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十章 穿耳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四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這樣思慮,再度入夢便有些艱難。蒙蒙眬眬中,便已天色微明。皇帝照例要去早朝,囑咐她起身后再休息片刻。如懿想著今日是嬪妃陛見的日子,也隨著皇帝起身,一同穿戴整齊,含笑送了皇帝出門,亦回自己宮中去。
金玉妍自九阿哥夭折后脾氣越發不大好。皇帝看在她喪子之痛,著意安慰,又再立后次日重新復她貴妃之位以示恩遇,沉寂多時之后,她也終算揚眉了。
這一日是立后之后嬪妃第一次合宮拜見。如懿不愿擺足新后的架子,便按著時辰在翊坤宮與嬪妃們相見,倒是眾人矜守身份,越發早便候在了宮中。
因著是正日,如懿換了一身正紅色龍鳳勾蓮暗花紗氅衣,發髻上多以純金為飾,夾雜紅寶,喜慶中不失華貴雍容。
彼時嘉貴妃玉妍與純貴妃綠筠分列左右首的位置,綠筠下首為愉妃海蘭、令嬪嬿婉、婉嬪婉茵、慶貴人纓絡、秀常在,玉妍之下為舒妃意歡、玫嬪蕊姬、晉貴人、平常在、揆常在及幾個末位的答應。為免妨皇后正紅之色,嬪妃們多穿湖藍、羅翠、銀珠、淡粉、霞紫,顏色明麗,繡色繁復嬌艷,卻不敢有一人與如懿的穿戴相近,便是嬪妃中位列第一的蘇綠筠,也不過是一身桔色七寶繡芍藥玉堂春色氅衣,配著翠綠銀絲嵌寶石福壽綿長佃子,有陪同著喜悅的得體,也是謙遜的退讓。
嬪妃之中,唯有新復位的玉妍一身胭脂紅綴繡八團簇牡丹氅衣,青云華髻上綴著點滿滿翠鑲珊瑚金菱花并一對祥云鑲金串珠石榴石鳳尾簪,明艷華貴,直逼如懿。
如懿心中不悅,卻也不看她,只對著綠筠和顏悅色:“本宮新得了烏木紅珊瑚筆架一座,白玉筆領一雙,想著永瑢正學書法,等下你帶去便好。”
綠筠見如懿關愛自己兒子,最是歡喜不過,忙起身謝道:“皇后娘娘新喜,還顧念著臣妾的孩子,臣妾真是感激不盡。“說罷便向著玉妍道:”嘉貴妃復位,又賀皇后娘娘正宮中位之喜,難得打扮得這樣嬌艷,咱們看著也歡喜。”
嬿婉溫婉道:“臣妾等侍奉皇后娘娘,穿的再好看也不是為了自己,只是薄皇后娘娘一笑罷了。能讓皇后娘娘高興,也不枉嘉貴妃穿了這么一身顏色衣裳。好賴都是討主子娘娘歡喜罷了。”
玉妍的笑冷艷幽異:“令嬪一心想著討好主子娘娘,本宮倒是巧合,只不過惦記著皇上說過,喜歡本宮穿紅色而已。”
嬿婉有些窘迫,掩飾著取了一枚櫻桃吃了,倒是海蘭笑道:“皇上與皇后娘娘本是夫妻一體,嘉貴妃記得皇上,便是記得皇后娘娘了。”
玉妍見如懿端坐其上,慢慢合著青花洞石花卉茶盅的蓋子,熱氣氤氳蒙上她姣美的臉:“皇后是新后,翊坤宮卻是舊殿。臣妾記得當時皇上把翊坤宮上次給還是嫻妃的皇后娘娘居住,便是取翊為輔佐之意,請娘娘輔佐坤寧,原是副使的意思,怎么如今成了中宮之主,娘娘住的還是輔佐之殿呢?”
這話問得極犀利。如懿想起封后之前,皇帝原也提起過換個宮殿居住,但東西六宮中,只有長春宮、威福宮、承乾宮和景仁宮不曾有人居住。長春宮供奉著孝賢皇后的遺物;威福宮乃是慧賢皇貴妃的舊居,慧賢皇貴妃死后便空置著;景仁宮,如懿只消稍稍一想,便會想起她可憐的姑母,幽怨而死的姑母,如何再肯居住。皇帝倒也說起,承乾宮意為上承乾坤,歷來為后宮最受寵的女子所居住,順治帝的孝獻皇后董鄂氏便是,但年久失修,總得修一修才能讓如懿居住。只是,這樣的話何必要對她金玉妍解釋。
如懿便只是淺笑不語,不去理會。嬿婉抿起唇角輕笑,纖細的手抬起粉彩繡荷葉田田的袍袖掩在唇際,帶著一絲譏誚的眸光瀲滟,撥著耳上翠綠的水玉滴墜子,柔柔道:“皇后便是皇后,名正言順的六宮之主,不拘住在哪里。都是皇上的正妻,咱們的主子娘娘。”
玉妍笑意幽微,微微側首,滿頭珠翠,便曳過星燦似的光芒,晃著人的眼:“主子娘娘倒都是主子娘娘,但正妻嘛”她的身體微微前傾,對著綠筠道:“純貴妃出身漢軍旗,自然知道民間有這么個說法吧?續弦是不是?還是填房,繼妻?”她甩起手里的打烏金絡子杏色手絹,笑道:“到底是續娶的妻子,是和嫡妻不一樣的吧?”
這話,確是刻薄了。綠筠一時也不敢接話,只是轉頭訕訕和意歡說了句什么,掩飾了過去。
有那么一瞬間的沉吟,如懿想起了她的姑母,幽怨絕望而死的景仁宮皇后,或許,她生前也是一樣在意吧?在意她的身份,永遠是次于人后的繼后,如懿忽然微笑出來,坦然而篤定。其實,有什么要緊?真的,在這個位置的唯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人,之前之后,都只是虛妄而已。
如懿側臉,召喚容珮:“去將本宮備下給純貴妃與嘉貴妃的耳環呈上來。”
容珮答應了一聲,立刻從小宮女手中接過了一個水曲木鏤牡丹穿風長盤,上面擱著兩只粉紅色織錦緞圓盒。她利落打開,按著位序先送到綠筠面前,那是一對瑪瑙穿明珠玉玨耳環,顏色大方又不失明亮,極適合綠筠的年紀與身份。綠筠忙起身謝過:“多謝皇后娘娘賞賜。”
如懿淡淡含笑:“等下還有三把玉如意,你帶回去給三阿哥、六阿哥和四公主,也是本宮的一點兒心意。”
綠筠再次謝過,神色恭謹。容珮又將另一對耳環送到玉妍面前,如懿溫然含笑:“這一對耳環與純貴妃那對不同,專是為你選的。嘉貴妃應該會喜歡吧?”
玉妍只瞟了一眼,矍然變色,如懿恍若未見,如常道:“給嘉貴妃的這一對是紅玉髓的耳環,配著七寶中所用的松石和珊瑚點綴,在最末垂下拇指大的雕花金珠,顏色明麗,很適合嘉貴妃這樣亮烈嫵媚的性子,只是,紅玉髓到底不如瑪瑙名貴,那也是沒辦法的,純貴妃到底資歷深厚,兒女雙全,自然是在嘉貴妃之上了。”
這話,既是褒獎綠筠眾妃之首的超然地位,穩了她永璜和永璋被貶斥后惶惑不安的心思,亦是提點著玉妍當日一圖用七寶手串暗害她的事。前因后果,她都記得分明。
玉妍果然有些失色,臉色微微發白,并無意愿去接那對耳環。
如懿的臉色稍稍沉下,如秋日陰翳下的湖面:“怎么?嘉貴妃不愿接受本宮的心意么?”
綠筠到底還乖覺,忙摘下自己耳垂上的碧璽琉璃葉水晶耳墜,將如懿賞賜的耳環戴上,起身道:“皇后娘娘賞賜,臣妾銘記于心,此刻便戴上,以表對娘娘尊敬。”
如懿滿意地頷首,平靜目視玉妍,玉妍勉強道:“謝過皇后,臣妾回去自會戴上。”
嬿婉輕笑,脆生生道:“這是咱們第一日拜見皇后娘娘,嘉貴妃若有心,此刻戴上便是了,何必分回去不回去?再說了,怎么回去不都是在皇后娘娘所轄的六宮里。”
意歡素來不喜玉妍,側目道:“嘉貴妃不喜歡便是不喜歡,何必偽作托詞,可見為人不實。”
婉茵亦勸:“嘉貴妃,皇后娘娘賞賜的耳環極好看,也便只有你和純貴妃有,咱們羨慕都羨慕不來呢。”
玉妍只得伸手掂了掂耳墜,勉強道:“皇后娘娘可真實誠,這么大的金珠子,想必是實心的吧,臣妾戴著只怕耳朵疼呢,昔年孝賢皇后在時,最忌奢侈華麗,這么華貴的耳墜,臣妾實在不敢受。”
這一來,已經戴上耳環的綠筠不免尷尬,還是海蘭笑道:“孝賢皇后節儉,那是因為皇上才登基,萬事草創。如今皇上是太平富貴天子,富有四海,便是貴妃戴一雙華貴些的耳環怎么了,只怕皇上瞧見了更歡喜呢。”
玉妍仔細看那耳墜,穿孔的針原是銀針做的,頭上比尋常的耳墜彎針尖些,針身卻粗了兩倍不只,便道:“這耳針這么粗,臣妾耳洞細小,怕是穿不過的。”
如懿不欲與她多言,揚了揚下巴,容珮會意,便道:“戴耳墜原不是嘉貴妃娘娘的事,穿不穿的進是奴婢的本事,肯不肯讓奴婢穿便是嘉貴妃自己的心意。”
如懿微微斜過身子,撥弄著身旁一大捧新折的深紅芙蓉,笑吟吟道:“嘉貴妃自然知道本宮為何要賞你紅玉髓耳墜。本宮的心思,你明白就好,若是說穿了,你這個貴妃之位復位男的,別再輕易丟了。”
玉妍滿臉惱怒,到底也不敢發作,只得低下了頭對著容珮厲色道:“仔細你的爪子,別弄傷了本宮。”
容珮答應一聲,摘下玉妍原本的耳環,不管三七二十一,對著她的耳孔便硬生生扎了下去,那耳針尖銳,觸到皮肉一陣刺痛,很快被粗粗的針身阻住,怎么也穿不進去。容珮才不理會,硬生生還是往里穿,好像那不是人的皮肉耳洞似的。玉妍起先還稍稍隱忍,后來實在吃痛,轉頭喝道:“不是教你仔細些了么?你那手爪子是什么做的,還不快給本宮松下來!”
容珮面無表情,手上卻不肯松勁兒,只板著臉道:“不是奴婢不當心,是奴婢的手不當心,認不得人。當初嘉貴妃把惢心姑姑送進慎刑司,自己可沒做什么,可慎刑司那些奴才不就是嘉貴妃您的手爪子么,您的手爪子遂不遂您的心奴婢不知道,可現在奴婢的手爪子不聽自己使喚了,非要鉆您的耳朵,您說怎么辦呢?”
玉妍又驚又怒,痛得臉孔微微扭曲:“皇后娘娘!你就這么縱容你的奴婢欺凌臣妾么?”
如懿含笑不語,似乎只是看著一場有趣的笑劇,吩咐道:“惢心,給各位小主添些茶點。你的腿腳不好,慢慢走吧,不必著急。”
玉妍見如懿如此,愈加驚惱:“惢心的腿壞了,是慎刑司的人下手太重,皇上也已經貶斥過臣妾。如今臣妾復位,那是皇上不計較了。皇上都不計較,皇后還敢計較么?”
如懿看著她,和煦如春風:“皇上不計較是皇上仁慈,本宮不計較是與皇上同心一體,所以,本宮眼下是賞賜你,而不是懲罰你,你可別會錯了意。”
容珮冷著臉道:“嘉貴妃,耳針已經穿進去了,您要再這么掙扎亂動,可別怪自己不當心傷了自己的耳朵。再說了,您規規矩矩一些,奴婢立刻就穿過去了,您也少受些罪不是?”
玉妍恨得雙眼通紅:“皇后娘娘,您是拿著賞賜來報自己的私仇!臣妾不服!”
如懿笑得從容淡然:“你從來都是不服的,也不是這一日兩日了。而且,本宮大可明明白白告訴你,不是本宮要報自己的私仇,而是你承擔自己做過的事!所以對你,賞也是罰,罰也是賞!”
嬿婉伸著柔若無骨的指,緩緩地剝著一枚枇杷:“皇后娘娘已經是足夠寬宏大量了。身為嬪妃,對著皇后娘娘你呀你的,敬語也不用,還敢撩了皇后娘娘的顏色。說白了,嘉貴妃再尊貴,再遠道而來,還不是和咱們一樣,都是妾罷了。我倒是聽說,在李朝遵守儒法,妾室永遠是正室的奴婢,妾室所生的孩子永遠是正室孩子的奴婢。怎么到了這兒,嘉貴妃就忘了訓導,尊卑不分了呢?若是皇上知道,大約也會很后悔那么早就復位您的貴妃之位了。這么不懂事,可不是辜負了皇上的一片苦心么?”
玉妍聽得“皇上”二字,到底也不敢再多爭辯,只得紅了眼睛,死死咬牙忍住。容珮下手毫不容情,仿佛那只是一塊切下來掛在鉤子上的五花肉,不知疼痛、不知冷熱的,舉了耳針就拼命鉆。玉妍痛得流下淚來,她真覺得這對耳垂不是自己的了。這么多年來養尊處優,每夜每夜用雪白的萃取了花汁的珍珠粉撲著身子的每一寸,把每一分肌理都養得嫩如羊脂,如何能受得起這般折騰。可是,她望向身邊的每一個人,便是最膽小善良的婉茵,也只是低垂了臉不敢看她。而其他人,都是那樣冷漠,只顧著自己說說笑笑,偶爾看她一眼,亦像是在看一個笑話。
玉妍狠狠地咬住了唇,原來在這深宮里,她位分再高,皇子再多,終究也不過是一個異類而已。
也不知過了多久,容珮終于替玉妍穿上了耳墜,那赤純的的金珠子閃耀無比,帶著她耳垂上滴下的血珠子,越發奪目。容珮的指尖亦沾著腥紅的血點子,她毫不在乎的神情讓人忘記了那是新鮮的人血,而覺得是胭脂或是別的什么。倒是玉妍雪白的耳垂上,那過于重的耳墜撕扯著她破裂的耳洞,流下兩道鮮紅的痕跡,滴答滴答,融進了新后宮中厚密的地毯。
有須臾的安靜,所有人被這一刻悲怒而綺艷的畫面怔住。
如懿面對玉妍的怒意與不甘,亦只沉著微笑。她忽然想起遙遠的記憶里,她偶然去景仁宮看望自己的皇后姑母,在調理完嬪妃之后,躊躇滿志的姑母對她漫不經心地說:“皇后最要緊的是無為而治,你可以什么都想做,但若什么都親手做,便落了下乘了。要緊的,是借別人的手,做自己想做的事。”
如懿知道,此時此刻的自己早已違背了姑母的這一條禁忌。但,她是痛快的。此刻的痛快最要緊,何況作為新任的皇后,自己從妃妾的地位一步步艱難上來,她懂得要如何寬嚴并濟,所以平撫了蘇綠筠,彈壓了金玉妍。
如懿笑意吟吟地打量著玉妍帶血的艷麗耳垂,那種鮮紅的顏色,讓她紓解了些許惢心殘廢的心痛和自己被誣私通的屈辱。她含笑道:“真好看!不過,痛么?”
玉妍分明是恨極了,卻失了方才那種囂張凌厲,有些怯怯道:“當然痛。”
如懿笑著彈了彈金鑲玉的護甲:“痛就好。痛過,才記得教訓!起來坐吧。”
玉妍身邊的麗心嚇得發怔,聽得如懿吩咐才回過神來,畏怯地扶了玉妍起身坐下。
意歡瞟了眼麗心,語氣冷若秋霜:“你可得好好兒伺候嘉貴妃,別和貞淑似的,一個不慎被送回了李朝、貞淑有李朝可回,你可沒有!”
麗心嚇得戰戰兢兢,哪里還敢作聲。
容珮見玉妍臉色還存了幾分怒意,便板著面孔冷冷道:“嘉貴妃的眼淚珠子太珍貴,要流別流在奴婢面前,在奴婢眼里,那和屋檐上底下的臟水沒分別!但您若要把您的淚珠子甩到皇上跟前去,奴婢便也當著各位小主的面回清楚了。皇后娘娘給的是賞賜,是奴婢給您戴上的,要有傷著碰著,您盡管沖著奴婢來,奴婢沒有一句二話。但若您要把臟水往皇后娘娘身潑,那么您就歇了這份心吧,所有的小主都看著呢,您是自己也愿意承受的。不為別的,只為您自己做了虧心事,那是該受著的。”
眾嬪妃何等會察言觀色,忙隨著為首的綠筠起身道:“是。臣妾們眼見耳聞,絕非皇后娘娘之責。”
如懿和顏悅色,笑對眾人:“容珮,把本宮備下的禮物賞給各宮吧。”
如是,嬪妃們又陪著如懿說笑了一會兒,便也散了。
到了晚間時分,皇帝早早便過來陪如懿用膳。如懿站在回廊下,遙遙望見了皇帝便笑:“皇上來得好早,便是怪臣妾還沒有備好晚膳呢。”
惢心俏皮道:“可不是!皇上來得急,皇后娘娘親自給備下的云片火腿煨紫雞才滾了一遭,還喝不得呢。”
皇帝挽過如懿的手,極是親密無間:“別行禮了,動靜又是一身汗。”他朝著惢心笑道:“不拘吃什么,朕批完了折子,只是想早些來陪皇后坐坐。”
如懿笑道:“皇上說不拘吃什么就好,有剛涼下的冰糖百合蓮子羹,皇上可要嘗嘗么?”
皇帝眼底的清澈幾乎能映出如懿含笑的仿佛正在盛放的蓮一般的面容:“自然好,百合百合,百年合歡,是好意頭。”
如懿婉然睨他一眼:“一碗羹而已,能得皇上這樣的念想,已是它的福氣了。”
惢心頃刻便端了百合蓮子羹來,又奉上一碗冰碗給如懿。那冰碗是宮中解暑的佳品,用鮮藕切片,鮮菱角去皮切成小丁塊,蓮子水泡后去掉皮和蓮心,加清水蒸熟,再放入切好的蜜瓜、鮮桃和西瓜置于荷葉之上,放入冰塊冰鎮待用。這般清甜,如懿亦十分喜歡。
如懿才舀了一口,皇帝便伸手過來搶了她手中銀勺:“欸,看你吃得香甜,原來和朕的不一樣。”說著便就著如懿用過的銀勺吃了一口,嘆道,:“好甜!”
如懿奇道:“臣妾并不十分喜甜,所以這冰碗里不會加許多糖啊”
皇帝便道:“不信,你自己再嘗嘗。”
如懿又嘗了一口,道:“皇上果然誑臣妾呢。”
皇帝忍不住笑了,湊到她耳邊低低道:“是朕自己心里覺得甜。”
如懿笑著嗔了皇帝一眼,啐道:“皇上慣會油嘴滑舌。”
皇帝眉梢眼角皆是笑意:“油嘴滑舌?也要看那個人值不值得朕油嘴滑舌啊。”他陪著如懿用完點心,話鋒驟然一轉,“對了,方才嘉貴妃來養心殿見朕,哭哭啼啼的,耳垂也弄傷了。是怎么了?”
長長的睫毛如寒鴉的飛翅,如懿羽睫低垂,暗自冷笑,金玉妍果然是耐不住性子去了。她抬起眼,看著皇帝的眼睛笑意盈盈道:“是是非非,皇上也已經聽嘉貴妃自己哭訴了一遍,臣妾便是不饒舌了。”
皇帝慢慢舀了一顆蓮子在銀勺里:“她說的話自然是維護她自己的,朕想聽聽你的說辭。”
如懿不假思索道:“后宮是歸臣妾的,更是歸皇上的。臣妾不會蓄意惹是生非。”
皇帝粲然一笑,眉毛一根根舒展開來:“有你這句話,朕便放心了。其實你不說朕也知道。嘉貴妃剛剛復位,難免有些桀驁,從哪里爭口氣來恢復自己往日的尊榮,掙回些面子。你初登后位,若不稍加彈壓,往后也的確難以壓制”
如懿低眉頷首,十分溫婉:“皇上說得是,嘉貴妃出身李朝,本該格外優容。可是前兩日臣妾見到和敬公主,深覺公主有句話講得極是。”
皇帝饒有興味,笑道:“和敬嫁為人婦,如今也不再任性。她說出什么話來,叫朕聽聽。”
如懿撥著手里的鑰匙,輕輕笑道:“公主說,享得住潑天的富貴,也要受得住來日彌天的大禍。”
皇帝軒眉一挑,顯是不豫:“前兩日是朕的立后大典,她說這般話,是何用心?”
如懿知他不悅,淺淺笑道:“公主這句話放諸六宮皆準,臣妾覺得倒也不差。皇上開恩垂愛,嘉貴妃便更應謹言慎行,不要再犯昔日之錯。”
皇帝擺手,溫言道:“嘉貴妃之事你已經處置了便好。和敬她到底已經出嫁,你也不必多理會。對了,再過幾日便是朕的萬壽節。朕想來想去,有一樣東西要送與你。”
描繪得精致的遠山黛眉輕逸揚起,如懿笑道:“這便奇了。皇上的生辰,該是臣妾送上賀禮才是,怎么皇上卻倒過來了?”
皇帝握住她的手,眼中有綿密情意:“朕今日往漱芳齋過,想起你在冷宮居住數年,苦不堪言,而同住的女子,多半也是先帝遺妃。所以,朕已經下了旨意,將這些女子盡數遣往熱河行宮,擇一處僻靜之處養老,不要再活得這般苦不堪言。”
有輕微的震動涌過心泉,好像是冰封的泉面地下有溫熱的泉水潺潺涌動,如懿似乎不敢相信,輕聲道:“皇上的意思是”
“朕不想宮中再有冷宮了。”皇帝執著如懿的手鄭重道,“沒有冷宮,是朕要宮中夫妻一心,再無情絕相棄之時”
心中的溫熱終于破冰而出,如懿回望著皇帝,笑意溫柔:“皇上情意深重,六宮同沐恩澤。”
殿中清涼如許,如懿只覺得心中溫暖。只是在那溫暖之中,亦有一絲不合時宜的惆悵涌過。其實,冷宮也不過是一座宮殿,若有朝一日皇恩斷絕,哪怕身處富貴錦繡之地,何嘗不是身在冷宮,凄苦無依呢?
只是這樣的話,太過不吉。她不會問,亦不肯問。只靜默地伏在皇帝肩頭,勸住自己安享這一刻的沉靜與溫柔。

下一章:
上一章: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8个码复式二中二共几注