連以拳捶地,頓首道:“蠢婦!蠢婦!這些我都可容忍,但你跟豫妃同流合污,污蔑皇后,你還要命不要?”
  茂倩本已軟了,聽得此節,咬著牙昂起身體,落淚冷笑道:“凌云徹!我是拼著不要這條命了!我豈不知妻子悖逆丈夫是大罪,只不想一輩子做個糊涂鬼罷了。碰上豫妃是機緣巧合,若無她,我遲早也要鬧個明白。”
  凌云徹愴然搖頭,且悲且怒,“如今你可鬧明白了?為著你的明白卻要鬧得宮中不寧,家中不安,自己夫君顏面不顧,連皇上和皇后的清譽都險險毀在毀在你手中。茂倩,你是皇上賜婚,我如何會不敬你?奈何你事事要強爭先,一味要從身份地位上壓倒我,試問我如何能愛你惜你?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事到如今,我自然也有錯,罷了,罷了。”
  茂倩聽得淚如雨下,硬生生忍著道:“你自然以為自己待我不差,天下薄情人哪個不也這樣以為?我縱然在家中掌權,但為人妻子,什么最最重要?難道只為錢財在手,夫君尊重么?豈不知尊重亦是疏遠,輕憐蜜愛,真心體貼才是最難得。你嫌棄我言語輕蔑,何不努力上進掙個前程功名,又或者可以如旁人夫君一般,哄我讓我,愛我容我?可你偏偏油鹽不進,對我不理不睬,我如何能受你這般氣?我若忍了你,也枉費自己在御前伺候那么多年了。”
  如懿雙耳再不忍聽她聒噪,喟然嘆道:“因你在御前伺候資歷頗深,所以凌云徹哪怕身為御前侍衛,也趕不上你。你是滿軍旗,他是漢軍旗,更不能與你比肩。須知夫婦之間,彼此厚待尊重,才有真心憐愛。你們這般做夫妻,也真難為了他。”
  皇帝靜靜聽她言畢,取了一枚腌漬梅子吃了,又緩緩飲一口清茶,方搖首道:“茂倩,你在朕跟前的時候,百伶百俐,要強顧顏面而事事做得極好。所以朕放心將你嫁與凌云徹,可誰知卻是弄巧成拙,將佳偶做了怨偶了。”他雙目微斜,在如懿面上輕輕一旋,恍若無意般嘆道:“須知臣奉君,子遵父,妻從夫,不可倒置也。妻子再強,也得以夫為天,何來自己的想法由頭,你可是大錯特錯了。”
  原本如懿說話,茂倩只是梗著脖頸不肯言語,雖是默默聽了,卻不甚敬服。待到皇帝出言,她才有些害怕,叩首道:“皇上,奴婢不敢,可奴婢真是委屈…”
  皇帝擺擺手,“好了。今日之事朕也不耐煩,發落了一個豫妃,當是求個清靜。既然你與凌云徹不睦,既是朕賜婚,少不得也是朕來做個惡人。”他橫一眼凌云徹,“夫妻不睦,但由頭多在你身上。你的罪過,朕一一替你記著。”
  凌云徹一凜,想看一眼如懿,卻少不得生生收住了目光,低首道:“是。”
  皇帝的面色稍稍溫和些許,“也罷,覆水難收,今日回去,你們也再做不得夫妻。便由朕做主,你寫一封放妻書與茂倩,二人就此別過吧。”
  茂倩大驚失色,險險哭出聲來,只得用力捂住了嘴,別過臉任由淚水潸潸而落。
  凌云徹深深叩首,俯仰三次,只是默然無言,靜靜退了出去。
  皇帝看了看身側哀哀弱弱的嬿婉,頗有幾分憐惜意味,“你擔著協理六宮之責,卻不能為皇上皇后分憂,連一個豫妃都彈壓不得。”
  皇帝見她嬌弱不勝之態,愈加憐惜,“你雖是貴妃,但資歷終究淺些,昔日愉妃也掌過協理六宮的權責,不過如今孫子都有了,年紀漸長,難以分身罷了,你有事多問問她便好。”他微抬下頜,嬿婉明白,便道:“多謝皇上指點,那臣妾先帶茂倩回宮梳洗,再著人送出宮去。”
  如懿見二人喁喁細語,渾不理自己所在,便索性起身,福了一福道:“既然事了,臣妾先行告退。”
  皇帝微微一笑,竟是無限憐惜之意,密密凝成唇角溫厚的笑色,“方才皇后面上不小心傷了,朕叫人取些清涼祛瘀的膏藥來,替你抹一點兒便也好了。”
  如懿心中一凜,不知他何意,即刻道:“些微小事,臣妾自己會做,不勞皇上費心。” 皇帝輕嘆道:“你也是,自己這般不當心,少不得朕替你留心便是了。”
  如懿聽他意中所指,似乎有話要說,便也無可無不可,斜簽著坐下,取了一瓤剖好的橙子,蘸了如雪新鹽,吃了一片。

下一章:
上一章: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8个码复式二中二共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