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九章 梅邊影邊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六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冬天是什么時候來臨的,如懿根本沒有察覺。舉目望天時,見整個紫禁城都己是冰雪琉璃世界,才知心境的悲寒,已與這白雪冬寒沒有半分區別。
  因著嬿婉素性愛熱鬧鮮艷,自協理六宮,連紅墻飛檐都不寂寞。各色水晶琉璃風燈點得如銀花雪浪,連落盡黃葉的枝干上都懸滿了小兒手掌大小的橘燈,配著綠綢剪的葉子,紅紅翠翠,上下爭輝,真是琉璃堆簇世界,錦繡風流。
  凍云飛雪,唯有翊坤宮紅門深掩,獨遺世外。寒風料峭透冰綃,香爐亦懶去燒。擁著白腋紫貂毳衣,獨倚榻上,捧了一卷《清靜經》翻閱。
  已然到了下學時分,永璂還未回來。容珮進來挑了挑火盆里的炭,看它又迸起幾星紅光,方搓著手道:“這個時辰還未回來,伺候的人也沒來回稟一聲,十二阿哥今兒怕是又在皇上那兒用晚膳了。”
  如懿“嗯”了一聲,便也不答。
  容珮自己給自己找話兒:“皇上雖然冷落了娘娘,對十二阿哥卻越來越熱絡,也常帶在身邊,也是好事。”
  殿中靜極了,只聽到指尖與書頁相觸的微聲,嗒一下,又一下,是委地的落花,墜進心里一陣陣發顫。容珮嘆了口氣,道:“娘娘素來不愛看這些書,這幾日倒不肯放手。”
  “這書不好么?”如懿的平靜讓人發寒,仿佛是落入寒潭的人,不掙扎,不呼喊,只是靜靜,靜靜,沉溺下去。
  容珮不作聲,只是嘆了口氣。如懿笑影清淺,“你跟在本宮身邊,旁的沒學會,倒學會了嘆氣。”
  容珮紅了眼圈,伏在如懿身邊,“娘娘苦了自己了。”
  如懿訝異,定定看著她,“一本書而已,你何來這種喟嘆。《清靜經》甚好,講求的是老子的‘清靜無為’,認為人若能清靜,即可得道,住世長年。而獲得清靜之法,唯有觀空。本宮如今的際遇,看看這樣的書不是很好么?”
  容珮無言,只得立起身來,“等下愉妃小主還會來陪娘娘用膳,奴婢先去預備著。”
  如懿頷首,“小廚房還照應得過來么?內務府有無克扣?”
  容珮正要答,只見福壽彈花錦簾一掀,海蘭領著忻妃進來,笑吟吟道:“怎么會克扣?令貴妃協理六宮,施恩上下,無不妥帖。”
  忻妃病色不減,一襲茜色羅遍繡錦袍穿在身上,又虛虛地空了一圈,精心刺繡的纏枝海棠云紋更有種繁漪漣動的華美。她摘下藕荷色遍地灑金碧紋湘江大毛斗篷交在宮女手里,抱著一個琺瑯花鳥紫銅手爐在如懿身畔坐下。她籠著發髻,額上一抹水蓮色滴珠水獺抹額爍著星子曳金的微光,正中一塊拇指大的金絲貓兒眼,幽藍深海之夜的渾圓一顆,晃出一隙碧水波瀾微漾的光芒,添了她面上一絲甜柔之色。
  如懿道:“這抹額的樣子好俏皮,又暖和,最合你如今用。”
  忻妃銜了一絲冷笑,“半個月前令貴妃著人送來的。說是內務府新出的樣子,又暖和又精致,特特來送了臣妾。臣妾起先還不肯戴,不知皇上怎的知道了,還問了臣妾一句。所以今日特意戴著來四處招搖,也好成全令貴妃的賢名。”
  海蘭溫然笑道:“可不是,那么大一顆貓兒眼,令貴妃說是波斯的貢品,病人戴著相宜,便特意綴上了給忻妃妹妹。”她說著卷起紫棠色遍地錦的袖子,露出一對金絲鑲粉紅芙蓉玉鐲子,手鐲三節,以嵌翠環并粉紅玉制成芙蓉花瓣式,色色俏麗,中嵌東珠一顆,如芙蓉花蕊,明耀華燦。海蘭輕嗤一聲:“永琪在皇上跟前得臉,令貴妃便也送了臣妾這樣大的禮。”
  如懿合上書卷,輕笑,“她如今越發圓滑,可算歷練出來了。”說著又看忻妃,“你身上一直不好,怎么還出來?外頭風雪大呢。”
  忻妃俏臉一板,曳得鬢上雙耳同心玉芍藥花鈿映著燭火一閃一閃,花瓣下墜著長長一串金累絲攢珠寶石流蘇,在耳側晃悠悠。她哼道:“臣妾偏要來,省得叫那起子小人看笑話,以為翊坤宮怎樣了呢。”
  如懿本自郁郁,聽得她這樣說,也掌不脾氣道:“都是做額娘的人了,還這么個脾氣,真真是寵壞了你。”
  忻妃眉心一黯,垂下臉來,“從前是剛入宮不諳世事,才什么都不怕,如今左右是明白了,只要臣妾的阿瑪在,無論臣妾病成什么樣子,皇上都是眷顧著臣妾和的。既然如此,臣妾又何必對小人嬖妾假以辭色?”她喚來宮女,喜盈盈道:“臣妾宮里新制了幾道小菜,是暖身補氣的,冬日里用最好。”
  說著三人便坐下來,由著宮人們侍奉著用了晚膳。
  如懿不是不明白,自己的落寞,難免要被人輕鄙,若不是忻妃和海蘭常常往來,顧著她皇后的顏面,還不知要被人輕賤到什么地步。到底,忻妃有著家世,有著軍功,海蘭有著永琪,無人敢輕看了她們去。
  可是她的永璂是越來越遠了。
  起初,不過是常留在皇帝身邊用午膳,漸漸連晚膳也留著。往來相送,是熟捻的凌云徹并幾個小太監。
  凌云徹請了安,便道:“皇上待十二阿哥極好,娘娘安心。”
  她聽得出凌云徹話中的安慰,永璂,是她的指望。
  于是便在無人時問永璂:“皇阿瑪除了問你的學業,還問什么呢?”
  永璂天真地望著她,“皇阿瑪問五哥好不好?因為五哥常給我講書,也教我射箭。皇阿瑪還經常考我學問,可是…可是…”小小的人兒有些不好意思,“皇阿瑪說,五哥在我這個年歲,己經可以寫很成文理的文章,還可以連射三箭中靶心了。”
  他有些氣餒,如懿捧著他的小臉,愛憐道:“永璂,在你出生前,皇額娘只盼望你身體康健,品行端正。至于能否成為不世之奇才,從不是皇額娘的指望。所以你也無須自怨自艾。”
  永璂瞪著黑白分明的眼,欣喜道:“皇額娘,您真的不覺得兒子蠢笨?”
  “你不是蠢笨,是你五哥天資聰穎,但也無須人人都像他一樣。永琪有永琪的好,你也有你的好。比如皇阿瑪賞你的白玉霜方糕,你便記得皇額娘喜歡,留給皇額娘吃。”
  永璂連連頷首,“是啊,我記得皇額娘不喜歡吃青梅絲的,可不知怎的,以前御膳房的白玉霜方糕都是不放青梅絲的,現下都放了。所以我給皇額娘的,都是把青梅絲剔了的。”
  如懿微微一怔,容珮已然反應過來,咳嗽了一聲。如懿撫著他的臉道:“好孩子,皇額娘有時候真的很怕,很怕自己對你懷有越來越高的期待,而忘記了剛行到你時的愿望。皇額娘只希望你一生平安順遂。所以你不必事事都和永琪比較。”
  永璂道:“那皇額娘也是很喜歡五哥的,皇阿瑪也喜歡。”
  如懿輕笑,“是。你五哥小時候一直養在皇額娘身邊,與你的同胞兄弟無異。”
  永璂重重點頭,“嗯。可是五哥如今來得少了呢。”
  容珮聽他這般說,忙道:“十二阿哥,您快睡吧,時候不早了呢。”說罷,便喚了乳母嬤嬤進來,抱著永璂走了。
  燭芯爆起一朵亮烈的花,驟然明焰,旋即黯然失色。殿中暗了下來,容珮見如懿靜坐著不語,輕嘆一息,拔下發髻上的銀如意簪子剔了一剔,那火焰又亮了起來。容珮道:“皇后娘娘,五阿哥是有許久不大來了,雖然東西照常送來…”
  “明哲保身是宮中的處事之道。永琪的前景還不明朗,無謂為了本宮惹上是非,且愉妃不是常來么?”
  容珮靜了一刻,指著荔枝紋素藍碟中的白玉霜方糕道:“難為十二阿哥的孝心,只是皇后娘娘最愛吃白玉霜方糕,御膳房又何必為了討好令貴妃撒上這許多青梅絲,故作矯情?”
  如懿靜靜道:“跟紅頂白乃是宮中風氣,連本宮喜歡的東西都要討令貴妃喜歡,可見令貴妃得寵。好了,只要永璂孝順,本宮還有何求呢?
  容珮掠了掠鬢邊碎發,嘆道:“如今令貴妃顯赫,本以為皇上會格外疼愛容嬪呢,原來到手了也不過如是。”
  如懿不言不語,只是想著那日海蘭來時,所說的話語。“皇上贊我賢惠不醋妒,姐姐也實在不必往心里去。皇上這么說,不過是拿著我激姐姐罷了。”她黯然神傷,“其實宮中誰人不知,我的身子,便是想爭寵也不能的。皇上也是,拿我們姐妹之間的情分做筏子,又有什么意思?”
  如懿向來與海蘭不分彼此,便道:“你見事從來明白,所以在宮中多年,平穩無礙。不比我,起起伏伏,終究無定。”
  海蘭端詳著她,心疼道:“姐姐,我和你不一樣。我從來不喜歡不太穩定的東西,比如男人的感情,比如榮寵。我在意的,信任的,都是確定的不會輕易變化的,就像我和姐姐長久以來的彼此依靠,就像我和永琪之間不會變更的血緣。”
  情意固然會變化,便如從前深愛之人,也可漸成陌路。而永琪的疏遠,雖然微不可察,可她畢竟撫養了永琪十數年,又如何全然不知。畢竟,她與永琪,從無那般深刻的血緣。而逐漸長大的永璂,雖然不夠聰穎敏慧,但也是個乖巧的孩子,又占著嫡子的名分。永琪,怕也是介懷的吧。
  怔松間,人情的冷暖如冰雪沁冷,逼入心間,她看著格花六棱窗外一鉤新月,白霜霜的,月頭尖利如銀鉤玉劃,生生劃進眼底,卻勾不出半點淚意。
  于是,她鎮日只是坐在這里,看天光東起西墜,無聲流轉。日色也好,雪光也好,都是與她最親密不過的。不會因為際遇的改變,更改一分親近。而白日過去,夜色照舊而來。大約紫禁城中不分高低貴賤,肯一視同仁的,也唯有它們了。
  人言嘈雜,無不是是非之處。如懿漸漸不大出去,也免了嬪妃們的請安之禮。便是太后,亦覺著雪天路難行,免了她的晨昏定省。
  倒是那一日,京中最早的一場春雪停止,如懿憂心著雪后難行,放心不下永璂,便遠遠出去迎著。過了翊坤宮便是永壽宮,再往前便是皇帝的養心殿。行經時聽得永壽宮內按歌之聲,門前轎輦齊集,便知是嬪妃們都在永壽宮相聚取樂。
  容珮輕輕啐了一聲:“正經皇后娘娘還在呢,卻把令貴妃當成了主子,剛下完雪也趕來湊熱鬧。”她的聲音略低,“聽聞,令貴妃剛有了一個多月的身子。”
  這么快又有了身孕,真是圣眷正隆。難怪這般鮮花著錦。
  如懿不愿多停留,只道:“咱們去螽斯門外等候永璂便是。”
  才行至螽斯門,便有掃雪的小太監請安,道:“啟察皇后娘娘,十二阿哥聽凌大人說御花園的迎春花開了,說要折雪中迎春送給娘娘,己經往御花園去了。”
  如懿又是心疼又是感動,嗔道:“這孩子,也不怕雪地里滑。”說著,便往御花園去。
  雪野茫茫,天地間靜無一人,只聽得足下珠履踏著積雪之聲。白雪素光之中,果有迎春點點鵝黃,似疏落的金黃的星子。有歡快的童聲響起,喚道:“皇額娘。”
  她心底一軟,似要化去。循聲望去,果見凌云徹抱著永璂,緩步過來。永璂的小臉凍得微紅,一手抱著一束尚帶雪珠的迎春,一手揮著。貼身的小太監們跟在后頭。
  凌云徹放他下來,向著如懿行禮。永璂笑呵呵道:“皇額娘,兒子知道您喜歡梅花,可是冬梅快謝了。凌云徹說迎春金黃,與臘梅肖似,兒子便想折來送您。”他有些怯怯的,“雖然雪后寒冷,但凌云徹照顧得兒子很好。皇額娘,我真的不怕冷。”
  如懿虎著臉,本想嚇嚇永璂但聽得小兒嬌聲軟語,哪里還狠得起心腸,便道;“那你要多謝凌大人,肯陪你做這些小兒把戲。”
  三寶見得永璂的猞猁皮袍下沾了大塊春雪,那春雪比不得冬雪堅冷,一觸便化,不經意便沾濕了衣衫。他忙抱過永璂,道:“好阿哥,奴才帶您去養性齋理一理衣裳。還有這迎春,都是雪珠子了,等下化了冷著您。”他說著,便領了小太監去,只留容珮遠遠陪著侍候。
  天地間是如此深深寂靜,可以聽見雪落枯枝的聲音,清泠泠的,細碎的,綿延不斷,此起彼伏。
  如懿先自笑了:“沒想到時隔數年,本宮又落得如此慘境。是不是似曾相識?”
  凌云徹默然片刻,“可惜冬日過去,微臣已經沒有梅花可送。”
  如懿輕輕一笑,那笑意薄得像天際淡淡的浮云,很快便會被風吹散,“梅花再能傲霜雪,也有零落成泥碾作塵的時候。即便你送來一冬梅花,本宮也會在下一個春夏秋冬過著無寵蕭索的日子。”
  凌云徹的目光仿若無意掃過她的面孔,很快低首垂眸,“梅花易謝,終難長久。微臣不會再送這個了。”
  “也對。你如今侍奉皇上勞碌,又要替本宮接送永璂,實在辛苦。”如懿撥弄著指間初開的迎春,那星星點點的鵝黃,柔嫩動人,“何況本宮從來就不是高潔的梅花,是你誤會了。”
  凌云徹眸中澄澈清定,坦然而望,“或許皇后娘娘不是風霜高潔,但微臣看見的是你求存的冰雪寒霜之地。”
  眼底有溫熱一溢,她居然會為了他的話,濕潤了枯涸的眼。
  他停一停,從袖中抽出一卷小小短軸,交于容珮手中,“微臣從未學過畫畫,勉力學了一冬,才會這個。還請皇后娘娘莫要見笑。”
  她將他眼底的渴盼清晰映入心間,沉吟片刻,還是伸手從容珮處接過,徐徐展開。她的手極美,與卷軸的雪白之色不相上下,融若清霜。她纖長的指以一種清艷姿態停駐在紫檀軸上,像一朵盛放的杜若。
  那是一卷墨梅圖,臨幕的是宋人畫梅的意境,用濃淡相間的水墨暈染,疏枝淺朵,珠蕊隱現,倍覺孤條遒勁,風神綽約。那筆觸似是練習了無數遍,但仍有稚拙的痕跡,顯然是新學不久。便是永璂,也可畫得更好些。
  她想笑,心底卻無限酸楚。他端莊的眉目間,銜著的一絲溫默的柔軟,輕染了堅毅的從容。他唇際的笑容是時雪后初霽的天空,碧澈澄清,那份關切,一覽無余。
  不知怎的,她忽然想起閨中時光。晨風細涼,庭院中赤紅芍藥盛放,飽滿的花盤慵慵欲墜,每一朵都是重綃疊絹,盛開得不知天地何處。金色的陽光從朱紅色的閣子邊流過,她抬起手,遮住肆無忌憚漫入眼簾的幾束陽光。繡樓下,額娘在贊許花開當時,喚她折來簪鬢。她笑著答允,回眸去,云朵潔白,天色湛藍。
  她在冰雪之中,忽而有那樣安閑的心境。仿佛少年之際,身邊的關切來得自然而真心。
  是有多久,沒有過這樣的體會?步步為營,步步驚心,如履薄冰的日子,已經太久太久。
  思緒的流轉,莫名地牽動著心腸。她看著他暗紅色的斗篷,尋常的御前侍衛的樣色,深藍色的袍角微露一痕,在下蘊蘊漾漾,閃著幽微的光,細細迷離。世事原是如此,不過咫尺的即離,你也明知他的好,但他同你永遠沒有半分干系,就如隔著銀漢迢迢,牽不到,掛不仁。所有的相知,都在滔滔流年的濁浪里,繾綣著流過去,流過去,永無交集。
  她轉過身,避開他的目光,走遠兩步。在側身時舉起袖袂,以不經意的姿態掩去一星溢出的淚光。
  她恍然驚覺,他對自己的情意,恰如青翠竹葉上脈脈延伸的紋理,細微,卻清晰可見。
  如懿收起卷軸,交至容珮手中,輕聲道:“多謝。”她覓一話頭,來疏散此刻的心緒繁復,“皇上常往寶月樓去么?天寒路遠,皇上須得小心才是。”
  禮數是最刻意的距離。凌云徹退開兩步,回復往日的恭謹節制,“皇后娘娘心念皇上,微臣回去自當回察。不過娘娘放心,皇上己不似從前,兩三日才去寶月樓看容嬪小主一次,三五日才翻一次牌子。”
  心底的訝異突兀而出。這些日子來,她未曾過問皇帝行蹤,也無人來告知,唯有容珮的只言片語,才知皇帝少去。原來再狂熱的愛慕,也有自然熄止的一日。
  凌云徹看清她眼底的疑惑,又道:“皇上還是很寵愛容嬪小主,便是說寵冠六宮也不為過。只是皇上偶然說起,怕再如從前這般情不能已,是害了容嬪小主。所以如今也常往各宮走動,也算雨露均沾。”
  “過分之愛,亦是過分之害。”她一語輕漠。若是皇帝明白,他與她也不至今日。
  凌云徹拱手道:“娘娘安心,皇上已然明白。想來娘娘雨過天晴之日,亦不遠了。”
  如懿恍然明白過來,“所以你讓永璂送本宮迎春,是迎來春禧之意么?”她見凌云徹頷不覺惘然失笑,“不會的。凌云徹,一個男人,是不喜歡身邊的女子見過他最失態的模樣的。何況他己然清醒,會更厭惡本宮的親眼所見、親耳所聞。”
  她旋身,不忍將他的失望盡收眼底,“不過還是多謝凌大人照頤好永璂。對了,永琪也常去養心殿,對永璂可還好么?”
  “兄弟情深,叫人羨慕。”他一頓,還是道,“可是比之往日,總有不如。也不知是否是皇上常將十二阿哥帶在身邊的緣故。”
  如懿澀然,亦不便再言,眼見三寶帶了永璂回來,便也離去。
  那一廂天寒雪凍,殿中卻和暖入春,嬿婉見繽妃們一壁取樂罷,都盡興走了,方才困倦地蜷在酸枝木九節櫻花楊妃榻上,擁了一襲紫貂暖裘。天云晦暗,暮色沉沉,仿佛又有一場大雪要落。暖閣里擺著兩盆大紅的寶珠山茶,濃綠欲滴的葉片間鑲嵌著一朵朵殷紅如醉的花,如正春風得意的美人面。嬿婉套著藕荷鑲赤紅、寶藍、赭金三色寬邊的錦袍,袖口露著春蔥似的指尖,她百無聊賴,道:“都說來看給本宮道喜,鬧了一晌才肯去,真是乏人。”
  瀾翠甩了甩辮子,抿嘴笑道:“小主新封貴妃,又生下十五阿哥。這是雙喜臨門的大喜事。”
  春嬋抱了十香烷花軟枕上來,“小主拿軟枕墊著,舒服些呢。”
  嬿婉嬌滴滴地嗔著,一張白皙嬌艷的面龐嫵媚地側了側,道:“哪里就這么嬌貴了,生完都三個月了。”
  瀾翠嗓門敞亮,“哪里能不嬌貴呢?皇后形同虛設,宮里最尊貴的便是小主。如今您正炙手可熱,皇上多寵著您哪,連容嬪那么得意,也冷了下來。”
  呵,這真是一生里最暢意的一段日子。舊愛已然落下,新寵也未能威脅她,初嘗權力滋味,甜蜜如醉。孩子一個接一個地出生,都是依傍。她從未這般痛快過,不必畏首畏尾,隨著自己的心意擺布一切,自有人山呼簇擁。難怪,一個個頂著花般面孔,竭盡全力,不管姿勢是否好看,都要爬上這山巔來。
  果然頂上風光,是難以細述的美好。
  但,總還是有點阻礙,譬如,翊坤宮那人,終究是這個紫禁城的女主人。她還是侍妾,戰戰兢兢,守著禮儀尊卑,要對她俯首屈膝。
  春嬋見她神色不大好,便來打趣:“小主可知道,婉嬪真是癡心。這么冷的天,只要皇上經過她宮門外,她必定仰首企盼。唉,年歲大了還一股子癡情,真真可憐。”
  看,這便是宮里,癡情的身段擺出來,也得頂著一張如花似玉的面孔,否則便落了笑話。也真是唇亡齒寒,兔死狐悲,年華逝去,若無一點依傍,便生生成了他人的談資,徒增笑料。
  瀾翠替嬿婉掖好貂裘,那紫紅滟滟的皮子好似盛開的一簇綺麗繁花,映得她面龐亦帶了一抹沉郁的華貴氣息。她的手指上纏著髻后散落的一束柔嬈青絲,抿唇輕笑。一個女子,當真是要男人的疼愛,才養得出溫柔華貴氣來,否則,總是苦相,顯得鄙薄。但,她心底到底生了一絲鄙夷,輕輕咬著牙道:“到底是沒本事留住皇上的心。”
  瀾翠“咦”了一聲,“小主是說皇后娘娘么?”
  春嬋橫她一眼,滿面堆笑,“婉嬪是,皇后也是。小主,如今皇后勢單力薄,皇上又譽顧小主。有些枕頭風,您多吹上一吹,皇后要爬起來也難了”
  嬿婉的笑容和緩而溫柔,仿佛晨曦中一朵初綻的淺淺粉紅的花,讓人見之不由得生親近之情,卻與她此時口中的冷漠并不相符,“敢于直言,懂得進言,是皇后一直以來的優點,也是皇上引以為信任的由來。只是一個人的優點,放在外頭,自然是一輩子的好處。可是進了宮里,再好的優點,也會成為弱點。”
  春嬋蹙著眉頭,攏一攏手腕上的蝦須點珠銀鎏金鐲子,“可是若要皇后娘娘離開六宮之主的位置,小主卻不能不向皇上進言。都是刮耳朵的風,只看小主怎么吹了。”
  嬿婉的笑容倏然收住,僵在唇邊,凜然有殺氣,“本宮年輕的時候也犯過這樣的錯,以為自己的話能打動皇上。后來發現,并非本宮說的話有多好,而是正合時宜而己。但一時說得不合宜,卻給自己帶來無限的辛苦與麻煩。所以本宮學了個乖,以后再不多言了。不說,才不會說錯。”
  春蟬與瀾翠對視一眼,訕訕低首,“可是所謂殺敵制勝,若不出手,機會便過了。”
  嬿婉慵慵地側身,發髻上一串雙尾攢珠鳳釵,鳳口上垂落的紅珊瑚珠子墜著薄薄的赤金云頭,柔柔地散在青絲之上,溫柔旖旎。她倦得很,“本宮乏了,這些日子也不便侍寢,便成全了婉嬪吧…”她的聲音漸次低下去,忽然嗅到什么氣味,鳳眸倏然睜開,呵斥道,“誰摘了臘梅來,一股酒氣,好生難聞!”
  瀾翠悚然一驚,忙回頭去尋,春嬋好生勸慰道:“小主最不喜梅花,無人會摘來。”瀾翠忙碌片刻,終于在供著的清水甕里尋到幾朵風干泡著的臘梅,苦笑道:“定是底下奴才疏忽,想添水中清氣,才不小心加的,奴掉立刻撤換掉。”
  嬿婉這才平伏了氣息,道:“冬日少花,可養水仙與茶花,記得不許梅花入我永壽宮。”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條評論 發表在“第九章 梅邊影邊”上

  1. Dante說道:

    Hi, very nice website, cheers!
    ——————————————————
    Need cheap and reliable hosting? Our shared plans start at $10 for an year and VPS plans for $6/Mo.
    ——————————————————
    Check here: https://www.good-webhosting.com/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8个码复式二中二共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