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十六章 旋波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四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如懿趕到時,凌云徹已經挨了滿身的鞭子,衣衫破得不堪入目,連幫著他的廡房廊柱下的石磚上都沾上了斑斑血跡。然而,執刑的太監猶未收手,一鞭,一鞭下去,又快又狠,直打得血沫飛濺,皮肉綻開。凌云徹倒也硬氣,硬生生忍著,不肯發出一絲呻吟。
如懿腳步一滯,想要近前去看,還是覺得不妥。她揚了揚臉,容珮會意,朝著那執刑的太監擺了擺手,低低道:“皇后娘娘要進去向皇上回話,先停一停手。”
進得寢殿中,燭火下流動著水樣的光澤,明明滅滅,櫻紅色的流蘇款款漾漾,一搖一搖地拖出皇帝與玉研細細長長的影子,皇帝在寢衣外披了一件湖藍團墨外裳,臉色鐵青。玉研半坐在榻邊,散著一把青絲,身上一襲梅艷色緙絲八團春花秋月襯衣,幾顆鎏金鏨花扣疏疏地開著,露出雪白的一抹脖頸,正伏在皇帝手臂上哭得梨花帶雨。
如懿見她打扮得如此艷,不覺粗了蹙眉,只對著皇帝行禮如儀。
皇帝滿臉不悅,并無招呼如懿的心思,便道:“起來吧,夜深,皇后怎么來了?”
如懿和婉道:“臣妾本要睡了,聽得皇上寢殿惱了起來,便趕過來瞧瞧。”她含了幾分謙卑與自責,“后宮不寧,說來到底是臣妾無能的緣故,還請皇上降罪。”
皇帝擺擺手,氣惱道:“不干你的事,到底是朕身邊的人手腳不干凈,做出這等見不得人的事來。”他問李玉:“人在外頭,打得怎么樣了?”
李玉探頭向外看了看道:“打的沒聲氣兒了,執刑的太監手都酸了呢。”
玉研晃著皇帝的胳膊,恨聲道:“皇上!一定要活活打死他,才能泄了臣妾心頭之恨!”
如懿輕聲道:“李玉,說是不見了嘉貴妃的肚兜,給本宮瞧瞧,是什么肚兜?”
李玉忙答應著奉了上來,如懿看了一眼,卻是一個包花盤金鴛鴦戲水的茜香羅肚兜,上面扎著鴛鴦戲蓮的花樣,紅蓮綠葉,五色鴛鴦,四周滾連續暗金色并蒂玫瑰花邊紋,周匝壓青絲繡金珠邊兒,十分香艷。
如懿故意蹙眉道:“這是嘉貴妃的東西么?怎么瞧著便是幾個小常在她們十幾歲的年紀也不用這樣艷的東西呀。”
玉研輕哼一聲,撇了撇嘴,轉臉對著皇帝笑色滿掬:“皇上說臣妾皮膚白,穿這樣的顏色好看,是不是?”
那原是閨房私語,這樣驟然當著如懿的面說了出來,皇帝也有些不好意思,掩飾著咳嗽了一聲,道:“什么年紀了,說話還沒輕沒重的。”
玉研嬌聲道:“皇上在臣妾眼里,從來都是翩翩少年,那臣妾在皇上身邊,自然也是永遠不論年紀的。”
如懿聽著不堪入耳,便轉臉問:“李玉,這東西怎么會落到凌侍衛手里?”
李玉道:“回皇后娘娘的話,嬪妃侍寢,都是在圍房里用錦被裹了送進皇上寢殿的,哪怕是在行宮,規矩也是不改的,嘉貴妃進了寢殿,圍房的宮女便開始收拾換下來的衣物了,誰知這么一會兒功夫,便不見貴妃娘娘的肚兜。”
如懿目光一亮:“那怎么會跟凌侍衛有關?”
“凌侍衛今夜就守在圍房外,且嘉貴妃進殿后,侍衛便輪了一班。凌大人回過廡房喝茶,又換去了皇上殿前守衛。之后進忠帶人搜查侍衛們休息的廡房,才在凌侍衛的替換衣物里發現了嘉貴妃的東西。”
如懿用兩指拈起那肚兜對著燈火晃了晃,笑道:“李玉,你告訴本宮,什么人會偷肚兜啊?”
李玉滿臉通紅:“這個……這個……”
玉研翻了個白眼,叱道:“必是浪蕩之徒做的下作事情!”
如懿瞥著玉研笑道:“也是啊!嘉貴妃保養得宜,青春不老,別說皇上喜歡,是個男人也動心啊。干得出這樣的事的,總得是思慕嘉貴妃的人才是吧?”
玉研嫌棄地揚了揚絹子,靠得皇帝更近些,可憐巴巴地道:“皇上,臣妾可什么都不知道。”
玉研粉面低垂,一身艷梅色八團折枝西番蓮花樣的紗襖衣裙,燈光下愈加容光奪魄,卻比平日倍添嫵媚別致,如懿蹙眉道:“也真是奇怪了,若是巴巴兒地偷了這不能見人的東西,就該貼身藏著才是啊。怎么放到侍衛廡房那種人多手雜的地方去?也不怕人隨手就翻出來,還是故意等著人翻出來呢?”
皇帝道:“皇后的意思,此事有蹊蹺?”
店內安靜極了,瑤瑤聽見遠處不知名的蟲兒有氣無力地鳴叫著。鎏金八方燭臺上的紅燭還在滋滋燃燒著,流下的絲絲縷縷的紅淚,似凌云徹身上滴落的血跡,靜靜淌下。如懿欠身,神色分明:“出了這樣的事,嘉貴妃生氣也是情理之中,只是臣妾在想,凌侍衛自伺候皇上以來,一直忠心耿耿,孝賢皇后落水之時他亦不顧性命去救,多年來頗得皇上信任。而嘉貴妃侍寢的次數多得是,為什么偏偏在行宮便出了事,若是有凌侍衛真的覬覦嘉貴妃,在宮里下手偷嘉貴妃的肚兜豈不是更隱蔽些么?若這件事有人存心陷害,只怕皇上一怒之下殺了凌侍衛不要緊,身邊缺少了一個忠心得力的人了。”
皇帝乜了如懿一眼,淡淡道:“你是在替凌云徹求情?”
如懿深深垂下眼,以謙和恭敬的姿態深吸一口氣,道:“是,這件事雖然蹊蹺,但人贓俱獲,皇上要怎么罰凌侍衛都不為過,要是能出了嘉貴妃一口惡氣,更是值當!只是有一樁,如今是在行宮,不比在宮里。這兒地方小閑人多,今夜為此事打死了侍衛的事傳出去,怕也不好聽。依臣妾的意思,未免冤死了凌侍衛,還是死罪當免,活罪當罰!”
皇帝略略凝神,亦覺得困倦。他撫慰似得拍了拍玉研香肩:“也罷,那邊打發凌云徹去木蘭圍場做個打掃的苦役,以后再不許回京就是。”
玉研還欲再說什么,如懿及時打斷了她:“連肚兜都會被人盯上,說白了不過是嘉貴妃自己言行上還不夠檢點,本該是位分尊貴得人尊重的年紀了,偏偏還弄得滿身小姑娘的玩意兒。若真傳出去,也是嘉貴妃自己的名聲了。皇上,今夜既然鬧出這么大的事,就不宜再由嘉貴妃侍寢,以免皇上再想起這煩心事,”如懿肅了臉容,一派中宮威儀,“嘉貴妃也宜后宮反省靜思,以免日后再惹出這樣的麻煩。”
皇帝不耐煩地擺了擺手,道:“嘉貴妃,你跪安吧。進保,去接令妃過來。”
進保答應著退下了。如懿亦告退離去。到了門外,如懿見是李玉親自送出來,便低聲道:“多謝你傳話過來。”
李玉忙道:“凌侍衛對皇后娘娘有救命之恩,奴才是知道的,且奴才是皇后娘娘在宮里的一只眼睛,凌侍衛便是另一只,奴才可不愿看著旁人生生剜了娘娘的眼珠子去,免得剜了這一只,到時候就來剜奴才了。”
如懿點頭道:“你是個乖覺的。好好兒給凌侍衛上點兒藥,擇日送去木蘭圍場,一切便靠你打點了。”
李玉答了“是”恭恭敬敬送了如懿出去。
透破厚厚的云層灑落的微弱月光,在宮巷一片迷蒙的黑暗之中浮蕩著,像是一層薄紗搖曳,落下迷蒙的濕潤。夜風拂面微涼,如懿心頭卻不松快,只是陳著臉,默默前行。
容珮扶著如懿,低聲道:“娘娘以為,今夜的事是不是有人在背后算計娘娘?”
如懿搖了搖頭:“事情來得太突然,且本宮是舉薦過凌云徹,但他并未明里暗里幫本宮做事,所以算不得是本宮的心腹,又有誰要算計呢?”容珮疑心道:“莫不是嘉貴妃……”
“嘉貴妃和凌云徹無冤無仇,不會托了自己下水去害他,且扯進了肚兜這樣香艷私密的東西,他不怕丟了自己的臉面么?”
容珮細想:“要說算計嘉貴妃,宮里算上跟嘉貴妃不睦的,純貴妃是一個,令妃也是一個,便是婉嬪,也與嘉貴妃不大合得來。”
如懿凝神道:“跟嘉貴妃和睦的人不多,可是本宮看來,那人的目的不只是要拉了嘉貴妃下水,私偷嬪妃肚兜這樣的事,更是要對凌云徹斬草除根,所以,誰最忌憚凌云徹在宮里,便是誰了。”
容珮想了半日,低聲道:“奴婢聽蕊心姑姑說起過,從前凌大人和令妃娘娘……”
如懿轉過臉,低聲喝止:“住嘴!這件事不許再提。”
容珮道:“是。奴婢可以不提。但這宮里能和凌大人沾上點兒忌諱的人就只有令妃娘娘了。這……”
如懿長嘆一聲:“無論怎樣,先送些上好的金瘡藥去給凌云徹治傷,否則天氣熱起來,他那一身傷要化了膿也是要命的事,然后悄悄松了凌云徹去木蘭圍場安置好,在得空兒問問他,可曾得罪了什么人。”
容珮見如懿如此鄭重,忙答應了不敢再提。
凌云徹的傷養了三五日,便被催著押送去了木蘭圍場。木蘭圍場原是皇家林苑,里頭千里松林,乃是皇家每年狩獵之處。但除了這一年一回的熱鬧,平時只有與野獸松風為伍,更何況是罰做苦役,不僅受盡苦楚,更是斷送了前程。
如懿自然是不能去送的,只得命容珮收拾了幾瓶金瘡藥供他路上涂抹,又折下一枝無患子相送,以一語憑寄: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
容珮嘆道:“娘娘是以此物提醒凌大人,希望他無憂無慮。”
如懿道:“無患子抗風耐旱,又耐陰耐寒。本宮是希望凌侍衛無論身在何處,都耐得住一時苦辛,圖謀后路。再告訴他,走得不體面,若想回來,就必得堂堂正正,體體面面。”
、容珮依言前去相送,回來只道:“凌大人走了,只有一句話,娘娘的囑咐他都知道,請娘娘小心令妃便是。”
如懿的笑意頓時凝在嘴角,冷冷道:“果然是她!”
然而,如懿一時也未有什么動作,令妃照樣是萬千寵愛,陪伴君側。而寒的,只是如懿一顆素來提防的心,又愈加涼了幾許。
四月過江寧后,御駕便沿運河北上,從陸路到泰安,又到泰山岳廟敬香。五月初四方才回到宮中。
回京后第一件事,如懿便是去了儲秀宮看望了意歡。彼時海蘭亦帶著永琪在意歡身邊陪著說話,海蘭素來裝扮簡素,身上是七成新的藕絲穿暗花流云紋蹙銀線殺衫,云鬢上略微點綴些六角藍銀珠花,唯有側鬢上那支雙尾攢珠通玉鳳釵以示妃子之尊,海蘭行動間確有幾分臨水拂風之姿,楚楚動人。然而,卻是永無恩寵之身了。
時在五月,殿中簾帷低垂,層層疊疊如影紗一般,將殿中遮得暗沉沉的。意歡穿著一襲粉紅色紗繡海棠春睡紋氅衣,斜斜地靠在床上,愛憐地撫摸著永琪的手,絮絮地囑咐著什么。江與彬便跪坐一側,替意歡搭脈請安。
見了如懿來,意歡便是一喜,繼而羞赧,背過身去,低低綴泣道:“臣妾今日這個樣子,豈敢再讓皇后和皇上瞧見。”
如懿微笑著勸慰道:“皇上還在養心殿忙著處理政務,是本宮先來看你,大家同為女人,你何必在乎這些。”
海蘭勉強笑道:“這些日子,舒妃妹妹也只肯見臣妾罷了。”她環顧四周,“連殿里都這么暗沉沉的,半點兒光也不肯透進來。”
如懿懂得地點點頭,摟過永琪:“永琪病了這些日子,臉也小了一圈,叫皇額娘好好兒瞧瞧。”
海蘭心疼道:“可不是,總是斷斷續續的,幸好二十多日前江太醫終于趕回來了,可算治好了。”
如懿蹙眉:“不曉得什么緣故?”
海蘭搖頭:“小孩子家的病,左右是晚上踢了被子什么的受了涼,乳母們一時沒看嚴。”
如懿沉吟道:“那幾個乳母便不能用了,立即打發出去。”
海蘭微微點頭:“打發出去前得好好兒問問,別是什么人派來害我們永琪的。”她疑惑,“可若真是害永琪,偏又害得那么不在點子上,只是讓臣妾揪心,分不得身罷了。”
江與彬請完了脈,如懿問:“不要緊么?”
江與彬溫和道:“就是脫發,其他也無礙。”
意歡緩過勁兒來,終于肯側轉身來。她前額的頭發掉了好些,發際線攏得老高老高,只有頭上籠著的發髻還異常飽滿烏黑,許是覺得額頭太高太闊了不好看,又剪了好些劉海兒下來。偏偏她的頭發掉得稀稀拉拉的,像枯草般發黃,遮住了前頭遮不住后頭,越發顯得欲蓋彌彰。女子素來以“淡掃蛾眉朝畫師,同心華髻結青絲”為美,頭發少了,難免使她容貌折損。
如懿忙道:“發髻還厚重,可是江太醫調理了之后見好了些?”
意歡難過道:“發髻是摻了假發的,若是散下來,臣妾自己的頭發已經掉了大半,根本不能看了。吃了多少黑芝麻和核桃,一點兒效果也沒有。”
論容貌,意歡乃是宮中嬪妃的翹楚,與金玉研可算是花開并蒂,一清冷一嫵媚,恰如白蓮紅薇。偏偏意歡的性子與玉研愛惜美貌瑜命不同,她擁有清如上弦月的美貌,卻從不以為自己美。但女子始終是女子,在如何疏淡容貌,如今青絲凋零,倒也真的是難過,如懿只得安慰道:“你現如今懷著孩子呢,腎氣虛弱也是有的。等生下了孩子月子里好好兒調理,便能好了。”她愛惜且艷羨地撫著意歡高高隆起的肚子,又問:“孩子都還好么?”
意歡這才破涕為笑,欣慰道:“幸虧孩子一切都好。”
海蘭抱著永琪慨嘆道:“只要孩子好。做母親的稍稍委屈些,便又怎樣呢?花無百日紅,青春貌美終究都是虛空,有個孩子才是實實在在的要緊呢。”
意歡懷著深沉的喜悅:“是啊,這是我和皇上的孩子呢,真好。”
海蘭這話是肺腑之言,意歡也是由衷的歡喜。如懿怕惹起彼此的傷感,便問:“你又不愛出去,也不喜見人,老這樣悶著對自己和孩子都不好,這些日子都在做什么呢?”
意歡臉上閃過一點兒羞赧的笑色,像是任春風把殿外千瓣鳳凰花的粉色吹到了她略顯蒼白的面頰上,她招招手,示意荷惜將梨花木書桌上厚厚一沓紙全拿了過來,遞給如懿,道:“皇后娘娘瞧瞧,臣妾把皇上自幼以來所寫的所有御制詩都抄錄了下來,若有一個字不工整便都棄了,只留下這些抄的最好的。臣妾想好了,要用這些手抄的御制詩制成一本詩集,也不必和外頭那些臭墨子文臣一般討好奉承了編成詩集,便是自己隨手翻來看看,可不是好?”
海蘭笑道:“還是舒妃妹妹有心了,皇上一直雅好詩文,咱們卻沒想出這么個妙事兒來。”
如懿笑道:“若是人人都想到,便沒什么稀罕的了。這心意就是難得才好啊!什么時候見了皇上,本宮必得告訴皇上這件妙事才好。”
意歡紅了臉,忙攔下道:“皇后娘娘別急,事情才做了一半兒呢,等全好了再告訴皇上也不遲。”
從意歡宮中走出來時,海蘭望著庭院中晴絲裊裊一線,穿過大片燦爛的鳳凰花落下晴明不定的光暈,半是含笑半是慨嘆:“舒妃妹妹實在是個癡心人兒。”
如懿被她一語,想起了自己初嫁皇帝時的時光,那樣的日子是被春雨潤透了的桃紅明綠,如這大片大片洵爛的鳳凰花,美得讓人無法相信。原來自己也曾經這樣綻放過。
誠然,封后之后,皇帝待她是好的,恩寵有加,也頗為禮遇。但那寵愛與禮遇比起新婚燕爾的時光,到底是不同了,像畫筆染就的珊紅,再怎么艷,都不是鮮活的。
如懿笑了笑,便有些悵惘:“癡心也有癡心的好處,一點點滿足就那樣高興。”
海蘭深以為然:“是。娘娘看咱們一個個懷著孩子,都是為了榮寵,為了自己的將來,只有舒妃,她和咱們是不一樣的。看著冷冷清清一個人兒,對皇上的心卻那么熱。”
如懿道:“這樣也好。否則活著只營營役役的,有什么趣兒呢?”
海蘭長嘆一聲:“但愿舒妃有福氣些,別癡心太過了。人啊,癡心太過,便是傷心了。”
二人說著,便走到了長街上。在外許久,突然走在宮內長長的甬道上,看著高高的紅墻隔出一線天似的藍色天空,便覺得無比憋氣,好像活在一個囚籠里似的。可是這球籠里,終究是有人快樂的。
如懿這樣想著,卻見前頭的轉角處裙裾一閃,似乎是玫嬪的身影,卻沒有一個宮女跟著,如懿道:“海蘭,本宮是不是眼花了,前面過去的是玫嬪么?怎么鬼鬼祟祟的?”
海蘭笑著啐道:“宮里的女人,活得像鸚哥兒,像老鼠,像金魚,那個動起心思來不是鬼鬼祟祟的?”她低聲道,“皇后娘娘不知道么?玫嬪的身子壞了。”
如懿想起在杭州的時候,她那樣費盡心思和慶嬪一起討皇帝的歡心,最后還是受了冷落,及不上令妃和慶嬪的千寵萬愛。而且,她的臉色那樣不好,想著便疑云頓生。如懿問道:“是怎么壞了?”
海蘭嘆口氣:“臣妾也是偶然看她吃藥才知道的。許是那年生下了那個死孩子之后便壞了,玫嬪這些年總不能有自己的孩子,聽伺候它的宮人說起來,常常是大半年都沒有月信,以來便是一兩個月,身子都做弄壞了。”
如懿驚道:“有這樣的事?江與彬也不曾和本宮提起?”
海蘭擺擺手,也動了惻隱之心:“這有什么可提的?女人的身體,熬不住就壞了唄。也是常事。況且她這些年不如從前得寵了,年紀到了,也沒個孩子,更沒什么家世,就這樣熬著唄。”
如懿想起玫嬪的身世和那個只見過一眼便離開了人世的孩子,心下仿佛被秋風打著,沙沙地酸楚。她想說什么,微微張了唇,也唯有一聲幽涼嘆息而已。

下一章:
上一章: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8个码复式二中二共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